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皇后猛于虎》《皇后殇》 虐文 皇后猛于虎Twink

皇后猛于虎

古代言情已完结

主角叫花真,谢玖的小说是《皇后猛于虎》,它的作者是宋御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咸鱼翻身。”贾美人如是说。“最好是再重新翻回去做咸鱼。” “有点儿手段。”柳芳仪笑说。“难道是故意在我们面前装出那副疯疯癫癫的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05 08:02:4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花真,谢玖的小说是《皇后猛于虎》,它的作者是宋御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咸鱼翻身。”贾美人如是说。“最好是再重新翻回去做咸鱼。” “有点儿手段。”柳芳仪笑说。“难道是故意在我们面前装出那副疯疯癫癫的

《皇后猛于虎》免费试读

“咸鱼翻身。”贾美人如是说。“最好是再重新翻回去做咸鱼。”

“有点儿手段。”柳芳仪笑说。“难道是故意在我们面前装出那副疯疯癫癫的样子?”

“狐媚子。”“其他宫妃说。“瘦的跟个挂衣竿,顶好是哪天风折了她。”

唯有皇后一人厚道,只是自言自语地说:“陛下的审美品味……扭曲的有点儿怪啊。”

谢玖猫在宁安宫喝着皇帝剩下的蒙顶甘露,听着洛妃眉飞色舞讲述各个宫妃私下的抱怨,不禁哑然。

按洛妃所说,几乎是景元帝口谕她晋位后不到一个时辰,基本整个宫廷便都知道了。她这宁安宫分明成了个满身是孔的筛子,阖宫摊在众人眼前。

大燕宫不许宫妃私带侍婢入宫,宫妃入宫后先由皇后依位份指派宫殿,再经内官监分派宫女太监随侍。其间若有宫妃不满意的人选,可退回内官监重新选择后再派新人。只是初进便得罪内官监的事极少人做而已。

如此这般,很大程度上便杜绝了宫内外私相往来传信。

这身体的原主初入宫是收揽了一批人,可惜自她病后见了鬼,又被禁足,宫人走了个七七八八。如今重新分派来的人,若想再收为已用,也要耗费一定的时间。

攘外必先安内。

连自家后院都守不住,随便她一句话阖宫上下皆知,她被拉下马是分分钟的事。前些天她是自顾不暇,又加上只有安Chun和花真二人,她也就放任了。如今人多口杂,整治调理宫人已经迫在眉睫,是该立立规矩的时候了。

“你晋了芳仪,我就放心了。”小槐鬼脸甚慰地飘到她面前:“你不知道我多怕皇帝不信你,把你当成疯子关起来。”

谢玖翻了个白眼,别人看她疯疯癫癫是因为谁?还不是缠着她的这些鬼?还不是因为一定要她下池捞根破簪子的小槐她自己?

洛妃忽然指着谢玖捧腹大笑。

谢玖和小槐面面相觑。

“你,还好吧?”小槐关切地飘过去问。

洛妃如果能摸到腿,估计早就笑到拍大腿了。“我就说那皇帝眼光有问题。你好好的一个妃子,竟然给我大翻白眼。”她笑的越发欢实。“那个白眼翻的太有水准了,我死这么多年,头一次看到这么生动的白眼,真的是整个眼睛全白啊……最初你到宁安宫时,看着挺正常的大家闺秀样儿,怎么现在这么……粗俗!”

谢玖羞愧不已。

想当年,她也是仪态万方,风姿绰约,**谁人不知,哪个不晓,她都不知被多少宫妃命妇暗中模仿。谁知重生了一回,她将这些美好都丢了个干净,无意间竟呈现出这般没有教养的动作。

这一切,要怪你们这些鬼啊!

“我不能**下去。”她握紧拳头,咬牙道。

“可我觉得你这样很好啊。”小槐怔怔地道。“你和其他宫妃都不一样,该笑就笑,该哭就哭,这样不是挺好吗?”

“她本来和别人就不一样,就不能追求不一样了。”洛妃双手做捧脸状,似乎想控制住渐渐僵硬的笑容。“她现在就想和别人一样。这宫里,如果你和别人不一样,你就等着被踩死吧。”

小槐几乎被绕进去,茫然地点头。

“可是,芳仪娘娘,皇帝相信你了,是不是代表永哥也相信你?”小槐穿着高洪书烧给她的崭新宫装,满面忧郁,这才是她真正在意的:“可他为什么说不是他给我的簪子?也说不喜欢我?他到底相不相信你?”

昨晚去寻可秀的鬼魂时,小槐跟进跟出,也不过为了与高洪书多些相处,可惜高洪书半句话也没问过关于她的事。

“关键的原因不是他相不相信我。”谢玖沉吟道。

“那关键原因是什么?”

洛妃噗地一声又笑了,继而伸了个懒腰。“你和她说话最好不要留什么余地,也不要顾及她的面子,你不直说,这傻鬼根本听不懂。”她飘到小槐跟前,几乎脸贴脸。“我虽没见你们见面的情景,听你啰嗦个没完,也大抵清楚是那个太监根本不认你嘛。你说人家是你对食,人家可是完全不承认有过这事。你的关键原因就是:自作多情!傻丫头,没事就投胎去吧,别在这儿浪费时间了。”

小槐愣愣地,垂下头。

“你这样说,她就懂了。”洛妃笑着对谢玖说。

谢玖垂眸,叹了口气。她自然知道这样说小槐就懂了,可是对于等了一个人近十年,等来的连句认可的话也没有,这……太残忍了。

“娘娘……”

漆案后,花真颤颤巍巍地举起手,抖了两下,“胭脂,我调完了。”

她将花真留在屋内调试脂粉,时间长了,她竟完全给忘了。

“我……小人……奴婢……想要去找安姐姐……问……问……问点儿事儿。”花真小脸煞白,眼睛挤啊挤的,硬生生将眼泪给憋了回去。

谢芳仪是疯了吧,是疯了吧,是疯了吧……那她升她做主管宫女的事,还做不做数?

谢玖沉吟着,不知该怎样安抚花真。她沉吟的时间越久,花真抖的越是厉害。

她看过去,只见那胭脂抖的只剩下了小半盒。

“你别害怕,其实,我是逗你玩儿的。”她干笑,“不如你先出去,叫安Chun进来,我有事吩咐她。”

“是,娘娘。”花真腿软地扶着漆案而起。

正在这时,花Chun推门而入,面色凝重。

“娘娘,尚方监派人来提人。”

尚方监?

谢玖正色道:“提谁?”

“新来的素锦。”

谢玖毫无印象,“说了是因为什么没有?”

花Chun摇头,“只说是奉了圣旨……奴婢听说这一下午尚方监各宫抓了十几人了,连尚服局司宝、司衣司典衣,还有司饰也都抓起来了。”

谢玖微微蹙眉,这几个都是尚服局的二三把手。**的可秀也是尚服局下针绣房的,难道是因为可秀的原因?

太后生辰近在眼前,粉饰太平尚嫌不够,景元帝放手尚方监如此大阵仗抓人,事态肯定极为严重。

“来人是想请示娘娘,可是奴婢看只是知会一声。”

谢玖点头,安Chun说的一点没错。若今天她没晋了芳仪位,还是外面传的疯美人,他们想是直接拉人就走,连场面也是不会做的。

“放人。”她说,“不管是因为什么事,都不是我们能插手得了的。吩咐下面的人,管好自己的嘴巴,切勿多言……待尚方监的人走了,你带他们过来,我有话吩咐。”

安Chun微凛。

谢玖漫不经心地坐在上方,微垂美眸,无须多话,自透着股不怒自威。谢玖初进宫时,也是通身大家闺秀的风度气派,与宫中小户出身的妃嫔自是不同。当然,被禁足后是毫无仪态可言。

可安Chun看来,如今谢玖只一个眼神动作便是这般的威仪,比之前却多了份浑然的雍容。

“你扶花真先下去。”谢玖淡淡地道:“她吓到了。”

安Chun这才瞧见半倚着漆案的花真,面色苍白似雪,望着她眼泪汪汪的,好像看到了救星。她连忙上前扶起,便听外面太监尖锐的声音:

“圣旨到!”

《皇后猛于虎》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宋御)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花真,谢玖)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宋御)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皇后猛于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花真,谢玖),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