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清梦小札》清穿小扎 弱受 清梦小札虐文

清梦小札

现代言情已完结

饮冰客新书《清梦小札》由饮冰客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苏陌,布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烛火明灭之间,火舌蹿动,多尔衮的脸庞在火光之下映照的不甚真实,像是镜花水月一般的迷幻。 苏陌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光晕晃得她虹膜有

|更新:2019-10-10 00:41:2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饮冰客新书《清梦小札》由饮冰客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苏陌,布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烛火明灭之间,火舌蹿动,多尔衮的脸庞在火光之下映照的不甚真实,像是镜花水月一般的迷幻。 苏陌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光晕晃得她虹膜有

《清梦小札》免费试读

烛火明灭之间,火舌蹿动,多尔衮的脸庞在火光之下映照的不甚真实,像是镜花水月一般的迷幻。

苏陌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光晕晃得她虹膜有些刺痛,多尔衮抓着她的手,手心的温暖让她慢慢的回过神来。

“苏茉儿。”多尔衮手握得死紧,似是害怕稍微松懈,眼前的人就会逝去一般。

“多……尔衮?多尔衮。”苏陌有些颤抖的抬起手覆在他脸上,指腹在他晒得有些黝黑的皮肤上摩挲。

二人都是静默无言,苏陌瞧着眼前的这个青年,有些想哭,鼻子酸酸的,圣泉幽深静默,她一个人在里面,无边的恐惧像蛇一样将她吞了个干净,她害怕,害怕就这么无言无声的死在异地他乡。

“苏茉儿,你别哭,我在你身边。”多尔衮握着苏陌的手,一直都没有放开过,炽热的温度同他跳动的心脏一般,像是永不停熄的燃烧的火焰。

“我没哭,是眼睛有些酸。”苏陌红着眼睛,声音颤抖中还带着点哽咽,多尔康看她这样也是一番的无可奈何。

“好好好,苏茉儿没哭,没哭。”

布木布泰早早儿的就进来了,此刻正站在一边,眼神带着些凝重,看着苏陌, 几欲张口,可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格格?”苏陌看见了布木布泰不对的神色,忍不住问了一句?

“苏茉儿,你……”

“你只是有些染了风寒,没什么大碍,休息几天就好了。”

布木布泰才准备说些什么,多尔衮却出声打断,又扶着苏陌睡下道:“你好好休息,可千万别再感染风寒,你正在发热,若是寒包火就难治了。”

苏陌看布木布泰的样子就知道她有话要说,可多尔衮这个样子,明显是不想让她知道,可事出蹊跷必有大疑。

多尔衮对她更是封死了嘴,不泄露一点消息。

表面的平静就这么波澜不惊的一日日的消耗着。

苏陌身体早在四五日之前便大好了,身为侍女,就算是有主子的恩典,那也不能长久的缠绵病榻,因而苏陌只等身体些微大好了,便重操旧业做起了服侍人的差使。

好在布木布泰平日里没有什么奇怪的规矩,她适应的也快。

这一日正是该用午膳的时候,因天气越来越热,布木布泰整个人都是恹恹的,胃口不大好,吃不下什么东西,这午膳的时间就推后了一个时辰。

苏陌想着一会儿要去点羊,这便稍微提前了些取来了饭食,可才到门口,就嗅到了里头冷凝的气氛,布木布泰坐在床上,眼神里带着火,正怒视着多尔衮。

多尔衮也未曾躲闪,问心无愧的也直视着布木布泰,气氛一下下降到了冰点,带着几丝透心凉的温度。

苏陌小心的躲到一边,只冒出一只眼睛偷偷的往里头瞧。

布木布泰一把扇在多尔衮脸上,用了十足十的力道,小麦色的皮肤上都留了一个红肿的印子。

“你是疯子吗!都这样了还瞒着苏茉儿,你是准备瞒她一辈子吗?都闹得这么大了,你还不叫人通知盛京,就在这儿封锁消息,你这样对的起大福晋吗?”

布木布泰用了极大的力道,手放下之后还在微微的颤抖,苏陌在外头看的倒吸了一口气,怕自己出声,又赶紧用右手紧紧的捂着嘴巴,不敢发出一丝的声音,只是她心里也是被勾起了一丝好奇心,多尔衮,到底在隐瞒什么?

“这不是什么好事,我若是现在通报盛京,苏茉儿逃不开一死,不仅苏茉儿她有危险,阿玛盛怒之下,我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儿来,就连你,连科尔沁都脱不开干系。”多尔衮稍微碰了一下那个红肿的手印,可指尖才轻微的触碰到一小块的红肿之地,剧烈的疼痛就沿着脸颊传输到每一颗神经末梢。

痛得他忍不住“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也知道疼,那你知不知道我心里也在疼,多尔衮,你这样对得起我吗?”布木布泰气的胸口急速的起伏,就连鼻孔都像是要同嘴巴一样喘粗气。

“我知道我这样做对你难免是一种折磨,可我更不想把这件事告诉苏茉儿,我不想叫她心里不安。”多尔衮的话对苏陌来说是一道温柔的安慰,可对布木布泰来说无异于是刀割一般的酷刑。

“你知道这对我是折磨,多尔衮,你比谁都清楚,你也知道你和苏茉儿之间永远不可能有什么正当的名分,所以你为了她就要来折磨我吗?”布木布泰已经太久没哭了,久到快忘了哭泣是什么感觉,可多尔衮的这番说辞叫她泪腺囤积的泪水止不住的顺着地心引力砸在蜀锦的裙裾之上。

“玉儿!”多尔衮几乎是吼了出来,好歹是让布木布泰惊了一下,也叫她听了哭泣“你是觉得我只把你当做工具吗?你就认为这些年我们相处都是假的?你也知道我的身份不可能一辈子都和苏茉儿一起,那你呢,你认为你就比谁更特殊了些吗?”

苏陌知道,布木布泰也知道,这个时代,对女人是不公平的,一个男人虽然只能有一个妻子,可他可以有很多的妾室,甚至更多的没有名分的情妇,而女人的一生却只能托付给一个人。

布木布泰更是知道就算是现在冠宠盛京的大福晋,也是有着无数个独守空房的寂寞的夜晚,她以后也会和大福晋一样,有着无数的寂寞的空窗,她喜欢多尔衮,可多尔衮同普通的男子更不同。

多尔衮是一批野马,是一批天生就该在疆场上驰骋的烈马,他将与荣耀相伴,这样优秀的男子的身边,永远不会缺少狂蜂浪蝶,她能做的就只能是在原地等他。

这是属于这个时代的女人的悲哀。

布木布泰低着头不说话,手指捏着裙子,知道捏的指尖发白,肌肉发麻才稍微的松开了些,细致的蜀锦在指甲的折磨之下已经抽开不少细细的柔软的丝。

“我知道,我不过是个蒙古格格,我就算是和你在一起,我也要和很多女人一同分享你,这些人中除了苏茉儿,肯定是还有别人的,我什么都知道,我们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只与与一心人相守?”布木布泰嗤笑了一声,不知道是笑多尔衮,还是笑自己,笑容是她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悲哀。

“我很喜欢你,但我也只是喜欢你,我可以为你遮风避雨,给你我的喜爱,可我也只能给你这么多了。”多尔衮向前一步,抱住笑的比哭还难堪的布木布泰,轻轻的摩挲着她的后脑,给她无声的安慰。

“那苏茉儿呢,那你对苏茉儿呢?”

布木布泰埋在多尔衮怀里,声音有些闷闷的,像是一棵倒下的巨树的尸体一样,沉重的说不出来。

她想知道多尔衮心里倒底是怎么想的,她像得到一个答案,可这是注定要叫她失望的一个问题,多尔衮只是保持静默,半天都没有回答。

布木布泰看不见神情的发出了一阵意义不明的声音,好半天才从他怀里重新探出头,咬着唇肉道:“多尔衮,你真是个混蛋。”

多尔衮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像是发泄一样,布木布泰一拳打在他肚子上,可就算是十足的力道,在这个锻炼的结实的身体之上,力道轻的如同在挠痒痒。

“可我为什么就喜欢你这个混蛋!”

“别打了,你的手会痛的。”

多尔衮握住布木布泰方才握拳的手,此刻那手的关节都有些发麻,甚至还擦破了点皮,粉红的嫩肉在白皙的手上格外的明显。

苏陌站在门外,不知这时到底该不该进去。

她心里有些矛盾,明明是欣喜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会有些难受。她知道自己对多尔衮来说是特殊的存在,可她也知道,她不可能独占这个优秀的男人。

就像是布木布泰说的一样,她身份更加的微不足道,布木布泰尚且还是贵族的身份,都只能无奈的在寂寞的冷夜里独守空房,她现在不过是个女奴,她又能怎么样。

她和布木布泰情同姐妹,甚至比有比血缘更深厚的羁绊,可上天就是这样的喜欢同她开玩笑,她和她最好的姐妹爱上了同一个男人,甚至要分享这个男人。

这对她来说无异于是对心神的摧残,是对肉体的煎熬,饶是她知道这个时代是合法的一夫多妻,可她还是无法放弃“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奢望。

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

将一颗心奉送给多尔衮,自己,是不是错了?

里头布木布泰闷了半天,一把掐在多尔衮的腰肉之上,又逆着方向狠狠的拧了一道,咬着牙从嘴里崩出几个字:“那你准备何时告诉多尔衮圣泉的事?”

这一句话却让苏陌一下打了个激灵,忍不住竖起耳朵来听,圣泉有什么秘密,又是怎么会与自己相关?

多尔衮的表情在这一瞬间却是凝滞了下来,这更给了苏陌一个不好的预感。

苏陌放下捂着嘴的手,轻轻的按住不住颤抖的胸口。

多尔衮,你到底瞒了我什么?

《清梦小札》精彩评论

    美娱小说,穿越到97年的好莱坞继承即将破产的电影制作公司,找中东土豪融资拍电影,然后收购电影发行公司,下一步应该去坑阿三土豪的钱了,现在时间线进行到了主角(苏陌,布木)千辛万苦终于收购了宝丽金的海外发行部,刚把这电影整出来。哈哈,主角(苏陌,布木)还是有点腹黑的,赤裸裸的表现了在利益面前的资本家的嘴脸。总的来说,看的很爽,作者(饮冰客)还是有考究的,毕竟是美娱老作者(饮冰客)了,只希望主角(苏陌,布木)不要种马,不要种马!!!!后宫控制在5人以下我觉得是仙草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