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雪山神锋传》雪山小说最近 圣水 雪山神锋传精彩试读

雪山神锋传

武侠连载中

《雪山神锋传》为惊寒一夏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这倒瓶山上,小路湿滑难走,说是小路,实际上也就是树丛间隙,不过赤云道人与公孙忆月月比试,不是你来就是我往,所以这路倒也熟悉,虽是

|更新:2020-06-04 16:31:5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雪山神锋传》为惊寒一夏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这倒瓶山上,小路湿滑难走,说是小路,实际上也就是树丛间隙,不过赤云道人与公孙忆月月比试,不是你来就是我往,所以这路倒也熟悉,虽是

《雪山神锋传》免费试读

这倒瓶山上,小路湿滑难走,说是小路,实际上也就是树丛间隙,不过赤云道人与公孙忆月月比试,不是你来就是我往,所以这路倒也熟悉,虽是冰雪覆盖,这二人倒不用花时间找路,一门心思比试脚力。

赤云道人体态臃肿,倒也并不蠢笨,提着一口气往前纵跃,就好似一大坨青团团,在雪地上弹行,每每落地,地上雪片便四散迸起,再看公孙忆,一身赤衣掠行在雪地之上,足下点地,再轻轻跃起,跃起的距离也不甚高,只比地上积雪堪堪高出几寸,每次力尽之时,双足依法炮制,点地而起再掠地前行,比起赤云道人可以说只快不慢。雪林见这二人疾疾前行,不分伯仲,忽而赤云道人往前半个身子,忽而公孙忆又在前面半尺,轻功当可谓不相上下。不过要说体态,这公孙忆赤衣飘飘,映衬着雪山之中天地纯白一色,青须迎风飘扬,比之赤云道人这个修道之人,更多道骨仙风,若有旁人撞见,这二人在模样上,公孙忆便胜出赤云道人一大截。

公孙忆边行边道:“赤云,你这轻功也忒丑陋,倒好似一个胖山猪在这雪山之上滚行,丑不忍视,丑不忍视。”当即便作势捂住眼睛。

赤云道人见公孙忆又开始挑话,心下也知自己轻功虽然不差,但体态却臃肿蠢笨,眼下被公孙忆嘲笑,也不答话,掉准方向,只待公孙忆领先半个身位时,对着公孙忆后腰就是一顶。公孙忆只觉脑后生风,不用回头,便知赤云道人在身后,当下便加足脚力,登时又和赤云道人拉开一截:“不妙不妙,这若是被偌大一头山猪撞这么一下,骨头都被撞散了。”

赤云道人一击不中,身子便坠了下去,眨眼功夫便被公孙忆落下了一大截,赶紧又加快脚步,去追公孙忆,口中暗道:“这公孙忆轻功难不成又精进了?若是这单程比拼,当下便算是输了,只不过晴儿说的是比采海松子,这公孙忆携带重物轻功如何,便不可知了,况且最终胜负,得看海松子的数量,自己道袍宽大,一趟所盛便能比他多出不少。”公孙忆见赤云道人在身后紧追,嘴里却嘟嘟囔囔,但是自己耳畔呼呼生风,却没听清赤云道人说了什么,便稍稍放慢一点脚步,让赤云道人再靠近些,只比赤云道人快出一个身位。这赤云道人轻功当真不差,公孙忆稍微放缓,便追至身前,见赤云道人已近,公孙忆道:“你方才在我身后,嘴里嘟囔什么?”

赤云道人说道:“我说什么?我说你此番必输。”“输赢你说了又不算。”二人唇枪舌剑,谁也不饶谁,不一会,二人皆落地住足,便是到古松林了。

这些古松在这倒瓶山上,不知活了多少年岁,古树高耸如云,劲拔挺直,树冠枝杈四散且长,又有积雪覆盖,这片古松林,古松数十棵有余,树根虽无相交,却枝丫交错,冬日阳光本就和煦,不似骄阳般燥怒,此时恰逢金乌初起,阳光透过古松枝杈,斑驳落入雪地,萧飒之中又带一股暖意。见此等景色,二人并没着急动手,公孙忆道:“每每前来你那赤云观,都一心着急比试,虽次次路过,却没发现这等好地方,若不是晴儿心细,当真发现不了。”赤云道人也道:“此话倒不假,你看这些古松树干,怕是十几人才能成抱,不知多少年月了。”

二人抬头观瞧,这古松树枝盖雪,犹如绿衣覆白,而这一片白色之中,又有无数松塔露出,松塔五叶一丛,海松子便在其中。

公孙忆当即说道:“这晴儿当真细心,莫说没注意到这片古松林,倘若真的见到这些古松,若不是晴儿让我们采摘海松子,我还真发现不了结了这么多海松子。”

赤云道人应道:“是啊,这海松子本是松树种子,但世间海松子皆是入秋乃熟,望月采摘,气味香美甘温,助阳气而通经络,又能止咳祛风,当真是好东西,不过这古松倒也奇特,缘何这寒冬腊月里,海松子还能结如此多?”

“所言极是,赤云兄,这海松子本就可以入药,我们在这雪山之上,虽以法气功护体,不至于伤风感冒,但这些东西就可以止咳祛风,又能助阳滋阴,且为古松所结又蕴含这雪山灵气,其中效用自是寻常海松子不能比。”公孙忆见此等风景,心下畅然,也没再和赤云道人斗嘴。

“不错,不管它又用没用,反正喝酒之时,有它便比无它强!我们别愣着了,赶紧采摘,后悔定了一炷香,若是时间久些,我们倒可以多来两趟。”赤云道人一本正经的说道。

公孙忆哈哈一笑:“此番比试的是一炷香时间咱二人采摘这海松子的数量,输赢由马扎纸计数,自然分出胜负,和我们多来两趟何干?况且这古松又不会自己长腿跑了去,我们改日再开便是。”

赤云道人心道:“啊,我如何没有转过这个弯来”,当即便道:“那既如此,我俩便开始吧。”

公孙晴和裴书白在赤云观门前坐的久了,便有些着急,回头看看香炉里,那青烟依旧袅袅,公孙晴眉毛一扬:“怎么才过了这么一会,为何我便觉得时间有点长了?”

裴书白只觉和公孙晴坐在一起,心里说不出的舒服,也没觉得时间过得很快,于是道:“我倒觉得还好,只是这雪山路滑,赤云道长和公孙叔叔会不会。。。。。。”裴书白本想说会不会出什么意外,又觉得自己凭空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很是不好,当即便住了口,公孙晴倒没觉得裴书白说的有什么不妥,笑盈盈的说道:“你看他俩成天比试武功,倒像个武疯子一般,又吵来吵去没个正行,但是他俩的武功还是很强的,爹爹说自从当年那位神秘少年断了武林传承之后,当世能比得上他俩的,当真是少之又少。”

裴书白听完眼睛一亮:“晴儿,那你说说,他俩会教我武功吗?我想学武功,给我娘亲报仇。”公孙晴见裴书白表情庄重,也心知裴书白此番言语必是发自肺腑,又想到眼前这个喝自己年岁相仿的小孩子,竟然背上如此血海深仇,不由得一阵心疼,于是出言安慰:“我爹爹老想让我学他身上的武功,我倒觉得太过无聊,每次爹爹摆弄着他那把小神锋,我都觉得有什么好玩,难不成比我还重要,那小匕首还能叫他爹吗?所以爹爹每次让我学什么心法啊,我都不感兴趣,眼下你想学,我便跟我爹爹说让他教你,也好叫他别再让我学。”

裴书白激动地站起身来,双手一把抓住公孙晴的手道:“晴儿,你说的是真的吗?”

公孙晴见裴书白喜形于色,也高兴起来:“我干嘛对你扯谎,你是我弟弟,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裴书白连连点头,公孙晴小嘴一笑:“你叫声姐姐我来听。”裴书白闻言一怔,还以为公孙晴说的事情自己很难完成,只是叫声姐姐如此简单,当即便要开口,可当裴书白抬眼望去,公孙晴笑靥如花,竟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叫啊,叫姐姐。”公孙晴咯咯笑道。裴书白脸又红了,扭捏了半天小小声的从牙缝中蹦出两个个字:“姐姐。”

“听不清楚!”

“嗯。。。。姐。。。。。。姐姐。”

“还是听不清楚,什么姐姐,人家没有名字么?”

裴书白在公孙晴面前本就害羞,那声姐姐都是一鼓作气才喊出口,眼下公孙晴一直在逗他,便害羞的说不出话来,不过又想到公孙忆武功高强,能跟他学本事,当真是极好的,当即便深吸一口气,对着公孙晴叫道:“晴儿姐姐,让你爹教我武功罢!”

公孙晴笑的更加开心了:“书白弟弟,乖。等下他们比试完了,我便求爹爹,让他收你当徒弟,只是。。。。”公孙晴虽然年纪尚幼,但端的是异常聪慧,也只有八九岁的年纪,对事对物已有些见地,为何会说出“只是”二字,只因心中想到:“之前爹爹跟我讲过当年武林中的风风雨雨,这书白弟弟实际上也是五大高手的后人,书白的爷爷和我爷爷齐名,若是爹爹有此顾忌,怕是很难收书白弟弟为徒,当真要想个办法。”裴书白本当公孙晴一口应了,但是又听公孙晴有些顾忌便急忙问道:“晴儿,只是什么?”

公孙晴道:“没什么,没什么,爹爹若是不愿意教你,我便不理他,每次他都拗不过我,再者说了,他要是不肯教你,我便跟他学,学会了我教你。”

裴书白见公孙晴表情诚恳,当即重重点头。

不料公孙晴小手从裴书白手中挣脱,握成小拳头,对着裴书白的脑袋上来了一下嗔怪道:“你喊我晴儿?你要喊晴儿姐姐!喊一遍我听听”

裴书白吃痛,连忙用手捂着脑袋,小声喊道:“晴儿姐姐。”

公孙晴见裴书白的样子,当即咯咯笑了起来,裴书白心里开心,也跟着便笑。马扎纸在院子里看着门口这两个孩子,心里也说不出来的滋味,这裴书白几天以前,还是那个戳纸人调皮捣蛋的小顽童,几番经历眼下竟然发觉裴书白突然懂事很多。“若是这两位高人真的愿意教授裴书白,对裴书白来说还挺不错,”马扎纸更像是自言自语,望着远处的天又说道:“你我夫妻现在天人相隔,报仇本是无望,若是裴书白能有此机缘,给你和村中老小报仇真的有希望,只是我这无用的扎纸匠,又帮不上什么忙。”说完眼圈便红了。于是,马扎纸用袖子抹了抹眼角,看了看门口的裴书白和公孙晴二人,见着

《雪山神锋传》精彩评论

    粮草变仙草,过100万开头前20多章确实很无聊,忍过去之后,脑洞大开,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你若是接受了这个设定,那之后的一切自然就顺理成章了。首先是灵气复苏背景,男主(裴书白,公孙晴)先是嘴炮忽悠小精灵,又出去玩了一圈,收获爱脑补的迷妹一只,接下来,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男主(裴书白,公孙晴)身世居然是个邪教继承人???好吧,我承认有点意思了,接着往下看去,啧啧,人类爱脑补的个性帮助了男主(裴书白,公孙晴)良多啊,堪称戏精民族,看的我欲罢不能,考试前夕也停不下来!甚至在图书馆还发出了猪叫声!羞耻!目前看到323章,地球母亲正和异界玩你咬我一口,我咬你一口的游戏中。强烈推荐!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