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王国悲歌——伪王之乱》洛克王国天界之乱 小说目录 王国悲歌——伪王之乱下克上

王国悲歌——伪王之乱

奇幻连载中

主角是格雷格,肯特的小说《王国悲歌——伪王之乱》此文是跑心原创的奇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狮卫偏南方的某座村庄,倚靠着大河博河的支流和一片青青草地。这个村子与别他的没什么区别,若诸位今天拿着刀子硬要逼我说的话,就只有那

阅文集团|更新:2020-05-15 16:31:4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格雷格,肯特的小说《王国悲歌——伪王之乱》此文是跑心原创的奇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狮卫偏南方的某座村庄,倚靠着大河博河的支流和一片青青草地。这个村子与别他的没什么区别,若诸位今天拿着刀子硬要逼我说的话,就只有那

《王国悲歌——伪王之乱》免费试读

狮卫偏南方的某座村庄,倚靠着大河博河的支流和一片青青草地。这个村子与别他的没什么区别,若诸位今天拿着刀子硬要逼我说的话,就只有那从来不用放牧、种地,单凭自己的智慧就可以得到报酬的肯特一家,算是特别的一个。

“水银流淌之地”,吃香的总是炼金术师。狮卫的年轻人想方设法地学习这些晦涩难懂的知识,希望能在术士工会里挂个名,这样就可以得到最基本的生存保障。在这样的地方,一个法师要打响名声简直比圣主显灵还要难以想象。

肯特一家不是没有想过要搬去法卫,可老肯特绝非一流法师,那些高贵又正统的法卫法师根本看不上这个狮卫人的技艺,说不定还会好好羞辱他一番。这还不是主要原因,老肯特今年快要四十岁,被人瞧不起也只不过十几年的事,但他那强壮、好斗的儿子不一样,一旦在法卫定居,肯特一家就永无出头之日了。

格雷格·肯特今年十六岁,担任了村子的守卫、猎人、工匠,一切需要体力的活儿,只要在路边喊一声“格雷格”,他很快就会过来帮你。例如村里一位年轻寡妇通常是最需要格雷格帮助的那位,毕竟她家没有男人,漏雨的屋顶要修、柴火要劈,健壮的腹部肌肉,当然偶尔也是要看的。

老肯特经常看到自己的儿子在村里到处奔波,觉得是时候放弃法师这一职业了。他把一本本厚厚的奥术书籍搬到门口晾晒,卧房一下就空了出来,房门也不用再时常紧闭,他那可爱的小女儿可以随时到他房间里玩耍。

当年教格雷格法术的时候,老肯特就发现他几乎没有什么天赋。失望一直持续了十多年,直到夫人诞下一个女婴。这个女婴从第一声啼哭开始,全身至始至终都散发着夺目的蓝色光芒,令肯特夫妇看到了一丝希望。

“莉布丝,”老肯特眼含泪水地抱过女婴,“你的名字是莉布丝·肯特。”

就算老肯特放弃法师生涯,他还是花了大价钱从法卫请来一位有名的奥术大师,等到莉布丝九岁就开始学习魔法。莉布丝天生就喜欢这些东西,她在门口拿起一本法术书,咿咿呀呀地念了起来。老肯特见她有时念对咒语,便警告她不要看这些书。

“好了,夫人。”格雷格帮年轻的寡妇劈完柴,擦了擦额头上的大汗,浑身肌肉都变得油光滑亮。女人完全不关心柴火的事情,她的眼睛里只有赤着上身的格雷格,即使在他劳作的时候,她也会坐在一旁什么都不干,令格雷格分外不好意思。

“不要叫我夫人,”女人埋怨道,“我又没有丈夫。”

年轻的格雷格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天真地挠了挠头:“我听说您的丈夫为男爵服役,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这事就发生在最近,男爵的部队在审判森林遭到了埋伏,全军覆没了。

“他来娶我时两袖清风,死时也没有带走什么。”女人的眼神黯淡下去,不过很快就恢复了笑容,“我觉得我是幸运的一个。”

格雷格佯佯地笑,其实他做完劳务就该走了,不该和一个寡妇说这么多话。这个女人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常穿有束腰的长裙,把胸脯垫得老高。格雷格时不时瞟一眼那见不到底的沟壑,然后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女人的直觉是多么灵敏!年轻小伙找错了对手。寡妇看穿了格雷格的小动作,轻笑一声抓起放在旁边的抹布:“过来好心人,让我为你擦擦汗,瞧你像是落进博河里了一样。”

格雷格没有在意,把斧子扔在树墩上走过去。女人许久没有这么近距离观察如此精致的男人身躯,不由地咽了口口水,脸也发红了。

“啧啧,瞧你卖力的,难道你都不知道累吗?”女人笑道,“如果你就这么大汗淋漓地走出去,恐怕我要被人说坏话哩。”

格雷格也觉得好笑:“我砍柴出汗,那是自然的,别人会说你什么坏话?”

“他们会说我......把你累坏了!”女人说得亲言不搭后语,只是咯咯地笑,还轻轻拍了格雷格一下,格雷格觉得痒,便要抢她手里的抹布自己来擦。

女人没有什么可以作为报酬给格雷格的,还说要晚上没人的时候让格雷格一个人来这里。“几个小偷盯上我了,你得帮帮我,我的小守卫。”说罢在格雷格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格雷格爽快地答应了,没有理由拒绝村民的求助。“算上这次,我可要双份的报酬。”

“没问题,”年轻的寡妇靠在小伙身上,“别说双份,你要‘报酬’多久可以。”格雷格以为只是语病,没有多想。

回到家里,格雷格正巧看见自己的妹妹莉布丝正在偷看父亲的法术书,小女孩只有四岁,看不懂书上歪歪扭扭的字让她有些恼火,抓起一张书页狠狠地撕扯起来。格雷格赶紧跑过去,把她那只胖胖的小手扳开:“莉莉坏!爸爸要说你的。”

“哥哥!”莉布丝看到格雷格就完全忘记了书的事情,因为她知道,哥哥到家就代表着可以吃晚饭了。

肯特家的晚餐通常是一碗炖野菜和面包,这顿饭超出了他们的承受范围,老肯特总是为法师家庭毫无意义的尊严而买单。小女孩吃不了那么粗的面包,她会和哥哥交换菜汤:“哥哥要干活,要吃面包。”每到这个时候,格雷格总是误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手里的面包美味过任何山珍海味。

为了给妹妹凑够学费,格雷格不得不像早上那样问受他帮助的人要些许报酬。他准备好衣装,和父母说外出夜巡,然后等待夜深人静时去寡妇家要那两份酬劳。

月亮渐渐越过最高处,和平的村庄悄无声息。格雷格拿起门口的火把和长剑,最后检查一遍鞋子有没有绑好,才打开吱呀呀发响的木门。

开门声吵醒了莉布丝,她咕哝着揉了揉眼睛,发现天还没有亮。小孩子一醒就再难睡着了,她蹑手蹑脚离开小榻以免弄醒任何人,借着清冷的月光来到父母的房间。

此时格雷格已经来到了寡妇家门口,他还没有抬手敲门,两只细长的白皙手臂突然从自行打开的门洞里伸了出来,一把将格雷格钩了进去。

格雷格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伸手摸向剑柄,不料女人熟练地解开他的腰带,剑鞘哐啷一声落在地上。“夫人?”

“有人在这里,我好害怕。”女人的呼吸短促而颤抖,好像真的受了什么惊吓,格雷格刚想安慰她,嘴巴却被一种柔软温热的触感堵住,黑暗之中只有女人的眼眸还映着月亮的柔光。

莉布丝觉得无聊,又不想浪费这大好的夜晚,便从橱子里拿出一本没有封面的书。这是她从父亲的收藏里偷偷拿出来的。这本书上画着许多有趣的图案,比起那些意义不明的蚯蚓字,莉布丝更喜欢看这样的。

如果现在老肯特,或是别的任何一个人能看莉布丝一眼,就会发现女孩的蓝色眼眸正在闪闪发光。莉布丝依旧对书上的图案似懂非懂,但她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种记忆已经超越了她那五岁的短暂人生,与这个世界一样悠久苍老。

莉布丝最后看一遍那一页上画的东西,接着索性闭上眼睛,一片漆黑之中她仍然能看到它。莉布丝动了动手指,她觉得自己可以毫无阻碍地临摹下来,以前她总是看到父亲花上几个小时默画这些图案,还以为是什么极其困难地事情。

这个女人非常清楚如何引导一个一无所知的小伙进入新的世界,她就像一簇有形状的火焰,将格雷格的身体整个烧红,并发出愉悦的叹息。他以前只以为女人的身体只是更轻更小,所以对那对他没有的东西格外疑惑。现在格雷格把她们真正捧在手心,才知道她们到底是多么吸引人。

“来啊、来这里!”女人用一种格雷格从来没有听过的音调欢唱,做出一名虔诚教士才会做的动作。

村子边的博河流量很大,汛期不太固定。有时候也许只是上游的农民往田里挖一条小小的水渠,就会导致河水暴涨时淹没了整片田地。傻农夫急得直拍大腿,跪在地上请求掌管水源的神宽恕,大口大口地吞咽河水。

一张嘴巴堵不住奔腾的河水,但农夫释然了。他觉得这水清冽甘甜,就是它曾滋润农田,让作物得以生长成熟。他扯开衣物跃入水中,在河道中不断沉浮漂流,丝毫不顾溺死的危险。

农夫已经忘记一切,只知道不停地翻腾、沉溺,让甜甜的净水打湿自己,接触河底时可以感受到变成气泡升腾而上的快意。他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便象征性地伸出双手,可是不知停息的河水完全吞没了他,这时他真的听见了神的声音,她在说这是“报应”,“这是你应得的”。

他开始忏悔,后悔他挖了水渠令大水冲毁农田,而且他觉得他即将抵达博河最凶险的地段,终点将会是一口巨大的瀑布。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河水翻起的大浪将他高高卷起,瀑布就在他的身下发出轰鸣,急坠而下的激流泛起白色的泡沫。

农夫被抛出瀑布悬崖,他咬紧牙关忍受失去重力的感觉,心脏紧紧缩成一团,不敢轻易跳动一下。最后他重重砸进湖面,完全失去了意识,湖水的浮力将他摆成他自认为最舒服的形状,好像回到了母亲的腹中。

莉布丝在地上用石子划出一个法阵,简直就和书上一模一样。她觉得这个图案不好看,便在旁边重新画了一个。这次她给法阵添上了她喜欢的形状,例如旋涡、十字,也有别的更具体

《王国悲歌——伪王之乱》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王国悲歌——伪王之乱》,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跑心)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