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道法尊者》道法自然的意思 straight(直人文) 道法尊者kuso

道法尊者

婚恋连载中

主角是灵羽,圣雷的小说《道法尊者》此文是黄hjk原创的婚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这人,破风很是熟悉,虽然被一抹轻柔面纱遮住了那张绝色的脸蛋,但也认得出,正是刚刚在杂物堂分开的司徒明月。 走上前,破风有些疑惑的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6 08:34:5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灵羽,圣雷的小说《道法尊者》此文是黄hjk原创的婚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这人,破风很是熟悉,虽然被一抹轻柔面纱遮住了那张绝色的脸蛋,但也认得出,正是刚刚在杂物堂分开的司徒明月。 走上前,破风有些疑惑的

《道法尊者》免费试读

这人,破风很是熟悉,虽然被一抹轻柔面纱遮住了那张绝色的脸蛋,但也认得出,正是刚刚在杂物堂分开的司徒明月。

走上前,破风有些疑惑的问道:“你不是回去了吗?”

“你不也是半夜跑这里了吗,而且你还是个凡人,不用休息吗?”司徒明月的眼神从牌匾上移开,放在了破风身上,口气有些随意的反问道。

“你变了。”

眼前的司徒明月与灵羽圣女明明是一个人,但在破风脑海中两人的身影怎么也不能重合,以前的灵羽圣女满脸都写着生人勿近,而司徒明月脸上虽然也有着点点冰冷的神色,但在破风看来,更像是胆怯。

“你倒是一直没变。”司徒明月冰冷的神色突然舒展开来,柔柔的笑着说道:“以前我为什么想要杀你,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其他人不知道,你还不清楚吗?你一次一次的欺骗我的感情,每一次都在我将剑指向你的时候,说要娶我;在我将剑放下时,你便飞速的逃跑,我每一次都相信你,你每次都负我。”司徒明月笑容越发的灿烂,但晶莹的泪珠不断在她眼角划过,“我追了你五万年,你骗了我五万年,我脸上的冰冷不就是你一手造就的吗?”

司徒明月的笑容就像万千道利剑,匆匆刺过破风的心头,眉宇间不由得褶皱了几分。

这才是你的目的吗?

破风想起想起洛小小,心中不由得泛起一丝苦笑,那时,表面上是自己在劝导她,原来正好相反。

“你想要什么?”破风不敢在盯着司徒明月得眼睛,将眼神错到一旁,这是一种叫做心虚得感情在作祟。

“我不想要什么,问题是你要什么?”破风越是想躲,司徒明月就越是紧盯着他,“其实灵猿圣尊让你外出历练,给你一法欺天,我全是知情者,我们一起来到这里,也是我们二人的两位师尊一起商定的,只有你一人不知道而已。”

破风瞬间想起自己外出时,猴子给自己说的外界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这真的全是套路啊。

看到破风陷入沉思,司徒明月又接着说道:“之后五年,我会一直呆在金丹期,那时风源大陆会有一劫,如果到那时你还是之前的想法,就让我与墨渊帝国一起在那场劫难中消失,如若那时你改变主意了,那就来救我,金丹的修为也是很脆弱,我在天海城等你,希望到时你不要给我希望,又给予绝望。”

司徒明月看了他一眼,转身便融入了黑暗中。破风的神识虽然衰弱,但依然可以看到司徒明月的身影,她并没有离去,而是站在破风不远处的屋顶上,她在等破风的一句话。

“对不起。”喃喃的一声低语,司徒明月的身体颤了几下,红润的小嘴轻启,一句强忍着抽泣的话语在破风耳边响起,“我不管,五年,我等你五年。”

司徒明月再次转身离去,破风看到司徒明月颤抖的身体,强忍着一股冲动的欲望,他不清楚自己的为什么而痛。十万年间,他只知道修行,而在冥冥中,却将另外一种情感抛弃。

这一夜,破风在城门处坐了半夜,他考虑了良久,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她,只能将内心的触动压在心底。

“轰隆。”

一道闪烁着魔光的闪电劈在破风的身体一侧,天空突的变得阴沉起来,在这一刻,整个风源大陆被一团魔气磅礴的黑云所笼罩,而整座大陆的全部生灵除却破风,在魔云中一种诡异的规则下,全部陷入了昏迷中。

非圣徒不可观圣劫。

破风与天下城外刚刚陷入昏迷的司徒明月突然想起灵仙大陆的一句古语。

“没想到我寻求数万年的心劫,居然在今日降临。”

摇了摇头,笑着说了一句,破风清楚以自己现在的半残之躯,根本不可能度过这一劫。乌黑的劫云在不断地翻滚,一道道乌黑地雷光不停地击打在破风四周,天下城的阵法,在整座风源大陆都是顶尖的,但在雷光面前就和纸糊地没什么区别,整座天下城顷刻间化作杂乱地废墟,而且随着时间地推移,雷霆的范围还在不断地扩大。如今的风源大陆宛如末日降临,天地之间无所不催。

在破风的神识中周围已经有三四座城池也已经化作废墟,而且雷霆地范围还在扩大,但这已经到了破风现在的极限,具体到哪里了,他也不知了。

劫云从早上酝酿到了中午,劫云地压制也越来越强,现在破风神识也只能覆盖周围一两米地范围,而她的身体,已经站不起来了。

时间又过了一个时辰,漫天地雷霆不知何时已经停止,破风现在地身体连动一个手指都变得十分困难,而他的神识也早就不能离体了,现在连感应到神识都做不到了。

或许是时间到了,一道劫光自劫云降落,整座天下城都被其完全笼罩在其中。劫光的中心,正是破风,在劫光的照耀下,一股来自心灵的撕裂感充斥着他整个身子。

心劫,开始了。

在心劫范围地所有生灵全部会被默认在渡心劫,破风的心中在祈祷,希望司徒明月不要呆在城内。破风现在破碎的神识连迎接心劫地资格都不够,又怎么可能度过,破风苦笑了一声,这次玩大了。

就在破风已经准备接受命运之时,头顶末日版遮天蔽日的黑色劫云突然裂开一道口,一只洁白的巨手从中探了出来,它拦腰捏住笼罩这天下城地虚无黑光,一把将其从大地上拽起,看着令人心中发悸地黑色劫光,在巨手中就如玩具一样,被它顺着劫云间裂缝毫不费力地拽了出去。

“这真的是人力吗?”

越是无知,便越无畏。这句话丝毫不错。

破风很是清楚清楚即使是圣尊之力也不能与天地间的圣劫相抗衡,在古籍中记载唯有一种人能与天地抗衡,唯有:仙。

破风还在发呆的时候,不断被有人从废墟中爬起来,这一点,破风丝毫不感觉到意外,心劫百环一,圣雷喜众生。也不只是人类,什么猫猫狗狗,花花草草,如果有人计算全都不会在圣雷下有一丝的伤残,而圣劫从来只迁怒那些挑衅自己的生灵,但一旦靠近渡劫者,圣劫将视其也为渡劫者。

失去了劫云的压迫,破风揉了揉有些发麻双腿,颤颤巍巍的来到原先内城城门的位置,高耸的城墙在圣雷下,只留下几捧灰尘。伸手摸进灰尘中,破风抱着不妨一试的想法,没想到,手刚放进去,就碰到一块棱角。

破风心中一喜,抓住棱角,伸手将其从中拽了出来,顺着看过去,正是那块写着‘内城’二字的牌匾。

“空落,空落……”

还没等破风脸上露出喜色,身后便想起司徒明月焦急的娇呵声。

破风的身体刚转过去,还没看清什么,便感觉一道娇躯扑倒在自己怀中,一双柔软的小手紧紧的环绕抱住自己地身躯。

“我这不没事吗?”

破风刚想反手抱住司徒明月,但怀中的女孩瞬间抽身而去,头也不转的飞速离去。

提着手中地牌匾,怔怔地看着她离去,破风心中很不滋味,自己只顾着天地灵纹地传承,而那女孩心中似乎只有他。

“五年,五年之后,不管如何,我都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两个人都是白痴。”洛小小飞在半空中,居高临下地看着两人,看了一眼离去司徒明月,又将目光放在破风手中地牌匾上,看了好一会,有些惋惜地说道:“这真的是个好东西吗,可惜看不出来。”

“算了,算了,关我什么事,我可是要做灵羽长辈的人,他们小辈之间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做谁的长辈,给我回来!”洛小小脸上得意的神色还未持续多久,身体便被一只灵气凝聚的大手抓住,抓住洛小小之后,那道声音变得有些无奈:“你跟着他们两人做什么?要不是灵猿圣尊相告,我到现在还被你蒙在鼓中呢,跟我回去。”

洛小小笑嘻嘻的看着巨手,没有丝毫要抵抗的意思,乖巧的被大手抓了回去。

……………………

“师尊,您和灵猿尊者这么多,真的只是为了成就他们两人吗?”

“成就他们两人?也算吧,上代仙主将陨,唯有新的仙主出现才能镇住这悠悠乱世。”

“仙,真的存在吗?”

“仙主是仙,也非仙。”

“为什么?”

“不可言,不可言。”

“哼,小气鬼!”

“唉,真是宠坏了。”

“要你管!走之前我要回一趟家。”

“嗯,好。”

……………………

《道法尊者》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黄hjk)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灵羽,圣雷)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黄hjk)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道法尊者》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灵羽,圣雷),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