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殇城祭》殇城之恋 章节目录 殇城祭反攻

殇城祭

古代言情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零飞雪落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殇城祭》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姜若舞,张婶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啪!”又是一筒木被劈开了。姜若舞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 “若舞,歇会儿吧!”张婶端来一碗茶,“一个女孩子家的,为何如此拼命干这

|更新:2020-01-11 08:37:2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零飞雪落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殇城祭》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姜若舞,张婶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啪!”又是一筒木被劈开了。姜若舞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 “若舞,歇会儿吧!”张婶端来一碗茶,“一个女孩子家的,为何如此拼命干这

《殇城祭》免费试读

“啪!”又是一筒木被劈开了。姜若舞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

“若舞,歇会儿吧!”张婶端来一碗茶,“一个女孩子家的,为何如此拼命干这种粗重活儿?”

放下手中的斧头,姜若舞走到张婶旁边坐下。

“来,喝口茶。”

接过张婶手中的碗,微微一笑道,“其实这种活不算什么。”她可是从小习武的人,劈点小柴算什么。想当年,主人训练她的时候……

“你以后有何打算?”张婶看着她那微微泛红却美丽的容颜问道。

“呃?”吞了一口茶,她怔了怔,小心地放下手中的碗,随之,碗中的茶荡起了一圈圈涟漪。她漠然地说,“张婶,我懂的。过了明天我就会搬走。这段时间,承蒙您的照顾。我……”

“你这孩子,说什么话呢?”打断了姜若舞的话,张婶哈哈大笑。

姜若舞一脸疑惑地看着张婶。额前的几缕汗湿的发紧贴着她的额头,脸,微微泛红,好似抹了胭脂。

“我的意思是,现在正是你花好年华的时候,是否想过找个好人家?”

“啊!我……”倏地,脸颊通红,羞涩无比!

嫁?她还从未想过,也不敢想。

“璃儿,他日你将接手很多任务,也会遇到很多人。每个人都会有七情六欲。所以我必须告诉你,情不能碰。若是你碰了,我会亲手一剑刺死你!”那天,主人对十五岁的她用平生最严厉的声音警告她。

如今,她似乎是动了情。触碰了禁忌。

“你看我家允儿如何?”张婶讪讪地问。

“啊?”她的思绪被拉了回来,“文允?很好啊,只是他……”

“你若是不嫌弃,嫁入张家吧!你也无依无靠的,怪可怜的。”

“文允乃读书之人,博学多深。而我只是一介草民之女,岂敢高攀?”

“若你不介意,这便不是问题。”

“文允他会愿意吗?”

“我是一家之主,婚姻大事岂能是他说了算?现在,只是看你的意思。”

“我……”支吾了半天,“此事太突然,张婶,你先让我想想好吗?”

“好好好!”张婶大笑道,随之站起了身,“对了,你来这里也两个多月了,明天允儿入城,你就跟随他去玩一下吧。”

“我……”

“没事,再说,多个人也好照应。你来这这么久还没有去玩过呢!明日一早,允儿会替我去”三圣庙烧个香,求个福。你看我人也老了,走不动了。所以你就……”

“这样啊。”姜若舞腼腆一笑,很明显张婶是想撮合他们俩。

“那里有个算命的,可神了。明儿你也可以为自己求签。”张婶神采飞扬地说

第二天。

“重么,要不我不帮你提?”看着走一段路就开始气喘吁吁的张文允,姜若舞不禁想帮他一把。

“不,吾乃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让你一弱女子帮我提东西?”语气如此坚定。可他已经脸颊淡红大汗淋漓了。只见他手提一篮烧香供品以及香火。

“好吧。”她无奈地说,让你逞强,我可是习武之人,这点小东西…此时姜若舞带着白色面纱,身穿黄色麻布衣,梳着大纵发式,样子看上去很平凡。

三圣庙在这座山的山顶,此时两人才到山脚。

山脚有一条马路,可以驾马车行上去的路,路上断续有跟他们一样的行人上去烧香的人,有些是搭着花轿上去,但是多数是走路。

路的一旁有一条溪流从从上而下的石缝里流淌下来。山路是顺着河流逆流而上的。

河下有一个小水潭,或许距离有点远,从山路看下去潭水泛着绿色。仔细看,潭子有鱼,仔细听,还有流水的声音。一路上除了人们的杂语外还有虫儿的鸣叫。

“文允你看,有鱼儿!”姜若舞看着小潭兴奋地大叫。她的声音比流水声还清脆好听,引来了不少路人的目光。

“哪里有鱼?”张文允提着东西凑过来看,除了一潭绿水,什么也没有看到,他不禁有些纳闷。“没有啊?”

“呃?”忘了她是习武之人,比常人能看到更远的东西,“那个,我想象出来的。呵呵。”干笑了几下。

“啊!”叹了口气,“那你还叫那么兴奋。”此时姜若舞已经走远了,看着她那轻松的背影,他又叹了口气,无奈地追了过去。

三圣庙

“怎么那么多人啊?”看着拥挤的人群,姜若舞不禁感叹。

“当然,今天可是十五,每逢初一和十五是庙里最多人来烧香的时候,你不知道么?”

“我不知道。”她每天除了习武就是杀人,哪里有时间知道这些事。

“我去里面拜祭一下,若是你不怕熏就进来。不过我还是提倡你去那边求签,很灵的。”说完便进了庙。

看着他的背影,姜若舞无语,决定到四处走走。

她放眼看去,那里怎么那么多人在排队?长长的队子前面有个凉亭,里面坐着一个身穿白色道服的道士。就是那里了吧。瞥了一眼那里后,她向庙的那边走去。

“咚!咚!咚!”这时,庙里的大钟被敲响,姜若舞的思绪从风景中拉回来。闻声望去才蓦然发现周围的人都不见了。奇怪!

她快速走到庙门前,才发现人都在里面,他们都闭着眼睛跪在地上,双手合并在胸前,仿佛在祈祷。

“姑娘,不求个签吗?”突然,一把老年人的声音从她背后响起,声音不大,或许是隔得有点远。因为她寻声望去就看到不远处的那个解签的道士。

“你觉得我会信这个吗?”语气中有些轻蔑与不屑,姜若舞已经来到道士前面。

“呵呵。”只见道士笑了笑,左手抚摸着下巴下花白的胡子,右手拿着一支毛笔。“恐怕姑娘不是寻常人家吧?”

“此话怎讲?”她皱了皱眉,侧过身子,一副警惕的模样看着道士。

“姑娘步伐轻盈、稳重。怕是习武之人,还是个高手。而如今姑娘穿着朴素,姑娘可是在过隐居生活?”

“我确是习武之人,隐居倒不是。”已经到了道士面前,认真地看着他。

“天意啊!姑娘,先求个签如何?”左手指着一旁的签筒。

姜若舞看了看签筒,无动作。

“我这儿的签可是很灵的。”似乎在怂恿,“这样吧,我免你香油钱。”

“不必。”说完从袖口掏出放入香油钱筒,拿起签筒……

“等等,你先写你的出生地,居住地以及你的名字,还有你要求什么。”道士指了指她桌上的白纸。

有点犹豫的姜若舞。

“莫担心,这些我不外泄。”

姜若舞拿起了笔……

“给。”拾起刚掉的签。

“嗯?”道士此时无比严肃看着签,“司徒璃?好名字,求命运?不过……”顿了顿,“你的签是下下签,你要听我解签吗?”

“先生请说。”

《殇城祭》精彩评论

    我个人认为这《殇城祭》惟一值得指摘的就是又太监了。就小说论,挺有意思的世情讽刺小说,三教九流写的非常精彩,令人手不释卷。然后我们谈作者(零飞雪落),毫无疑问他是个河殇派,因为他骂中国舔西方。我个人很喜欢他骂中国的部分,虽然偏激但骂得很有趣味;作为西方的舔狗,他也配信上帝?呸。但是我们不能带上作者(零飞雪落)评价作品,尤其是当作品没有暴露出那些不堪的私货时。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