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归路遥遥》归路txt 小白文 归路遥遥HE

归路遥遥

仙侠奇缘连载中

《归路遥遥》由网络作家沉鱼过江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萧允,叶之越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三日后,雨夜。 静坐品茗的叶之越内心并没有表面那般平静。他的目光不时的飘向门外,天色已经完全黑浓,门外又飘起了绵绵细雨,茶水也已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18 00:37: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归路遥遥》由网络作家沉鱼过江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萧允,叶之越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三日后,雨夜。 静坐品茗的叶之越内心并没有表面那般平静。他的目光不时的飘向门外,天色已经完全黑浓,门外又飘起了绵绵细雨,茶水也已

《归路遥遥》免费试读

三日后,雨夜。

静坐品茗的叶之越内心并没有表面那般平静。他的目光不时的飘向门外,天色已经完全黑浓,门外又飘起了绵绵细雨,茶水也已换过几轮,却终究不见门外有客来。

叶之越本就没有多大的把握,他若不来亦在情理之中。不过,他的心里终究还是有些失望。起身离去之际,忽听门外雨声有所不同,他侧首望去,见门口站着一名穿着蓑衣戴着蓑帽的男子,虽然男子低着头看不见他的脸,他却已经猜出了他的身份。

叶之越拱手相迎,男子大步进来后,剑眉星目的眼扫了下四周,问道:“她在哪?”

深秋的冷夜,绵绵细雨平添了几分萧瑟之意。

萧允站在屋前,感受着细雨润物的清冷,心里的焦躁也渐渐平息下来。他随着叶之越进到屋里,一眼看到床上躺着的人,那毫无生气苍白的没有血色的脸。他上前握住她瘦弱的手,轻唤:“云荒。”

叶之越本想出去避避,萧允却叫住了他,“你说,九转金丹能救她可是真的?那她服了以后是否会醒来?”

“药师说只能助她身体快速恢复,却不能保证能醒。”

“不管怎样,都要让她醒来。”萧允说着,拿出一个极普通的瓶子交给他,“这是药,本城主会在这里留两日。”

“好。那我现在让下人们去打扫厢房。”

“不必了,我就住这里,切不可让外人知晓我来了扬州。”

“明白了。”叶之越拿着手里的药便出了别苑。

翌日,叶之越早早的过来了,他看到萧允便道:“我留了些药粉,这个可以给她服用了。”

萧允点了点头,看着他将药送服进云荒的嘴里,待他走到桌边,他立即请他入座。两人边喝茶边聊着:“我还有两日的时间,可否讲讲,她究竟发生了何事?”

“我只能说此事颇为蹊跷,当日那般凶险,她理当九死一生,就算幸运不死也必会重伤。可我们在月剑镇找到她的时候,却只是受了些皮外伤,我本还庆幸,以为修养几日她便能醒来。谁知,她始终昏迷不醒,而且昏迷时经常梦魇,念叨玉离什么的…我与她认识仅仅一日,因此很多事情并不了解。冒昧问一句,她所念之人是否她心中所系之人,如是,此人说不定能唤醒她。”

玉离?难道是伤她的那个人吗?萧允心中满布疑云,脸上却无甚波澜。他道,“并不是,就算有,那也是与她姻缘绳相牵的人,又怎会扯上旁人?看来她受伤与月剑镇脱不了干系。”

叶之越听出他话里之音,连忙道:“我也只是猜测。既然不是,那城主可否告知,你说的那人在何处?不管如何总要试一试,好歹也是一条人命。”

萧允看了他一眼,静默了许久,回道:“那人便是本城主。”

他猜到叶之越会震惊,又沉声道:“事到如今,告诉你也无妨。我与她早在数月前结下鸳鸯阵,只是众人与她尚不知。有次她与我闹别扭,一气之下便走了。我想着,或许她需要冷静,便没有追查她的去向,却不想,再次有她消息的时候,她却成了这幅模样。”

叶之越听罢,心下黯然,原来她早已经…难怪她的玉上会有萧允的标记,自己原本只是抱着一试的心态,却不想,萧允当真千里迢迢的赶来了。

“城主放心,既然此事无人知晓,那么,绝不会从之越口中说出,你且安心陪她便是。”

“多谢。”

萧允守着云荒到了夜半十分,见她始终在沉睡,便坐在旁边打坐。一炷香以后,耳中忽然听到极其轻微的响动,他缓缓睁开眼,绕是泰山崩于前也镇定如常的人,也被吓了一大跳。

原本躺着的云荒不知何时醒来的,正静静的站在他面前对他笑着。那笑容,妖冶诡异,眼神呆滞无神,笑声飘忽无实处。

“你来了,我等了你许久,你可曾想过我?”

萧允仔细辨听这熟悉的腔调,便猜到,云荒若非中了白芷的慑心术,那么她本就是白芷。他立刻屏蔽视听,传声道:“白芷,莫要在此装神弄鬼了,本城主知道你在这里。”

“哈哈哈…”那道缥缈的笑声忽然就变成了白芷的嗓音,“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识破了,真是没劲。既然来了,那就陪你好好玩玩。”

须臾,萧允猛地睁开眼,竟看到眼前的云荒已经变回了白芷本尊,眼中冷意深寒,“好手段,竟骗得本城主亲自前来,快说,你将云荒弄到哪去了?”

白芷望着他手中泛着寒光的帝辰斩,竟还幽幽的装柔弱,“哟,别动不动就拔刀,吓到了我,到时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将她的脸弄花。”

见他仍是一副决然要将她斩与刀下的模样,她心中怨恨更甚,随即做出副怕怕的样子,道:“告诉你便是了,我将她丢到士兵|营了。”

“找死!”萧允怒极,提刀拍了过去。

白芷见他出手了,忽然诡异地冲他笑了笑。

云荒初醒,一副昏昏然的样子,脑中方才有了些许意识,睁眼便看到萧允含怒劈过来的帝辰斩,她本能的拼命闪身避去,奈何他卯足了劲儿,饶是她闪的快,也被凌厉刀风刮倒在地。

瞬息间內腑疼痛如刀绞,一口血随之吐出。她强撑着地,咬着牙道:“萧允,你好狠!”

泛着冷芒的帝辰斩刀锋仍然指着她,拿刀的人眼神更似刀,“哼!死不悔改,骗得我九转金丹;多次坏我之事;竟还想我留你性命?”

“骗你金丹?坏你之事?我云荒是有多让你憎恨,被冤枉一次不够,还来第二次?”

“你…你说什么?你…你是…”

看到萧允竟然震惊到刀都脱了手,云荒怒极反笑,道,“不必再装了,不是要取我性命吗,还不快动手?”

怎么回事?萧允略一思索,明白自己是中计了。连忙上前去扶她,“不是,你听我说…云荒…刚才…”

“滚,别碰我,你这个……”

“云荒云荒…”萧允抱着气急攻心倒下去的云荒,大声喊道:“叶之越叶之越,快来救人!”

“怎么回事?”叶之越披着衣服冲了进来,看到地上的云荒嘴角鲜血刺目,连声道:“快快将她放到床上,药师马上就来了。”

两人排排站着,等到药师进来之后,叶之越才小声探问道:“城主,方才发生什么事了?云荒姑娘不是睡的好好的吗?”

一连两句问话,萧允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关切和怀疑,抬眼与他对视了片刻,才转过头看向别处,“她并不是中了梦魇之咒,而是被控了心智。”

“什么?那…她也不至于吐血吧?难不成是…”

萧允一个慎言的眼神扫向他,便不再说话了。

两人不再言语,一同等着药师出来。

许久后,药师出来对他们道:“这位姑娘怎么突然又受了很重的内伤?这怕是要养好些日子了。哎,这不刚好些吗,怎么伤的比之前还重呢。好在,人已经醒了,给她喂了药就叫她好生养着,可不要在乱来了。”

“是是,药师请慢走。”

送走了药师,两人齐齐走了过去,萧允示意叶之越回避,奈何后者装着没看见。

云荒看到他们进来,立即对叶之越道:“叶之越,麻烦你将他赶出去。”

“这……”

“云荒,莫要胡闹了,好生歇息。”萧允走到近前想要握她的手。

云荒怒火更甚,“你出去!你若不走,那我走。”

叶之越见势不妙,连忙劝解萧允,“城主,不如我们先去拿药?”

萧允见此,只好随叶之越出来了。两人出了门,叶之越实在藏不住心里的话了,说道:“城主,恕我直言,云荒姑娘的情绪这么不稳定,这会严重影响到她养伤的。我看不如这样,你诸事繁多,不如先回荆州。等她平静下来你再和她谈谈。”

“如此也好,她此刻对我必定误会颇深。”萧允思索了下,说道:“你吩咐下去,让人准备马车,将被褥枕头铺厚些。”

“好。”叶之越刚应下,忽然觉得不对,随之问了句:“城主…你是打算乘马车回去吗?”

“本城主看起来很娇贵吗?”萧允扫了他一眼,说:“马车是给她准备的,多铺些被褥,让她躺着舒适些。”

听到这话,叶之越当即敛了神色,回道:“城主,许是你理解错了之越的意思。云荒姑娘此番无论身体还是心情都差到极点,你这般强硬的决定了她的去留,可考虑过她的感受?”他顿了顿,观他的神色如常,又道,“之越之所以有此言,完全出于她当日舍命相救的恩情。不管城主现在作何打算,之越劝城主一句,还是让云荒姑娘自行决定的好。”

听叶之越说完后,萧允的神情心思仿佛淹死在了岁月的长河里,依旧是那张看不出任何情绪的脸,半晌后,他抬头看了看天,对身后的人吩咐道:“去给我准备匹马。”

叶之越看着萧允翻身上马,拱手相送,“之越谢城主不责之情。”

马上的人目光深远看向前方,缓缓道:“从你的话里本城主听的出来,你对她的心思恐怕不止是恩情这么简单吧,我萧允亦不是不明事理之人,话已至此,那我不妨明说了,她虽位未及神阶却也是迟早的事。等那时,她腾的是云;施的是上古仙法;能与这天日共度年月,能与她并肩携手的定然不会是普通人。所以叶公子还是勿要错付心思。”

叶之越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番话来,再次朝他拱了拱手,道:“之越知晓自己的身份,既然你我二人的初衷相同,那就不需我再解释了。城主且安心回荆州,我会尽心尽力照顾她的。”

“多谢!还请替我转告她,待她伤好之日,

《归路遥遥》 免费阅读章节

《归路遥遥》精彩评论

    猪脚前期救了二十多个差点丧生于车祸爆炸的生命而被提升为f级社会地位,也就是普通成年公民(教主自己设定并说明的)。结果没几章后,猪脚因为是未成年人无法动用路人老爷爷遗产,后面陷入第一个副本时也是靠的现世生日到了,遗产可以拿来做慈善了猛加了一笔功德;很明显,年龄对应的权限之设定对后文影响是比较大的,结果来了这么一个bug,非常影响阅读体验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