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唐都天行录》西安唐都医院 网盘 唐都天行录同志

唐都天行录

婚恋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唐都天行录》是笔尖有虫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莫步白,薛颖真,书中主要讲述了: 沉央举目四顾,突地目光一凝,大步追去。“姑爷!”盈儿拿出一两银子放在桌子上,追沉央而去。“等一等,等一等。”馄饨还没吃完呢,莫步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28 08:36:2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唐都天行录》是笔尖有虫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莫步白,薛颖真,书中主要讲述了: 沉央举目四顾,突地目光一凝,大步追去。“姑爷!”盈儿拿出一两银子放在桌子上,追沉央而去。“等一等,等一等。”馄饨还没吃完呢,莫步

《唐都天行录》免费试读

沉央举目四顾,突地目光一凝,大步追去。“姑爷!”盈儿拿出一两银子放在桌子上,追沉央而去。“等一等,等一等。”馄饨还没吃完呢,莫步白大急特急,三两口吃得精光,一抹嘴巴,泼刺刺追去。

明日便是上元节,街上行人极多,三人也不敢凌墙飞奔,只得在人群中穿梭。

沉央怀中小瓶震荡得越来越急,好似欲脱囊而走。追得一阵,沉央闪入道旁一条巷子,这条巷子极长,人烟较少,东绕西走又奔一阵,仍是未能追上那妖人,怀中小瓶不再动荡。

盈儿道:“姑爷,那妖人又在害人么?”

沉央摇头道:“他在收蛊,这太上忘情蛊极其难得。”

盈儿眨了下眼睛,奇道:“那不要脸的女人没死,难道他就不知道么?”

沉央道:“咒术非同道法,的确令人防不胜防,但有其利必有其弊,施咒之人若是间隔得远,也难知咒术是否见功。况且,杨府布有重兵,守备森严,岂能那般容易探知其间内情?”

“哦,姑爷想抓住那妖人。”盈儿点头道。

沉央道:“作乱的不是咒术,而是妖人无道。”

“喂,等一等,等一等……”

莫步白远远追来,这厮跑得气喘吁吁满脸通红。盈儿骂道:“呸,谁让你跟来得?”,莫步白撑着树杆,弯着腰,喘气道:“十,十两黄,黄金。”

“死抹布,臭抹布,就知道金子银子,你怎不去死呢?”

盈儿怒不可竭,转眼看见不远处有人正在河里放花灯,便道:“姑爷,反正人也追丢了,不如我们去放花灯吧。”

沉央扭头看去,不知不觉三人竟已来到升平坊,坊内有条河直通青龙坊曲江池,上元节将至,沿河两旁挂满了红幢灯笼,河岸树下,有人正在放花灯,河中有船,分水而行,隐隐听得船上传来悠扬琴声。

每逢十五月正圆,皓月如水,洒下万顷清光。月光落在河面上,泛着银鳞鱼波,花灯飘于其上,状若星星点点,极是美丽。船上琴声越来越近,也不知弹得是何曲,仙嗡仙嗡甚是好听。听着琴声,小丫头眼眶一红,看向沉央。

沉央知她想起了薛颖真,心头也是一阵茫然,按理说,老道士之所亡,便是因为薛府惨案,若无薛颖真去茅山哭诉,若不是薛暮容咄咄逼人,老道士断断不会跳入万丈悬崖。

他本该恨她。

奈何他却恨不起来,每每想起茅山之颠,他记得无数张脸,包括薛暮容,却唯独不愿去记起薛颖真。若说缘份,也只能说是天意弄人。

琴声仍在持续,似叶若絮,拂得人心神轻若一苇。听了一会琴,船越行越远,琴声渐弱渐不闻,小丫头没了放花灯的兴致,三人正准备回转监典司,正当此时,怀中小瓶又急剧动荡,沉央眉头一挑,定目看去,只见远处有条人影一闪而过。

沉央当即追去。

“姑爷!”盈儿叫得一声,立即跟上。

“唉哟,十两,十两……”

莫步白唉哟一声,拍了下脑门,也即追去。

那人影身法极快,窜上屋脊急急飞奔。沉央左右一看,行人都在河边放花灯,无人在意岸上,当即纵上屋脊疾追。盈儿与莫步白也即窜上屋脊。月光照下,四条人影奔窜于连绵屋顶,一前三后,相距三十丈。

沉央纵到一处屋脊上,眼见那人绕过一道长长屋脊,朝青龙坊奔去。如此一回旋,二人之间距离已缩减至十七八丈,沉央猛提一口气,仗剑再追五丈,打出一张清明定神咒,直奔那人后背心。那人猛地挑头而飞,头也不回向青龙坊奔去。

清明定神咒从其脚下擦过。

“仙嗡,仙嗡……”

正当沉央提气欲追,河上又响琴声,那琴声急如爆豆,每一撩每一勾俱是石破天惊。沉央下细一听,正是一曲《十面埋伏》,不由一怔,脚下也即一顿。

沉央一顿,那人翻下屋脊窜入巷道中。眼见那人即将走脱,沉央顾不得那许多,纵身跳入巷中狂追。刚追两步,那人又在远处翻上屋顶,沉央无奈,只得再度纵上屋顶。

“仙嗡,仙嗡……”河上琴声愈发紧急,既似倾天暴雨,又似雷庭阵阵,沉央听得烦乱之极,脚下又是一缓。

他一缓,那琴声也即一缓。

“姑爷,姑爷,会不会是小娘子?”盈儿追上来,闪着大眼睛。

沉央俯视河中,只见那蓬船飘在正心,船上挂着两窜红灯笼,隔得太远,窗下那弹琴之人又埋着头,哪能看得仔细,只能看见确是个女子,头上插着一支步摇。他心想,天下哪有这般巧事,再说,若当真是她,只怕已将我恨入骨髓,又岂会弹琴与我听?

“哈哈哈……”

这时,那人在远处大笑,笑声不落,人影冲天而起。与此同时,琴声嘎然而止,蓬船上似乎有人喝斥了两声。莫步白追上来,喘气道:“回,回监典司么?”

盈儿也道:“姑爷,回监典司吧,这事怪异得紧。”

“追!”

沉央暗一咬牙,提气追去。事物反常必为妖,到得此时,他岂会不知这事极其怪异?只是在他心底却有另一个声音不停在叫,追上去,追上去便知到底是何人害了你师傅,你追还是不追?

冷风拉响于耳际,沉央追得越来越快,只是他快,那人更快,始终与他保持着三十丈距离,待奔出青龙坊时,那人猛地提速,几个起突,遥遥遁走。

沉央站在树梢上,运目四看,浩浩曲江静如玉壁,一半嵌在芙蓉园内,一半荡漾于园外。此时已是下半夜,湖畔极为安静,支影不见,倒是那湖中泛着点点星光,却是那些顺水而来的花灯。

寒月照静湖,湖风冷寒。被冷风一吹,沉央心头蓦然一静,按着剑跳下树来,竟觉浑身已然汗透。

“姑爷,姑爷……”盈儿提着灯儿奔来。“十两,十两……”莫步白追在小丫头身后,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脸色惨白如纸。

“姑爷,妖人逃了么?”盈儿提着灯儿问道。

沉央点了点头,背心冷寒,心头更寒,他想起了心底那个声音,方才心智被迷,是以不觉,此时细一回想,顿觉毛骨悚然,那声音何其熟悉,竟是那瓜牛妖王的声音!他心想,那妖王不是死了么?怎地却还活着?莫非,莫非这便是李白师兄所说的夺舍,他若夺了我,我便不是我,那我又是谁?他又是谁?

愈想愈乱,冷汗涔涔而下。

“姑爷,快看,有人来了。”盈儿忽然指着远处说道。

“躲起来!”

莫步白抓起二人,匆匆避在大石头内。

这是两块巨石,俱有两丈高下,抵在一起,中间有处凹洞,恰好容得三人藏身。沉央强按心神,运目看去,只见湖上飞来四人,远看还是四个黑点,顷刻之间已至近前,当先一人身形瘦长,凌水飞渡,将临湖岸时,脚尖在湖面花灯上一点,腾身而起,徐徐飘来,落在岸上。

沉央三人屏息静气,大气也不敢出。

湖中三人陆续上岸,一女二男,女子一袭红衣,妖媚异常,指甲留得奇长。男子一人青衣,一人黑衣。青衣男人是个瘸子,下半身至腰而断,上半身极是魁梧,豹额虎眼,左手拄着拐杖,右手提着一把虎齿大刀,凶恶无比。

“姑……”

盈儿将这四人认了出来,正是那氓山一窟鬼,她心下一惊,正要说话,莫步白赶紧悟住她嘴巴,声音卡在喉咙里。沉央也是大惊,握住盈儿的手,与她渡气,助她敛息。莫步白身上极臭,盈儿皱着眉头,快要被熏死过去啦,好生难受。

这时,从远处树林里走出一人,这人身形干瘦,腰上悬剑,头上戴着斗笠,笠上挂着黑布,也看不清样子,他走向独孤勿庸,行了一礼:“百里容城见过独孤护法。”

沉央看得分明,这百里容城正是那施蛊妖人。

独孤勿庸背着双手道:“右使可至?”

百里容城道:“家师另有要事,今夜不会来。”

独孤勿庸皱了下眉头,说道:“你的差事办得如何?”

百里容城道:“蛊即入杨府,事即已成。”

“嘿嘿……”

独孤勿庸冷笑道:“办得好,咱们只是递了个引子,真正蛊惑人心者,却不是我等。”百里容城笑道:“独孤护法说得极是,想必那国舅老爷定会与宰相大人狠狠斗上一场。”独孤勿庸笑道:“斗吧,他们若不斗,这天下何以乱,天下若不乱,我等岂有出头之日?”

“八大金刚,既然来了,还不现身?”

红娘子朝着湖面叫道,说话时,一枚指甲脱指而飞,扎向冷冷平湖。“哈哈哈……”就听那湖中响起一声大笑,笑声越来越近,却不见人。突然,静如玉盘的湖面上猛烈颤动起来,一条人影冲天而起,重重落在岸上。紧接着,条条人影接二连三从湖中窜起,落在岸上。

沉央屏息看去,一共八人,人人面相怪异,既有大唐道人,也有胡人和尚。为首那人一身道装,手里拿着红娘子的指甲,桀桀笑道:“红娘子的指甲,道爷可承受不起。”扬手打出指甲。

红娘子格格一笑,伸指一挑,那指甲本已飞来,转而又调头疾去,直奔道人左胸。

道人微一摇肩,身影凭空消失,指甲扎入湖中,沿着水面急刺,刺得寒水哗哗作响,条条鱼儿扑腾而起,噼里啪啦掉在湖面上,转眼即死。

“好毒,好毒。”众人叫道。

“哈哈哈……”湖中响起大笑,沉央定目看去,只见一条虚影正在湖中窜来窜去,红娘子的指甲紧追不舍,好似定要取他性命。蓦然,那虚影化为道人冲天而起,指甲挑上急飞,道人猛地一个歪身,又将那指甲捞在手中,朝着岸上奔来。

道人笑

《唐都天行录》 免费阅读章节

《唐都天行录》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唐都天行录》,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笔尖有虫)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