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脱线庶女太抢手》庶女也招摇 虐文 脱线庶女太抢手完结版

脱线庶女太抢手

穿越已完结

主角叫夏小茗,柳晟的小说是《脱线庶女太抢手》,它的作者是南髅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让夏小茗没有想到的是,顾研她居然要拉着自己采药,其实采药倒是没有什么,况且自己这副僵硬的身体在床上休息了一两天后,倒也可以上山走走

蔷薇书院|更新:2020-05-08 08:31:2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夏小茗,柳晟的小说是《脱线庶女太抢手》,它的作者是南髅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让夏小茗没有想到的是,顾研她居然要拉着自己采药,其实采药倒是没有什么,况且自己这副僵硬的身体在床上休息了一两天后,倒也可以上山走走

《脱线庶女太抢手》免费试读

让夏小茗没有想到的是,顾研她居然要拉着自己采药,其实采药倒是没有什么,况且自己这副僵硬的身体在床上休息了一两天后,倒也可以上山走走,但顾研却说这葬蛰山是个灵异的地方——只要有人不小心在这里迷了路,那他走好久都是在兜圈子。

“那,我能不陪师父您去了吗?我这身体还没好呢。”总感觉以自己这有点路痴的属性,生怕最后在森林里魔怔了。紧了紧衣襟,夏小茗提起鞋,可在看到窗外,那坐在树下的柳晟陵,突然有点说不出滋味:“我还是不去了罢,您和柳晟陵一起吧。”正好他不在我眼前,也省得我碍眼。

顾研突然诡异一笑,拿起地上的三个箩筐之后,不由分说地拽着夏小茗就走:“嘿,师父!您行行好放开我吧。”“闭嘴!”女人扭过头,等了她一眼后,只好乖乖把嘴闭上,可心里却是满满的哀伤,“我会让柳晟陵和咱们一起的。”顾研抖了抖筐,笑得格外奸诈——

这果真都是flag,秒秒钟逼死人的flag……此刻和柳晟陵一起被困在森林的夏小茗不得不感慨,顾老的心机和城府。说什么采草药,自己腿快得像兔子,把她和柳晟陵两个人落在后面也就算了,偏偏把两个人往树多的地方领,这下子好,找不到出路了吧!早知道,被打死也不跟着顾研出来受屈。

“话说,你不是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吗?对这个地方你不熟悉?”当她再次看到那棵被做过标记的树,突然泄气地席地而坐,顾不得身后男人的跟随和无从下脚。柳晟陵摇了摇头,试图去找到那个红色的身影,不过却是徒劳,“师父她应该会来找我们的,不用担心。”

叹了口气,现下也只有接受一切了吧?捶了捶腿,夏小茗长吁一口气:“我听到附近有瀑布的声音,我们试着找一下吧?我有点渴,而且膝盖有点疼,想找个平坦的地方歇一下。”箩筐很重,尤其是祖先的身体相较来说比现代的自己足足矮了半个头,也就是祖先才一米五几的个头,然后还逞强地背着一个立起来赶上半个人的筐,走了这么长时间的路,膝盖和腿不疼就是见鬼。

柳晟陵把背上的箩筐甩下,异常霸道地把筐递给夏小茗后蹲在了她面前:“筐你拖着,我背你。”某人也是相当不客气,一下子骑在人家背上不说,她背上一个,手里拖着一个。怎么有种拖妻带口的即视感,看来柳晟陵大大此后的夫妻生活也是满满的悲哀哈。

“我还以为师父是个正经的人呢,这么一看,还真是委屈人家。”简直了,住在这里细算一下也就一天一夜吧。这家伙,又是种地,又是养鸡,又是养鸽子,日子别提更闲适了!更何况,这一天一夜,老人家也不显累,只要是兴致来了,就一定要找夏小茗好好唠唠她们家晟陵,从光屁股上战场被吓得半夜尿床开始,听得夏小茗是一阵阵地神叨叨。

“我也没想到,我明明才几年没回来而已,师父居然变化这么大,”好奇地戳了戳男人的后背,示意他将八卦全都抖出来。不过柳晟陵也是知趣,继续顺着瀑布的声音,找声源的同时慢悠悠地倾诉往事,“我从小跟着师父打仗,那时候她可真的算是不苟言笑,而我在她的教导之下,除了看兵书和其他医学书籍外,更多的还是进行排兵布阵。不过因为一次政变,她被迫褪去戎装,索性入了这葬蛰山,安顿了她的后生,从这以后才渐渐开朗起来的。现在想想,她以前真是个严肃的吓人的师父。”

拍了拍他的肩膀,眯起眼睛,看着那透过树叶稀疏投下的阳光,突然意外的惬意:“女人嘛,总是需要一些救赎来改变自己的,她们不会永远严肃,也不会永远压抑自己。”但顾研很明显有什么情伤,否则怎么拿着那簪子从不离手,更何况那簪子也已经裂纹满布,她虽说细细填好,可终归是不协调。

“那你呢?”

“啊?”没反应过来的夏小茗,愣愣地伸过头,看着柳晟陵精致的侧脸,疑惑地问。下一秒,男人朝她的方向扭过头来,瞬而两个人的唇,贴合在一起。“我的天!”赶忙缩回脑袋,夏小茗埋在他的后背里,不愿抬起头,“你怎么——”

柳晟陵轻笑:“怎么?偷吃下豆腐都不可以吗?”他似乎感受到了她的心跳,毕竟他们的身体贴得很近。

猛地用头撞着男人的后背,夏小茗闷声道:“到了瀑布边,我有话同你说。”语气以外的严肃,让他为之一愣,不禁紧了紧心绪,看来,是到了交代一切的时候了。

意外地没有走多久,其实在夏小茗独自卖呆了没一会,他们就到了目的地,而且景色竟意外的很美。两边陡石耸起,中间白涟倾泻而下,溅起的晶莹水花,在阳光下折出七彩的颜色,隐隐的彩虹连接了两岸。柳晟陵把挂在口袋的水袋拿起后,在贴着瀑布附近的石块上站着接水:“葬蛰山的水都是山间流涧,很干净。”

点了点头,突然有想捧起水洗洗脸的冲动,于是凑上前,看着水影里的自己,突然有些感慨。毕竟在这边混了快一个月了,也不知道那个靳未离怎么办?也不知道自己的文章怎么办,编辑会不会联系不上她而担心的要命?也罢,顺其自然了。也算经历过多次生死的她,突然有些珍惜现在的生活,毕竟这里有爱她的人,也有她爱的人。

蓦然伸手浸入水流里,整个人的脸都扭曲起来。马上要和别人说实话了,心里果真是紧张得抑制不住。不自觉地把头发散开,可当她打算将头浸入水里时,却被柳晟陵拦下:“现在水还着实有点凉,容易中风。”

听话地点点头,顺便接过男人递来的水袋,朝他一笑:“坐下来听我说吧?不过我说完之后呢,我希望你能替我保密,顺便把你瞒着我的事情也告诉我。”天色不知不觉地泛暗,倒也完成了最初的初衷。

“我其实不是夏小茗,因为我是这个身体原主人的后辈,也就是她几百年后的子孙,”扭过头看着男人未变的神色,自己倒是先笑出了声,“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其实你知道吗?我其实是有爱着的人呢,不过可能是因为方法不对吧,最后还是我自食其果。当时我就很眩晕,醒来之后就能看到命格星君,呃……用这边的话来说,就是管理这人们的命运的神仙,你还想听下去吗?我说的都是实话。”

柳晟陵认真地伸出手,攥住了她的手腕,然后再顺着她的肌肤向下,似是在安抚:“我相信你,我可以听下去。”看着他闪着光的眸子,不自觉地将头靠向他的肩膀,夏小茗继续带着点怀念地说道:“那个掌管着人们命运的神仙告诉我,夏小茗不该死啊,她还有阳寿未尽,所以他要借尸还魂,也就是说将这个躯壳从真正的夏小茗身上剥夺下来,叫我这个后代的子孙替她继续她的阳寿。其实你爱着的那个夏小茗,在过完生辰后,就被打死了,我不过是正好借着空档,在替她继续生命而已。”

“也就是说,我只要完成了夏小茗该尽完的阳寿,我也就要回到我自己的国家了,所以你爱着的是夏小茗,有且只有夏小茗能给予你这个问题的回复,我只是个过场,我真的做不了主,更何况,我不想骗你毕竟我知道你是真正地为她好,我是知道的呀,所以才不想骗你。”柳晟陵一直在认真的听,中途没有一点倒吸气的惊恐,也没有一点插嘴的意思,他真的是在细细地听,细细地准备他想说的话。

“我想问你,如果是你,你想嫁给我吗?”其实柳晟陵也是喜欢这个姑娘的,虽然是因为这个身体的契机,但终归让自己重燃希望的是满前这个姑娘,自己对她也有着另类的依赖感。

并没有迟疑,几乎是在他话音刚落,她就直接点头。根本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啊,这个男人对夏小茗的好,光是用肉眼去看,就会看苏了的啊!

“那我想我们彼此都需要时间,来重新认识彼此,重新建立感情,但是我对你是很有好感的啊,我希望你不要弥盖过我之前要求娶你的请求。夏小茗,我喜欢了十几年,你,给了我十几天的希望,也应该给对方十几天打动彼此的时间。”一本正经地看着她的眼睛,柳晟陵没有任何的逃避,相反还认真地足以打动人。

“是吗。我是个很糟糕的人啊——”和我相处多么麻烦呢,我自己都觉无趣。

柳晟陵轻轻一笑,把她带到怀里,看起了黄昏的绮丽斜阳:“怎么会,夏小茗也是个性格糟糕的姑娘,相比之下,你可比你的祖先好多了。”

《脱线庶女太抢手》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南髅)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夏小茗,柳晟)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南髅)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脱线庶女太抢手》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夏小茗,柳晟),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