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盛夏光年》盛夏光年林忆莲 精彩试读 盛夏光年小白文

盛夏光年

现代言情连载中

《盛夏光年》由网络作家半叶鱼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苏迁,邢峰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十月份天气转凉,但依旧浇不息刑珊对韩冰山的热情。这天一下课,就着苏迁收拾书的时间,刑珊已经跟着韩枫跑得没影了。 早对这种情况习以

|更新:2020-05-16 08:31:5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盛夏光年》由网络作家半叶鱼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苏迁,邢峰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十月份天气转凉,但依旧浇不息刑珊对韩冰山的热情。这天一下课,就着苏迁收拾书的时间,刑珊已经跟着韩枫跑得没影了。 早对这种情况习以

《盛夏光年》免费试读

十月份天气转凉,但依旧浇不息刑珊对韩冰山的热情。这天一下课,就着苏迁收拾书的时间,刑珊已经跟着韩枫跑得没影了。

早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苏迁收拾好东西以后离开了教室。

刚走到楼下,就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停下来一看,是刑珊的哥哥邢峰从后面一路小跑的追上来。

虽然是认识,不过苏迁并没有跟他继续深交的意思,对她来说邢峰只是刑珊的哥哥,仅此而已。

所以,邢峰还没开口,苏迁已经两句话就把事情交代清楚了:“学长?找刑珊?她不在。”

邢峰看着眼前冷着脸,一副急于撇清关系的苏迁,笑意不自觉的爬上嘴角。

邢峰的笑让苏迁觉得莫名其妙。不想浪费时间,苏迁直截了当的说道:“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邢峰拉住转身要离开的人的手,故意很大声的说道:“苏迁,我不找刑珊,我就是来找你的。”

“嗯??”

等苏迁回过神来,已经被邢峰拖着到了南校门。

邢峰说了一句:“苏迁,等我一下,我去取车。不可以走哦!”

南校门平时进出学生多,刚才邢峰一现身,就有许多打扮光鲜的女孩儿往这边张望,投过来的目光也不甚友好,大家都在猜测,到底是谁,可以获得S戏‘王子’的青睐。

不过很显然,苏迁朴素的穿着,素面朝天并不十分漂亮的脸,还有脸上生人勿近的表情,让广大的S戏同学们失望了。

她往那儿一站,有很多人就已经认出了她就是前些天大出风头的那个把学校横着走的大姐收拾了一通的大一新生。

苏迁倒是不知道自己的知名度已经到了几乎全校皆知的地步,她只是对些探寻的目光弄得很烦,想也没想抬脚就走人了。

邢峰去取车时,身后跟上来一群搭话的女生,开始他还耐心的应付着,余光一看,在校门口的苏迁跺跺脚已经走了。

当下也顾不得这帮小学妹,几下打发了,挤出人群,骑上车向苏迁离开的方向追过去。

苏迁并没有走远,不赶时间的话,她向来喜欢慢慢走,好让自己有足够的时间思考。所以,邢峰骑着车一会就追上苏迁了。

“苏迁,不是让你等我吗。你怎么走了?”

苏迁看着身边停着的单车,瞬时想的却是他上次的前面有bmw字母的小车去哪里了,也不说话。

邢峰见苏迁不说话,话锋一转,头一偏,对苏迁说道:“上来吧,今天学长带你好好逛逛S戏。”

苏迁想了一下,下午没课,也没有其他的事,算是给刑珊一个面子,也就坐上了单车。

单车沿着林间小道一路向前,阳光斑驳,树影摇晃,路旁偶尔有学生三两结伴而行,偶尔有别的单车从后面窜出来,或是一个人或是载着一个人。

午后的风吹得很轻,单车的速度不紧不慢,像是去赴一场没有约定的郊游。

苏迁不说话,只是死死握住邢峰的衣角,邢峰就一个人说着冷笑话,还自己一个人笑的开心,单车在路上七拐八扭,走的路线都是S形,让苏迁一度想跳车。

苏迁有单车恐惧症。小时候家在乡下,那时候单车还是自行车的年代,孩子们玩得都野,不怕事儿,五六岁的年纪就敢偷偷的趁家里人不注意把自行车骑出来玩。

自行车是女式的,一亮像,威风又神气,挑一个跟自己最要好的往后座一坐,要多威风有多威风。

连转弯带下坡的路也不用刹车,前一秒还信誓旦旦拍胸脯夸自己车技好。结果下一秒就连人带车一起飞到田里。

还好田里的土软,不然这一飞就直接上天了。在家躺了一个月,从此不敢再碰自行车。

邢峰带苏迁去了一家中餐饭店,离学校不远,价格便宜味道不错,从老妹那里打听来的,苏迁喜欢中餐不喜欢西餐。

果然,绷着脸从单车上下来的苏迁,这顿饭也吃的宾主尽欢。

只是吃完后,邢峰觉得自己的嗓子眼都快燃起来了,因为这是一家川菜馆,苏迁叫的全是麻辣鱼之类的东西。

看着苏迁的脸,邢峰也只能敢怒不敢言,委屈直往心里咽。

吃完饭后,趁着苏迁心情不错,邢峰又讨好的跟苏迁一起去了图书馆。图书馆前面好好几百辆单车,邢峰觉得很稀奇,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好像全世界的单车都在这一方小小的地盘。

一到图书馆,一股墨香扑面而来,苏迁心情大好,在文学区拿了本雨果的诗集,找了个座位坐下。完忘了还有个邢峰。

被人忽略了邢峰也不恼,相反的的随便捡了本书做到苏迁对面,从书后面偷偷看着眉眼间全是认真和舒展的苏迁,邢峰决定以后要多约苏迁来图书馆看书。

在图书馆消磨了一下午的时间,等到邢峰叫苏迁的时候,窗外天已经黑了。

从图书馆出来,简单的吃了晚饭,邢峰又领着苏迁左拐右拐拐进一个小巷子里。

这里苏迁没有来过,巷子尽头有一间酒吧,破破烂烂的招牌,写着几个外文,邢峰告诉她这里是乌托邦。要亮不亮的小彩灯,在一片黑暗里,更显得孤单颓废。

酒吧里灯光昏暗,人不多,只有侍应生在打扫卫生摆放桌椅,酒吧正中的小舞台上有几个人正在摆弄吉他等乐器,看样子是玩乐队的。

邢峰是这里的常客,大学几年没事就往这里跑,熟门熟路的找到常坐的地方,叫了些吃的喝的,就听见舞台上的人扯着嗓子热身。

这里的侍应生都认识邢峰,见他来了都纷纷打招呼,尤其是叫阿ken的调酒师还特意拿他特制的酒蓝色妖姬给他们试味道。

看到苏迁一口气像喝汽水一样把一杯酒灌下肚去,阿ken的眼睛睁得比铜铃还大,连说话都结结巴巴的:“你…你觉得…味道如何?”

苏迁吸了一口气再吐出来给出的答案是:“有点辣。”

阿ken半晌无言,只能对苏迁竖起大拇指,然后灰溜溜的回到吧台。邢峰在一边笑得前仰后合。

舞台上的人正深情的唱着王菲的《红豆》,只可惜五大三粗的肌肉男一脸深情的样子,真的让人适应不良,苏迁一时没忍住,一口橙汁喷了出来。

不料那个叫dreamer的乐队的人耳朵尖得很,竟听到了,当即觉得受了嘲笑,一群人气势汹汹的朝苏迁他们这桌走过来,要跟苏迁讨个说法,俗称决斗。

邢峰想息事宁人,结果这时候苏迁觉得脑袋发热,一拍桌,起身推开来势汹汹的人,往舞台走去。

动作潇洒帅气之极,一气呵成。

邢峰一看苏迁虽然还是绷着脸,但脸颊发红,就知道不好,这恐怕是酒的后劲上来了,狠狠的看了一眼阿ken,那人很没骨气的躲到了吧台下面。

那边苏迁已经走上了舞台,这时,酒吧里已经陆续来了不少人了,一看这阵仗,就知道有好戏,都一个劲儿拍手起哄。

刚才唱红豆被苏迁笑的那个男生要比《死了都要爱》,苏迁也不废话,抓起话筒,准备应战。

前奏一开始就要飙高音,谁也没想一个女生可以飚上去,因为这首歌对男生来说都有些困难,更别说像苏迁这种一看就不属于肺活量大的女生。

都以为苏迁会输,邢峰更是肠子都悔青了,都怪自己没事干嘛带苏迁来酒吧!

这里来的多是学生,要是今天在台上输了的话明天就可能全S市的大学都会知道,到时候他不敢想象自己的死法。

哪知苏迁一路唱下来,连气也不喘,飙高音连那个男生也自愧不如,唱到半场这场比拼简直成了苏迁的专场,台下所有人都被震撼了,台上的伴奏更卖力,一曲结束,掌声雷动,安可不停。

“dreamer!dreamer!dreamer!”

在台上的苏迁轻轻抬起左手,像个掌控一切的女王,酒吧里顿时鸦雀无声极度安静,苏迁的声音,平时冰冷的声音此刻却有了魅惑人心的味道。

只听见她说:“party time。”

音乐四起,那个要跟苏迁挑战的男生早就拿起贝斯,只等苏迁一声令下,节奏从手中流出,激荡全场。

整个酒吧都沸腾了,跟着音乐尽情的狂欢。

在场唯一冷静的是邢峰,他看着在舞台上光芒四射霸气无限犹如君临天下的人,这个人,总能给他意想不到的惊喜,让他想要一直在她身边,了解更多。

邢峰慢慢喝着蓝色妖姬,脸上有淡淡的笑意。

《盛夏光年》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盛夏光年》,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半叶鱼)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