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蔺爷有病我能治》蔺爷有病我能治百度云 清水文 蔺爷有病我能治精彩阅读

蔺爷有病我能治

现代言情已完结

经典小说《蔺爷有病我能治》由伊伊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蔺非,陆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北城有名的情人桥,站在上面可以俯视整个城市,夜景更是美奂绝伦。 今夜的情人桥却与平时不同,前面摆放了一个巨大屏幕,正播放一对情侣

|更新:2020-01-15 16:35: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蔺爷有病我能治》由伊伊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蔺非,陆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北城有名的情人桥,站在上面可以俯视整个城市,夜景更是美奂绝伦。 今夜的情人桥却与平时不同,前面摆放了一个巨大屏幕,正播放一对情侣

《蔺爷有病我能治》免费试读

北城有名的情人桥,站在上面可以俯视整个城市,夜景更是美奂绝伦。

今夜的情人桥却与平时不同,前面摆放了一个巨大屏幕,正播放一对情侣的视频,桥两边挂满了情侣的照片和五颜六色的霓虹灯。

宁阮看向前面到位的人,喊了一声:“开始。”

火爆的音乐突然响起,桥上的路人潇洒的脱掉外套扔了出去,露出酷帅的黑色T恤,跳起了热舞。

“你愿意娶我吗?当然,你没有说不的权利。”清脆悦耳的女声说出的话却彪悍无比。

向来果决的蔺非夜第一次懵了,怔怔的看着面前突然冒出来的姑娘。

宁阮被直射的灯光晃的只能眯着眼睛,看不清前面人长相,直接拽起他的手把戒指套了上去,俏皮一笑:“礼成。”

莫雨桐立刻笑着起哄,接道:“送入洞房。”

“哈哈。”旁边一群人都笑了起来。

还没搞清状况的蔺非夜摩挲了下手指上多出来的戒指,看了她半晌,突然笑了。

眼底闪过一丝暗光,嘴角微勾带着一丝邪气:“好啊,娶,洞房也入。”

这几个字说的不知道为什么说的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宁阮乐了:“哎呦,兄弟还没出戏呢。你好,我叫宁阮。”伸出手。

蔺非夜伸手握住她的小手,软绵温热:“蔺非夜。”

宁阮,呵呵,你说我们这是不是虐缘,这样都能遇到。

宁阮却嗖的抽回手,惊道:“什么夜?你不是瑶瑶她哥陆松吗?”

莫雨桐眨着星星眼:“极品啊,瑶瑶不是说她哥长的着急对不起观众吗,这丫的什么时候学会谦虚了?”

张水月红着脸,嗫嚅道:“好像搞错了。”

宁阮凑近了看,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他么的,帅的没边了啊。这脸绝对是整容模板,将近一米九的个头挺拔如松,身材比模特还好。

吸了口不存在的口水,宁阮总算回神,直勾勾的盯着人家脸看:“帅哥,你哪冒出来的?我们这求婚呢。”

“我不是答应了?”蔺非夜亮出自己的手,一脸的漫不经心,痞帅邪魅,宁阮看的眼睛都直了。

“我靠。”这不在一个频率上啊,放在平时宁阮绝对炸毛,不过此时宁阮脾气那叫一个好,你帅你有理。

艰难的移开视线:“算了,雨桐,刚才录下来没有啊。”

莫雨桐点头:“都发给瑶瑶了,那小妮子说马上就到。”

宁阮撇撇嘴:“也不知道谁求婚,死丫头太不靠谱。大家刚才演习不错啊,小棉袄马上就来了,各就各位,别露馅啊,等着瑶瑶来。”

“没问题。”

宁阮刚要走,胳膊被拉住了:“你去哪?”

蔺非夜紧盯着宁阮,生怕她跑了。

对着这么张俊美的脸,宁阮笑开了花:“帅哥,刚才搞错了,不好意思啊。那个,我朋友一会要在这跟她男朋友求婚,你能不能去别的地方待会。”

要不是还有正事,一定要个电话多跟男神说两句话。

蔺非夜相当好说话:“恩。”

不远处的于淼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都搞懵圈了,这会看到自家对女人退避三舍的老板竟然跟着人姑娘走了,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连忙屁颠跟上。

宁阮伸头一看,小棉袄从那边过来了。急了,扔下蔺非夜跑过去:“瑶瑶还没到吗?”

被扔下的蔺非夜脸黑了,自动散发寒气。

陆瑶跑的气喘吁吁:“来了,我来了。”

宁阮一巴掌拍过去:“能不能靠点谱,吉时都要过了。”

所谓的吉时就是瑶瑶男朋友的出生时间,十月二十六号晚上十一点半,他们为了忙活这个求婚脑细胞死一片片的。

“我也不想啊,前面出车祸给我堵了一个多小时。”陆瑶扑过去抱住宁阮。

讨好的蹭了蹭,嬉笑道:“好阮阮,谢谢你,我最爱你了。”

“滚蛋,爱我还跟别的男人求婚?”宁阮翻了个白眼:“别废话了,时间刚好,快上。”

“好嘞,等着姑奶奶拿下男人凯旋而归吧,举摄像机那兄弟一会给我拍漂亮点啊。”

“OK”

陆瑶雄赳赳气昂昂的脱下大衣,露出里面性感的小礼服,将她本就前凸后翘的身材勾勒的越发完美。

一个寒风,顿时哆嗦的打了蔫。

宁阮扑哧乐了,北城四季分明,晚上温度都零下好几度了。陆瑶露胳膊露腿的,也是拼了。

宁阮的笑容太明媚灿烂,好似划破夜空中的一颗流星。

蔺非夜愣了愣,内心波涛汹涌还有点慌乱。竟然做出了此生最愚蠢,事后想起自己都鄙视自己的一个决定,他竟然逃了,大步离开,于淼连忙跟上。

今天被求婚的正主韩暖,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弄的一脸懵逼。

陆瑶压根不管他什么表情,戒指套牢一个深吻,仰天大笑:“搞定,多谢兄弟姐妹了啊,一会宵夜我请,一个都不准走啊。”

“爽快,还不放烟花,祝福一对新人。”宁阮欢呼,手都拍红了。

一群人闹了起来,韩暖也就是小棉袄,终于回神,哭笑不得的看着手上戒指。这年头男人没地位了,女人比男人还彪悍。

宁阮见了,突然一拍脑门:“糟了,我戒指。”

回头一看,哪还有人了。

宁阮都要哭了:“老娘的传家宝。”

那玉指环是她家传了好几代人的,玉石有灵气,几代人蕴养,她爸说会保平安,从小就给她栓个绳挂脖子上当平安符。刚才摘下来用下,绳子还在上面呢。

陆瑶他们一听也急了,他们都知道宁阮一直挂脖上没离过身的指环:“大家一起帮着找找。”

宁阮摸摸空荡荡的脖子,觉得脊梁骨直冒凉风:“算了,都这么久了,人早跑了。我有预感,我下场会很惨的。”

张水月安慰她:“阮阮你别急,你又不是故意的,叔叔应该……不会怪你的。”声音越来越小。

宁阮嘴角抽搐:“小月,你这话敢说的在没底气点吗。”

张水月讪笑,宁阮家管的严,可怜的阮阮。

宁阮在心里把那个偷玉贼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果然小白脸不靠谱,还是个识货的。

那玉指环她爸去找人估过价,挺值钱的。暗暗发誓,敢偷到她头上,丫的有能耐别让她见着。

章节在线阅读

《蔺爷有病我能治》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伊伊)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蔺非,陆瑶)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伊伊)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蔺爷有病我能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蔺非,陆瑶),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