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天眼农女:夫君,求罩!》重生天眼女天师 章节在线试读 天眼农女:夫君,求罩!百度云

天眼农女:夫君,求罩!

古代言情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天眼农女:夫君,求罩!》是沁温风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娄宸骁,娄大少,书中主要讲述了: 20 “这天底下哪有这么丑的鸡,还这么多毛,你哄三岁小孩子啊?”娄宸骁缩在马车最角落,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拿扇子暴跳如雷的指着米聪聪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29 16:31:0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天眼农女:夫君,求罩!》是沁温风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娄宸骁,娄大少,书中主要讲述了: 20 “这天底下哪有这么丑的鸡,还这么多毛,你哄三岁小孩子啊?”娄宸骁缩在马车最角落,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拿扇子暴跳如雷的指着米聪聪

《天眼农女:夫君,求罩!》免费试读

20

“这天底下哪有这么丑的鸡,还这么多毛,你哄三岁小孩子啊?”娄宸骁缩在马车最角落,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拿扇子暴跳如雷的指着米聪聪:“谁让你上本大少的车了,快点滚下去!”

原本心情恶劣到了极点的米聪聪在看到在马车内上蹿下跳娄宸骁后,莫名乐了。

地主儿子只认得餐桌上煮熟的鸡,不认得活鸡,好像也说得过去。

“墨奇,你死人啊,快把这女人和这鬼东西给本大少弄下去!”娄宸骁快要暴走。

“娄大少,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不就搭个便车,至于这样吗?”米聪聪渴得要死,拿起桌上的茶径自倒了一杯喝下。

娄宸骁又是一声哀嚎:“本大少的杯~~不准碰本大少的东西!”

墨奇没过来,倒是被突然冒出来而吓退到远处的莺儿听清米聪聪的话后欣喜的跑了过来。

“你是那天救了娄大少和奴家的姑娘?”莺儿想要上车,却在闻到车内的异味后缩回了身子,站在马车旁打量了米聪聪一眼,激动的喊道:“娄大少,这姑娘真的是我们的恩人呢!”

一听到莺儿的声音,娄宸骁好像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忙理了理身上的衣服,也不再上蹿下跳了。

不过仔细一看,不难发现他太阳穴在隐隐跳动,显然是极尽忍耐。

这一发现让米聪聪心情大好,故意当着莺儿的面道:“娄大少,人家莺儿姑娘都能念念不忘我对她的救命之恩,你一个大男人不会连个姑娘都不如吧?”

敢情这地主儿子在人前的风度翩翩都是装出来的!

真是装得人模狗样啊!

娄宸骁还想表现出自己的潇洒风姿,只是扯了扯唇角,却怎么都扯不出个风流倜傥的笑容来,只好绷着张俏脸瞪着米聪聪:“那天在百花楼是谁说互不相欠的?”

“互不相欠?”米聪聪装傻:“谁说的?”

“你……”娄宸骁手中扇子怒指米聪聪,显然是气坏了。

“娄大少~~”

莺儿嗔怪一声,娄宸骁脸上怒意一收,看了过去。

“即便这位姑娘施恩不望报,我们也不能做那忘恩负义之徒,娄大少您说是与不是?”莺儿含情脉脉的望着娄宸骁:“再说了,这位姑娘也只是想搭个便车而已,娄大少就帮帮人家嘛。”

也不知道莺儿是欠缺考虑,还是因为她的职业关系所以没有想到男女授受不亲这一层,对米聪聪要搭便车一事居然一点都不意外。

米聪聪觉得应该是后者。

“娄大少,您就答应了奴家吧~~”见娄宸骁面露挣扎,莺儿又轻喊了声,声音百转千回,撩.拨人心。

“行,本大少就送她一程,不过这个鬼东西得丢下去!”娄宸骁带着种壮士断腕的决然气势,指了指车内的鸡笼。

“不行!”米聪聪紧紧护住鸡笼:“这鸡不能丢!”

这两只鸡可是她花钱买来的,她还打算留着下蛋呢!

莺儿妩媚一笑,强忍呕吐的冲动对米聪聪劝道:“姑娘,马车里闷得慌,不如把鸡笼用绳子绑到车头,一定不会丢的。”

米聪聪扫了眼就快隐忍不住的娄宸骁:“只要不丢掉,我是没问题啦。”

“娄大少?”莺儿眸光婉转的望着娄宸骁。

娄宸骁咬了咬牙:“好,本大少答应了,莺儿你洗干净等着本大少回来索要报酬吧!”

靠,真是够不要脸!

米聪聪差点被口水呛到。

好在这里是花街,大白天也没什么人经过,否则连她的名声都会被这用下半身思考的地主儿子给毁了。

“娄大少好讨厌~~”莺儿娇嗔一声,甩起帕子捂住脸跑了。

“墨奇,死哪去了?”莺儿一离开,娄宸骁又暴露了真面目。

米聪聪好整以暇的看着他,这家伙真没把她当女人看?

嗯,这样也挺好。

“大少爷,是您刚才让小的回避的。”墨奇听到娄宸骁的咆哮跑了回来,低声说道。

“就你多话!”娄宸骁手中的扇子狠狠往墨奇脑袋上一敲,吼道:“走了!”

“咚”的一声闷响,米聪聪都替墨奇疼得龇起牙来。

墨奇跳上车头,马车缓缓动了起来。

米聪聪突然想了什么,忙朝墨奇喊道:“车夫大哥,到前面街那间杂货铺的时候麻烦停一下,我还有东西存放在那里。”

“好的。”墨奇回头应了声。

“谢谢车夫大哥。”米聪聪回以甜甜一笑。

娄宸骁脸色难看的打开折扇使劲的扇着,意图把车内的异味给扇出车外。

米聪聪其实挺理解他抓狂的心情的,所以没打算再招惹他,到杂货铺取了东西后就靠在车厢闭目养神起来。

可能是昨晚没睡好,眼睛一闭上居然就睡着了。

这一睡又做起昨晚那个梦,梦里哥哥冲进钟府告诉她钟景超不是好人,要带她离开,而她毅然让下人把他打了出去。

画面一转,哥哥鲜血淋漓的躺在马车下,双手握拳,已经失去焦距的眼睛瞪得快要脱离眼眶。

马车上,钟景超坐在那里残酷的冷笑。

“不——”

撕心裂肺的疼痛从四肢百骸漫延开来,米聪聪猛的睁开双眼。

米聪聪睁开眼那一刹那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下,她捂住胸口,那种心如刀绞的感觉清晰到让她无法忽视。

突然,一张妖孽的脸在眼前放大,米聪聪吓得往后一躲,在看清眼前的人后,米聪聪有一瞬间的恍惚。

原来她还在地主儿子的马车上。

“你说你晦不晦气,做个梦也能哭成这样!”娄宸骁睨了她一眼,嫌弃又忿忿道:“你今天是存心来弄脏本大少马车的是不是?”

换作平时米聪聪肯定是要怼回去的,可这会她被刚才那个梦弄得心神不宁,还有些出不来。

她什么时候多出一个哥哥来了?

所以说,梦就只是梦……对吧?

“少爷,前面就是双驼村了,要不要先送这位姑娘回去?”车头的墨奇扬声问道。

“能送她到这里就不错了!”娄宸骁不满的横了米聪聪一眼,殊不知却带出无数风.情。

米聪聪自然听出他在下逐客令,反正这里离大磨村也不远了,她提着布袋和肉就下了车,墨奇忙帮她把鸡笼卸了下来。

米聪聪向墨奇道了谢,带着东西扬长而去,理都没理娄宸骁。

《天眼农女:夫君,求罩!》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沁温风)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娄宸骁,娄大少)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沁温风)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天眼农女:夫君,求罩!》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娄宸骁,娄大少),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