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帝妃夺谋:拐个世子来成亲》帝妃临天 妖孽受 帝妃夺谋:拐个世子来成亲YAOI

帝妃夺谋:拐个世子来成亲

古代言情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三月苏梧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帝妃夺谋:拐个世子来成亲》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易方屏,纳兰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三日后,太极殿大宴。太极殿之巍峨崇阁唯夜观最佳,琳宫合抱之中一殿金辉兽面,如大朵大朵金色花朵,一入正殿,早有盛装丽服的宫女侍候,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15 16:38:2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三月苏梧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帝妃夺谋:拐个世子来成亲》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易方屏,纳兰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三日后,太极殿大宴。太极殿之巍峨崇阁唯夜观最佳,琳宫合抱之中一殿金辉兽面,如大朵大朵金色花朵,一入正殿,早有盛装丽服的宫女侍候,

《帝妃夺谋:拐个世子来成亲》免费试读

三日后,太极殿大宴。太极殿之巍峨崇阁唯夜观最佳,琳宫合抱之中一殿金辉兽面,如大朵大朵金色花朵,一入正殿,早有盛装丽服的宫女侍候,皇上对这场夜宴颇为满意,脚下虎虎生风。

易方屏身后,一少女穿五彩重莲团花织衣,梳朝云近香髻,粉面香腮仿佛飞霞而上,悬挂贴合,她含唇而坐,体态纤细非常,不用说便知其身份尊贵。

“今儿这安夕公主打扮得倒是隆重,”楚轻展饮酒时还不忘调侃纳兰君止,“纳兰世子,不知比之安贤郡主,这么个庸脂俗粉入不入得您的贵眼?”

纳兰君止对楚轻展的话虽不予理会,眼神却也落在了皇帝身侧的一张小桌后。此时云宋眉宇无波,一双剔透杏眼水光潋滟回旋,秀美画黛如柳,遗墨涤荡间更像苍穹在眼,小巧檀口比之春寒冬梅更胜一筹,颜色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又若憔。

不由唇角一牵,她今日穿了冰纨雪衣,裙摆翩然间如莲绽开,百花争艳雪莲离,让人看了只觉虚境澈涧,温婉而内敛,软暖间又夹杂瑞雪的寒冷妖娆。

夜宴才始,易方屏便率先起身敬酒,皇上浅饮几口,易方屏又道:“我楼兰的安夕公主有一小小愿望,不知皇帝陛下可能答应?”

皇上心情尚佳,道:“说来听听。”

“安夕今日盛装,无非想在心仪之人面前一展才艺,今日在座王公贵族家眷不少,大可来一个比试,不知皇帝陛下以为如何?”

皇上一听倒也来了兴趣,“哦?你且和朕说来,怎么个比试法?”

易方屏笑道:“与其说比试,不如说在下想一睹大楚风貌,各家小姐见我安夕一艺,若能与之相衡,便也来上一艺。不知皇帝陛下意下如何?”

皇上自然不能丢了面子,当即允道:“准。”

安夕面含羞涩走上殿中盈盈一礼。奏乐声起,众人只觉彩翎鹣鲽,炫彩羽毛的孔雀展屏嬉戏,高耸的芦苇随风儿摇曳舞动,逸影倒映,伊人晶莹涟涟,匆拭泪,仍沾襟。一挥一摆间,馥郁香气引人入胜,丽影袅袅婷婷款款,弱若无骨的腰肢摇摆迷人,贵绸水袖欣然扬起辗姿妙绝,独步天宫阙。

云宋也不由赞叹,这等舞姿恐怕天下少有,今日倒是一饱眼福。侧首再看,皇上神色不郁,虽对安夕公主之舞眼含神往,更多的却是淡淡思虑。这京城中的权贵女儿他必定是心中有数,能胜过安夕公主一舞的只怕没有。

心下叹气,只盼着这老狐狸别扯她出来抵一时之用了。

安夕公主身诉衷情思意绵绵,水袖每每扬起,无不是朝着座上一身月白纹金莲华袍的清贵男子抛出,众臣羡煞不已之时,纳兰君止却仍神情自若,饮酒时浅尝辄止,更像不入世之神祇,眼睑微沉,眼睫轻颤,一举一动间无不透着一句话——你跳你的舞,老子没兴趣!

乐声渐息,殿中美人儿额上渗出了一层薄薄的汗珠,足见其舞得卖力。众臣鼓掌称赞之余,倒也都瞧见了皇上的神情,又纷纷像身侧的女儿们眼神示意,这等出风头的事若是办好了,皇上必定龙颜大悦。

扫视一圈,那些个女儿家皆面露为难,不多会儿又频频蹙眉摇头,殿上一时沉静得竟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云宋暗道,不好不好,委实不好。

若是寻常,这时候她必定是借尿遁了,枪打出头鸟可不是妄言,现在可好,大殿上静得可怕,她呼吸一重都能听得清楚,更惶乎说一句“皇上,我要如厕”了。

“楼兰安夕公主如此尊贵,朕膝下无女,只好换个人选,”皇上眸光一凛,“不知众臣以为安贤郡主如何?”

此言一出,众位大臣如蒙大赦,各个点头称好,云宋深知推脱不开,倒也坦然上前:“皇上,臣女有一请求需皇上特赦。”

“说吧。”

云宋粲然笑道:“金殿之上任何人不得佩戴刀剑,臣女愿以一场剑舞馈安夕公主孔雀之舞,请皇上恩准。”

皇上欣然:“奉仕坚,将国库里那把赫月找来。”

云宋心惊,赫月乃当世第二名剑,其通体由千年玉寒石所铸,与龙吟同出一人之手,剑身轻薄如蝉翼,修软如云锦,比之龙吟更加适合女子。

老皇帝真是下了血本!

琴音淡淡,似是特意与云宋这身素衣相配。她眼中沉水,赫月一抖出鞘,寒凉剑身白光乍现,碎芒粼粼,早有暗香浮动。

第一式,玄冰挂霜。冰霜锁秋,剑锋忽起杀意,凛冽之气盈满金殿,剑柄上白色玉石时而映着殿中光芒,白衣转如风飘如雪,肃杀不绝令人胆寒之际,剑身赫然轻颤。

第二式,美玥缠璐。琴声嘤嘤,剑身泛着柔和光泽如珠,似润玉宝盘交相辉映,逼人剑气直下云霄,耀眼引得人泪光涟涟。

第三式,莲洒回雪。清冷气韵下剑花纷杂,众臣已然震惊不已,白色融于剑,银剑融于衣,殿中女子脚下步步生莲,手上赫月朗朗如辉,挥剑时所带剑气清华漫天。

纳兰君止畅饮,他的阿宋啊,舞剑时却还不忘他,女子沉静,剑尖已停,所指之处如丝带凌空,另一端也正是方才安夕公主频频抛袖之处——纳兰君止!

易方屏神色微变,唇角不由抽搐,他是该回去好好算算黄历,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和这个云宋犯冲呢。

皇上龙颜大悦,众人心知肚明,这一场孔雀舞与剑舞的较量,显然是剑舞略胜一筹。仅仅三式便将赫月用得令人折服。

“安贤郡主不愧为我朝第一郡主,这把赫月便赏给你了!”

云宋松了口气,有便宜在眼前,不捞白不捞,“谢皇上恩典。”

回座坐下,安夕公主一脸幽怨之色,云宋失笑,这安夕公主头回见时还不失英气,这回竟成了十足十的娇气女子,不得不说,安归的退位对她影响不小。

“霁月清风惹琴徐,飘渺似仙起云烟。素手抚剑荡天山,若为男儿定乾坤!安贤郡主好剑好风姿,难怪我王心往。”易方屏不过片刻便为云宋一舞作评,诗间固然有百倍赞扬,最后一句“若为男儿定乾坤”却不得不引人深思。

云宋冷哼,这易方屏此来难不成真为掀起朝堂风波而来?需知他一来,皇上忌惮纳兰王府更甚几分,如今对她大约也多有防备,真真是祸害遗千年!

“易先生好诗,只可惜安贤郡主终归是个女子。”楚轻展随意笑言,堵得易方屏神色不快。

“我大楚人杰地灵,易先生在此生活许久,想必也是深有体会。”皇上举杯,眼底微露讥讽之意。

易方屏虽今夕不比昨日,成了破罕王座下第一参谋,可说到底,他身无半分官职,又生养于南楚,皇上一句话点明他的尴尬境地,他又岂会没有自知之明?

“自然如此,我王先前对大楚土地多有冒犯,方屏代我王向皇帝陛下赔罪,”易方屏话锋一转,“听闻前阵子云城与淮州仍不安稳,我王目力甚佳,说南楚似有内乱,皇上大约没少费心吧?”

云宋冷笑,易方屏当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自她返京后,皇上态度模棱两可,朱立乃安定王亲兵,十有八九是秘密处理,就算圣旨决议秋后处斩,也不过是个障眼法罢了。

易方屏自恃戳到了皇上的痛处,连面色都布了几分得意。

“先生对南楚了如指掌,怕是连皇上都要起了爱才之心。”云宋淡笑。

若易方屏知道见好就收,此刻必定不敢多言,这是南楚境内,他一个小小参谋就算以使臣身份前来,在楼兰仍无官职,破罕王犯不着为一个外族人放弃与南楚的和平。

“过阵子便是我朝又一介金秋科考,易先生如此才华,何不留下参加这场难得的盛会?”皇上接道。

易方屏眸光一寒,“我王修书求娶安贤郡主,其心迫切,皇上可否早些给个答复,方屏也好回王城复命。”

皇上笑道:“易先生有所不知,破罕王修书前,我表弟端亲王府、安定王府连商议奏折请婚,对象皆是安贤郡主。朕这两日为此困扰不已,先生可是又要给朕出个难题?”说罢,皇上抬手揉了揉眉心,看着倒真像是左右为难。

易方屏知道分寸,转而求其次:“皇上,既然在下要多留几日,何不一同商定安夕的婚事?”

安夕公主坐得端庄,神色间娇羞非常。云宋撑着下巴,这安夕公主是个有意思的,头回见她尚有几分英气,这回到了纳兰君止面前竟如此小女儿姿态。

皇上不答,竟侧首问她:“郡主以为呢?”

云宋眼睛一转也算深思熟虑,“安夕公主如此动人,本郡主见了都我见犹怜,破罕王倒是舍得。”

易方屏微笑,“我王何以舍不得?既然郡主如此说了,在下倒想问一问郡主,我王比之纳兰世子,何如?”

呸!这只臭狐狸三两句话又把火引到了她身上,云宋腹诽,总有一日要让这只臭狐狸变成死狐狸!

她道:“在本郡主眼中,贝地夜骨是人,纳兰君止也是人,同生一双眼一个鼻子一张嘴,不知先生觉得有什么好比较的?”

大殿上顿时安静下来,有人倒抽了一口凉气,有人挤眉弄眼撇嘴揪鼻。

纳兰世子天纵奇才,八岁便屈卧军中未有败绩,这些年来凌各届文武状元之上,是当世不二的第一大才,连皇上卖三分面子称其“纳兰世子”,多少年不曾有人敢直呼其名,偏偏云宋说得这样自然。

“郡主所言极是,君止不才,无甚特殊之处与破罕王相较一二。”纳兰君止答得也自然,众臣微微松气,若是因云宋一个人惹怒了纳兰世子这尊佛,他们都有的受。

皇上看在眼里,心里却思量计较

章节在线阅读

《帝妃夺谋:拐个世子来成亲》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三月苏梧)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易方屏,纳兰)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三月苏梧)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帝妃夺谋:拐个世子来成亲》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易方屏,纳兰),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