首页 > 书库 > 《伊人来自大唐》伊人来自明朝全文阅读 主角是许夫人,王简的小说 伊人来自大唐反攻

伊人来自大唐

浪漫青春已完结

《伊人来自大唐》是包子写的一本浪漫青春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伊人来自大唐》精彩章节节选: “应该是大脑缺氧引起的不可逆Xing失忆,我检查过,她大脑储藏记忆部分的神经元受到了极大的损伤。通过刚才的催眠也发现,她完全无法构建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02 16:37:1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伊人来自大唐》是包子写的一本浪漫青春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伊人来自大唐》精彩章节节选: “应该是大脑缺氧引起的不可逆Xing失忆,我检查过,她大脑储藏记忆部分的神经元受到了极大的损伤。通过刚才的催眠也发现,她完全无法构建

《伊人来自大唐》免费试读

“应该是大脑缺氧引起的不可逆Xing失忆,我检查过,她大脑储藏记忆部分的神经元受到了极大的损伤。通过刚才的催眠也发现,她完全无法构建连续的记忆框架……”有公式化的声音伴着规律的滴滴声,在耳边模模糊糊响起。

“别说这些听不懂的”,一个陌生的女声急切地打断那道声音,“你就直说,她到底是怎么了?”

“就是说她不是装的,是真的记不得从前的事情了。”王简一派轻柔的语气,安抚Xing的向她解释道。

长安吃力地睁开眼睛,用手按住突突发疼的头部。

不是在广场里和那个嚣张的赵家小姐对峙吗,怎么又听到了王简的声音?长安捂着脑门,觉得头疼欲裂。

啊!记起来了,白景!

长安的瞳孔猛的放大,赵茗湘说白景是她的哥哥,还是被她逼迫着当自己情人的!

强抢良家男子,还是自家哥哥?啧啧,原主可是比她这个大唐女杀手还嚣张啊,长安觉得有些头疼。因为是金迷喜欢的人,所以每次一听到白景的名字,就会心口疼吧,长安轻轻抚住自己的胸口,即使魂魄不在了,心还是会痛吗?

爱情,是世上最离奇最无解药的毒,沾不得、碰不得,更好奇不得。长安耳边回响起那时师傅谆谆教导时的话来,不由感叹,爱,果然是穿肠的毒药啊。

旁边的中年妇人见长安这幅略显癫狂的样子,立马一屁股坐在长安身边,用力握住她的手,声泪俱下起来:“我苦命的小迷啊,造了什么孽哟,这命怎么就这么苦欸~”

长安被她的大嗓门吓了一大跳,条件反射地抽出自己的手就要往她的后颈劈去,却被女人身后眼疾手快的人捉住了手。

“你要对伯母做什么!”一声尖利的娇叱在房间里炸开。长安觉得头更疼了,这个地方的人怎么喜欢一惊一乍的,她皱着眉不爽地转过头去,却正对上一双黑沉沉的眸子。

眼睛的主人是一个约莫而立之年的男子,戴着一副金丝眼镜,身上一丝不苟地穿着西装。领结呈现完美的倒三角形,端正地缀在锁骨正中央。男子此刻正严肃地攥住她的手,一张俊脸上毫无表情。长安感受到他手上的力度和警告的意味,也嗅到了他身上一股再熟悉不过的味道——

杀气!

跟手无缚鸡之力的许明朗和虽然有肌肉但不堪一击的王简相比,这个人的危险系数明显高了许多,而且看起来,还是个精明又细致的人。

这种人不是优秀就是变态,但更有可能是个优秀的变态。

长安不甘示弱地也抓紧他的手腕,暗暗探了探他的筋骨脉络,还好,只是筋骨强健而已。她发现这个地方的人,都不会武功,即使懂得一些防身的技能,也是皮毛而已。如果这个地方的人不会武功,那他们用什么来战斗?

也许是比武艺还厉害的东西,长安看着一丝不苟的精明男人自信满满的态度,推测道。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看来她以后不能轻易在人前暴露自己的武功了,这是她的底牌,秘密武器,不能轻易叫人揭了开来。

“宋大哥,还好有你,不然伯母就要被她攻击了!”一个甜糯的声音义愤填膺地打破了两人的僵持,长安停止了和男子的对峙,转过头去,发现一个穿着粉色公主裙的女孩子躲在男子身后。正紧张地抓住他的袖子,防备地看着自己。眼里还带着一丝不甘和愤恨?别又是仇家吧。

少女话音刚落,长安就感觉床铺猛烈地一抖,“伯母”已经将她壮硕的身躯往后挪了一大块,要不是被王简按着,恐怕已经站起来倒退三步了吧。

因为粉色公主裙的这句话,屋子里所有人的眼睛都转移到长安身上,带着审视意味地盯着她的手。长安扫视了一圈,在场的除了坐在床边的这位妇人,就只有粉色公主裙一位女Xing,看来,刚才的尖叫也是出自她的口。

真是谢谢她的提醒了,就算她没想做什么,此刻也被大家贴上攻击者的标签,定了罪名了。长安轻巧地一旋手腕,从男子的手中挣脱出来,淡定地扫视了众人一遍,问道:“这是哪里?”

听到这话,愣住的中年妇人立马抓着丝绸帕子又抽噎起来,“小迷啊,这是你许哥哥专门给你准备的房间呀,就是你小时候每周都要来住的那间呀。五年了,许哥哥和我一直为你保留着这间屋子,从不许别人进来,就为了等你回来,你,呜呜呜,你怎么不记得了呢?”

可惜演技太失败了,长安看着干巴巴的手帕没有说话,直直望向站在她旁边的王简,以眼神询问答案。

王简看着演技捉急的许夫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但是毕竟是长辈,也不能扫了她的面子,于是走到她身边,拍了拍她的背安慰说:“伯母不要过于伤心,当年金伯父带着小迷走的时候,她还是个孩子呢,记不得也是情有可原的。”

许夫人呜呜咽咽地点了点头。

看他们演戏演的起劲,长安也不能扫面子地打断,专心打量起自己所处的环境来。屋内陈设家具都是优良质地的木材,房内站着的人也散发出富贵的派头来,气质不俗,看来,这个许家非富即贵。

长安掩藏在身下的左手悄悄探了探。身下是柔软的床垫,盖着的也是轻薄的丝被,几块浅粉色的薄纱勾勒出满满的异域风情,整个房间布置的是她没见过的风格。

但是……长安眼尖地发现,大床左侧靠墙的位置,有一排圆润的凹点,虽然浅,但是在光滑的平面上看过去还是略为明显。这个高度和形状,分明就是床头板两边的立柱的投影。这个床明显被人换过位置,而且整个房间的布置和装饰都是新的,房里根本没有几年无人居住的气味。

而且,整个房间都是粉色,粉色的家具、粉色的床,粉色的窗帘、粉色的墙,这么钟爱于粉色啊。长安想到穿着粉色连衣裙少女那不甘和屈辱的眼神,她转头看去,少女听过许夫人的这一席话,果真脸色煞白地躲在带着金丝眼镜的男子后面,狠狠地咬着唇瓣。

这个许夫人根本就在撒谎!

长安低头打量了一下了自己现在的装束,虽然跟自己昏倒前的不是同一件,显然是许家的人帮自己换过了,可跟他们的料子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自古道,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长安不认为许家会无缘无故救助一个落魄的世交。

那么,他们有什么目的呢?有权有势的许家,为什么要找到一个负债累累还可能拖累自己家的孤女准媳妇儿,还要在她面前演这么一出戏。长安把目光又集中到止住哭泣的许夫人身上,看来,突破点就在她身上了。

“小迷啊,当年我们家跟你们家真是亲的像一家人。”许夫人见长安又目光炯炯的盯着自己,开始亲切地拉着她的手追溯往昔,“那时候你才这么点大”,许夫人用手比划了一个刚到床沿的高度,“就知道整天追着明航跑,一口一口航哥哥的叫个不停,真是招人喜欢。”

可惜再像一家人,也只是像而已。长安看着许夫人动作流畅地表演着亲情戏码,表情却和动作对不上号,不由暗暗黑线,这样的心计和演技,真的是这个家庭的女主人?怎么还没有被小妾和姨娘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航哥哥?”长安忍住强烈的恶心意味,带着满脸的惊恐,懵懂地问道:“我不记得,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你们是谁?”她边崩溃地问道,边把自己的身体缩进被子里,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世界这么乱,不会点演技,怎么能闯荡江湖呢。

果然,看长安这幅脆弱的样子,许夫人一瞬间高兴地眉角都飞扬了起来,整个人立马恢复了精气神,不过她旋即用帕子遮住自己的表情,低下头去抽泣。

恐怕她已经乐不可支了吧,长安没有漏过许夫人每一个动作细节和表情,更加确定了自己内心的判断。

“所以……你们想要我帮你们做什么?”长安坐直了身体,声音清朗地问在场的各位。

“小、小迷,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许夫人猛地抬起头来辩解道,“我们怎么会想要你帮什么忙呢,你平安就是我们最大的福气了,我们还能要求什么……”

“既然无所求,那我就先告辞了,各位不见。”长安利落地掀开被子跳下床,径自往门口走去。她还有要事在身,没空陪他们斗那些龌龊的心思。

她不是应该嘤嘤哭泣然后扑入许夫人怀中的吗,怎么会若无其事的要走?即使是失忆了,遇见亲人不也应该抱头痛哭然后感激涕零的吗?金丝眼镜见长安这么潇洒地要走,平静无波的脸上第一次有了表情。

猛的向前一步想要抓住长安的手将她制住,却被她一个侧滑步闪了开。

“君子动口不动手,怎么,阁下还有什么指教?”长安拉长了尾音,缓缓转过头,轻蔑地看他一眼,扯开一个嗜血的笑容,“在下、乐意奉陪。”

《伊人来自大唐》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包子)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伊人来自大唐》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