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对不起,我来晚了》对不起我来晚了小说夏奈尔 小顶 对不起,我来晚了穿越文

对不起,我来晚了

出版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夏奈尔原创小说《对不起,我来晚了》,主角是静怡,卡洛,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静怡所服务的公司在世界各个地区皆有分公司,作为设计人员,她不时会被派往外地,直接与当地分公司的分销人员接触,掌握直接的消费情报。

|更新:2019-11-17 16:42:0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夏奈尔原创小说《对不起,我来晚了》,主角是静怡,卡洛,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静怡所服务的公司在世界各个地区皆有分公司,作为设计人员,她不时会被派往外地,直接与当地分公司的分销人员接触,掌握直接的消费情报。

《对不起,我来晚了》免费试读

静怡所服务的公司在世界各个地区皆有分公司,作为设计人员,她不时会被派往外地,直接与当地分公司的分销人员接触,掌握直接的消费情报。 这样可以避免闭门造车,设计出更适合市场的作品。

要创意领先也要服从市场。

静怡给叶飞发了一封邮件,说她近期要去多哥的洛美,那里也曾是法国殖民地,法语是官方语言之一。过了几日,她手机上收到一个奇怪号码发来的短信,上面写道:不要去洛美,近期时局动乱。

虽无落款,但这种讲话方式,只能是叶飞,这是他几个月来的第一次回复,看来他怕静怡不及时看邮件,直接发送手机短信。静怡即刻泪珠盈眶,她以为与他重修旧好已成海市蜃楼,是场永不可触及的梦。

她克制内心的激荡,输入回复:没有听说过有动乱,在那工作的同事感觉那里蛮好。你不用担心。

她按发送,但手机提示对方号码为特殊号码,无法接收短信。静怡觉得真奇怪,怎么可以发出却不可以接收。

她马上开了电脑上网,通过邮件给他回复。显然叶飞还在网上,他很快又发来一条短信:找个理由不要来,病假或事假。

静怡看这句话的口气,好似他就在当地,于是问道:你在那里出差吗?那我更要去。

叶飞回复:我不在多哥。听话,不要来。

静怡道:我去试试请假。

叶飞答:我必须下线。无论如何不准来,别让我担心。我即将回巴黎,在家等我。

静怡问:你哪天回?

但叶飞已经不再复。静怡重新翻看他的短信,发现他在匆忙之下,并未斟酌用语,话语之中,尽是宠爱与牵挂。这种久违的关爱让静怡看得落了泪,几个月郁郁寡欢的心情就似遭遇艳阳的雨后天气,意外的布满让人惊喜的彩虹。他明明很在意,为何总要假装冷漠!

静怡没来得及告诉叶飞明天即要出发。她拿了手机想给主管打电话,但想一想还是放下,签证与机票都已办好,临时换人已不可能。况且她不认为有危险,叶飞看来过于关注恐怖事件,已有些草木皆兵。不过他能这样关注她的安全,静怡已经很满足。

第二日静怡到机场与同事坐下午两点去多哥的飞机。因是飞往非洲,飞机上黑人居多,静怡被他们浓烈的体味薰得透不过气,为遮体臭,他们所用香水味道又极刺激,这两种气味逼得静怡不敢大口吸气,更是频频打喷嚏。实在没有办法,她躲到后舱,站了五个小时,直至飞机降落。

多哥是非洲最小的一个国家,1960年才独立。从机场去往市区的两边道路上,满目苍翠,茂盛的长着许多热带林木,虽长得有些乱,但绿意盈盈,完全不是静怡以为的沙漠焦土的非洲景色,且气候宜人,即使是夏天,也不太炎热。

静怡一直觉得黑人肤色黝黑是因太阳太烈,温度炙人,现在才知错得厉害。

来接机的同事是位当地黑人,他热情风趣,似所有黑人那样酷爱家乡。他指着路边的树一一介绍:桉树、非洲楝树、芒果树、棕榈树、椰子树还有神奇的面包树,看他快乐的样子,不似在介绍树,倒似在介绍自己的孩子。在这些翠绿的丛林中,隐约可见一些漆成鲜艳颜色的楼房。

真到了非洲之国,静怡才知道最黑的黑人有多黑。她在法国所见黑人要么是来自肤色偏棕的北非,要么已经混过一次血,所谓的牛奶加咖啡,正如她所认识的黑人王子,实际上已经不算是正宗的黑人。

路边上有时可见许多穿着艳丽传统服装的黑人妇女,头上顶着几十公升装的大水桶或是巨大的陶瓷罐,甚至一大捆芭蕉叶。她们好似从不用背包,所有的东西均顶在头上,静怡趴在窗口看得呆了,问接机的黑人同事:“她们脖子上缠了那么多圈的项圈,是不是一种保护装置,怕头上东西太重将脖子压断?”

一车人皆大笑。

晚餐设在这位同事家中。让静怡惊奇的是桌子正中居然有只烤全羊,很中国的感觉。问过才知道这是非洲国家待客菜肴中最著名的一道,通常要配上自家配制的棕榈酒。

黑人同事友好好客,虽法语带有非洲特有口音,但大家都能听懂,谈笑之间,晚餐吃完,再吃了好多当地盛产的水果。直至月上中天,黑人同事才开着车送大家去宾馆。

静怡看他口里一直嚼着一样东西,问他是不是槟榔,同事从盒子里拿了一枝给她,却是一小段树枝。黑人要她每人分派一段,放到口里。树枝并无什么味道,静怡正要将它又拿出来,感觉它在口里膨胀,纤维自动裂开,黑人转面朝她,很夸张的含着树枝一上一下嚼动。

原来是天然牙刷,难怪黑人的牙齿那么白!静怡哈哈大笑,又要了几段放在自己的包里。

黑人告诉她,这个城市的名称“洛美”,即是从这种牙刷树名转化而来。

在酒店里,静怡查看邮件,叶飞没有再回复,那位黑人王子也未复信。静怡与他一直有通信往来,他初期还能回复一两封信,近来也是音信杳无。静怡当然希望能与他见上一面,毕竟在巴黎时,这位王子对她一直很好,他勇往直前的追求史中只被西瓜吓退一次。静怡想到这里就想笑。

第二日,他们去洛美东城,那里是商业区与居民区,而城西则是政府首脑机关所在地。静怡一行人沿着滨海的商业大街一边逛一边去往办公室,象所有的黑人那样,这位黑人同事也似永远不着急,性子缓缓,他由着大家东瞧西看,好似今天真是带他们来逛街,而不是去公司开会。

主管一个人匆匆忙忙走了几步又返回,最后也放弃假装正经,汇入人群里去淘宝。

静怡看中了那里木雕产品,手工制作,每一个都不相同。木雕的品种很多,有壁挂,面具,头像,亦有首饰盒或乐器。科特迪瓦也是木雕之国,黑人王子曾告诉过她,这些雕制品一般采用乌木或柚木,质地坚硬,易于保存。若她到了非洲当地,一定要选一件带回家作纪念。

静怡选了两个面具,一大一小。

若我们两个都是山神,是不是可以毫无顾忌的拥抱?

五天时间一晃而过,与其讲他们工作得很好,不如讲他们玩得很开心。静怡发现与黑人打交道是件很省心又快乐的事情。他们好似没有什么心眼,直来直去,若生气了则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瞪着她,一高兴即笑哈哈的又搂又抱。

离开的前一天已无工作安排,由黑人同事带着大家四处旅游。

充足的阳光、金色的沙滩、蔚蓝的海水、茂盛的热带植物,景点区比法国的蔚蓝海岸还要更美丽,沙滩上全是白皮肤的外国游客,若不看远处大街上三五成群的黑人,也难猜出这里是非洲。

独立广场西侧的“二月二”酒店呈长矩形,直棱直角,是西非地区最高的建筑,也是最著名的高级国际酒店。它在周围低矮建筑的映衬下,如巨人一样突兀耸立。黑人同事带大家到裙楼下的咖啡座去休息,大家确实也走累了,霸占了一个临窗的位置,点了一些饮料,一边喝一边互相传看刚才拍摄的照片。

几声枪响,将他们的笑声惊得戛然而止。他们同咖啡吧里其他人一样,惊恐万分的抬头四望,酒店门口不知何时已站了好几位实枪荷弹的黑人军士,玻璃门外,陆续有军车到来。

站在门口的一位军人将枪往下压一压,示意那几位站起的游客坐好。

事情转变的如此忽然,大家毫无心理准备,所有的同事都面若土灰,静怡估计自己的脸色也不会好看。有一位同事虽然害怕,还是不住的转头四处看,说:“肯定是电视节目,也许哪里藏有摄像镜头,你们别抖成这样……”

他话虽这么说,声音也不觉低了下去。看窗外的阵式,这不可能是娱乐节目。静怡她很后悔没有听从叶飞的劝告,一不小心,她将自己陷入生死难料的境地。

有几位军人过来,将大厅所有人赶至电梯间,分批运至最顶层,集中在一个异常宽阔的宴会厅中。这个宴会厅布置豪华,三面皆为玻璃,站在这里观景最佳,但此时谁有心情去看一眼窗外美景。在此住宿或逗留的人们陆陆续续被押过来,大致有两百人的样子。

持枪的军人们命令大家挤成一堆坐在大厅中间,有人低声哭泣,有人不断的流着泪在胸口划十字。静怡只是在想,叶飞回去发现我不在,他会不会生气我没有听他的话?

身边有位老者,穿着考究的睡衣,看来是从房间里直接被抓来,他慢慢的倒靠在静怡身上。静怡才发现他嘴唇青唇,一双手不断颤抖,静怡着了慌,问他:“你怎么了,你生病了吗?”

老人看她一眼,并未回答。静怡猜想他听不懂法语,改用英文。老者用力吐出一句话:“我的房间,药,药……”

有位军人向他们望过来,喝道:“安静!”

“老人生病了。要马上去拿药。”静怡赶快对他说。

“我说安静!”这位黑人军士咬牙吼道。

有同事拽拉静怡的手,静怡看倒在膝盖上的老人脸色也在发青,她咬咬牙,站起身来,说道:“他必须吃药,否则会死。人质死了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军士望着她,凶狠的说道:“我有二百一十七个人质,死一个对我没有影响!”

静怡气得浑身发抖,喊道:“请问你有没有父亲?如果这个人是你的父亲,你会不会说死一个对你没有影响?”

军士被她的话辩驳得无言以对,他气愤的拔开人

《对不起,我来晚了》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夏奈尔)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对不起,我来晚了》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