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诳言》无耻诳言的意思 冰山攻 诳言帝王攻

诳言

仙侠连载中

《诳言》作者:幽谷听泉人,仙侠类型小说,主角:张子初,沈无,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两妖一阵嘀咕的结果是虎庆生很爽气地对张子初扬了扬手说:“你可以走了!” “多谢!多谢!”有佛灵在,也不怕这两个家伙在背后下手,张

阅文集团|更新:2020-09-08 16:31:0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诳言》作者:幽谷听泉人,仙侠类型小说,主角:张子初,沈无,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两妖一阵嘀咕的结果是虎庆生很爽气地对张子初扬了扬手说:“你可以走了!” “多谢!多谢!”有佛灵在,也不怕这两个家伙在背后下手,张

《诳言》免费试读

两妖一阵嘀咕的结果是虎庆生很爽气地对张子初扬了扬手说:“你可以走了!”

“多谢!多谢!”有佛灵在,也不怕这两个家伙在背后下手,张子初爽快地转身,直往外走,临到门口时,对挡在中门的沈无禁笑笑说:“老大,借光!”

沈无禁也一直盯着他看,见他过来,笑着说:“我看这位兄弟骨格清奇,气度出尘,若是能入我道门修行,将来成就当不在沈某之下。不知尊姓大名?”

“是吗?”张子初一下子来劲了:“小弟张子初。从小就有人给我看相,说我鼻挺口阔,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乃前所未有的福相。可惜世人愚昧,没几个认同的。今天总算得遇自己,生我知父母,知我者沈兄也。要不,小弟就入了你们天极宗,好不好!送我两颗仙丹做见面礼,再帮我直接提升到元婴期!你这个老大我就认下了!”

原本看起来有点出尘脱俗的人,怎么在一开口间,连神情都变得那么猥琐,沈无禁不由地打心底一阵恶心,忙向边上一让说:“请!”

“谢老大让路,我就说了,这么知情知礼知趣的老大怎么会挡我的路!”说着,张子初脚底抹油,一阵子快溜,转眼就不见了人影,那速度几乎赶得上道门渡劫期高手的瞬移了。

沈无禁目注他消失,转身刚想跟四名妖怪打招呼时,突然见到他们脸上诡异的神情,旋即就明白过来,一步抢出门外,已不见了张子初的影子,不由恨恨地暗骂一声:“小子,居然敢拐弯骂我?算你溜得快,不过,这笔账,咱没完!”

一头扎入火车站,佛灵长吁一口气说:“老大,我们安全了!就算那两个小子想追踪,都没门。”

张子初的气息本来就是佛灵为掩盖他的清净琉璃体所伪造的,只要稍稍变换一下,就算沈无禁和虎庆生用神识搜索都找不到。张子初这才慢下了脚步,抹了一把根本不存在的冷汗说:“佛灵,以后记得出门前看黄历,再遇这种事,老大我非被折磨得发疯不可!”

“我还以为老大会习惯成自然呢!”佛灵调侃了一句说:“行了!这回是我太大意了,以后注意就是!不过,我说老大,好歹你也修点法术啊?不然,白白糟蹋你的清净琉璃体。”

“这事以后再说,何况你说的那些法术也不是十天八天能见效的。还是等以后有合适的再练吧!”张子初不是没研究过佛灵提供的法术,甚至于连从鲤妖书房里拿的那几部书里,如《佛学真解》、《如何修证佛法》等等都或多或少纪录有法术,可这些佛门法术,全是凭着自身的修炼来施展的,光学会就得十年八年,想要精通,没个百八十年,想都别想。

佛灵期期地说:“十天八天见效?老大,除非你去修魔道!”

“靠!”张子初说:“我好好的一人,修什么魔道?修得最后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披头散发地到处吃人,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又怎么样?我还有更快的呢!直接将自己弄成精神错乱,在疯人院里也能享受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感觉!”

佛灵无语!每次都被这死胖子给扯得找不到边!算了,只好知趣地暂时放弃这个话题:“老大,你说我们走了后,那两个家伙会不会打起来?”

“估计不会!时代在发展,仙和妖也不是绝对对立的,你不是说大多数的妖修的是正宗的玄门法诀,说白了跟道门还是同宗,有什么好打的?”张子初不知道修行界的规则,只好自己慢慢地推:“那虎妖不是还提到什么安全局特勤处中南监察科吗?估计就是那些为了防止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才设的机构。有第三方压着,一般来说,很少出现火爆场面。”

正如他所推测的,虎庆生的和沈无禁的见面的确是草草结束。面对湘楚帮少主、长老和两位护法的组合,沈无禁最多交代两句场面话后,就匆匆告辞而去。

望着他消失的背影,虎庆生的眼中凶芒毕现,双手握了又握。如果他有把握在不泄露任何消息的前提下把沈无禁给干掉,早就下手了。

以他们现在的力量,干掉沈无禁当然没问题,可沈无禁同样能在被干掉前,利用玉符传讯或元神示警的方式,将仇人的形象传回无极宗。到时候,也许是湘楚帮和无极宗全面开战,也许是万妖盟和道门三宗开战!不管结果是什么,他虎庆生几个绝对会在战斗的早期被干掉。甚至最大的可能不是被道门干掉,而是被万妖盟先下手干掉,送到无极宗去化解这份仇怨。

“人走远了!”过了几分钟后,恐怕沈无禁已是十里开外,熊长老才提醒了一句虎庆生。

虎庆生回头沉声说:“熊长老,你刚才说沈无禁想追萧小姐,到底是真是假?”

熊妖说:“是黑眼圈说的,无极宗长老沈定冰曾找上萧老爷子,提及萧小姐的婚事问题。萧老爷子的答复是,萧小姐的婚事完全由她自己做主。”

虎庆生知道熊妖口中的黑眼圈是只熊猫妖,有三百多年的道行,当年是熊长老一手带大的,为报答萧老爷子在1974年和1983年两次竹子开花时,出钱出力保存住熊猫一族,才转投月色箫声百怪门为仆。黑眼圈平时忠厚老实,忠心耿耿,深得萧老爷子的信任,从他口中传出来的话,应该相当可信!

“萧小姐的婚事完全由她自己做主?!”虎庆生沉吟说:“你觉得萧老爷子说这个话,是推托之辞呢?还是真的如此?”

熊妖的脸上罕见地绽出一丝笑意:“从各方的传闻来看,恐怕真是如此!萧老爷子原本有三子四女,现在却仅剩此独苗,自然宠爱有加。加上萧老爷子曾流过洋,观念很现代,由萧小姐自己作主择婿也并非不可能的事!”

虎庆生眼中有了一丝决断:“熊长老,有关勾陈宝库的事,你直接向我父亲回报吧!我就不听了,以免心乱。”

“少主的意思是……”熊妖好像早有预料,就等着虎庆生自己把答案说出来。

虎庆生说:“我还有件比勾陈宝库更重要的事要办,只要成了,我湘楚帮就能在万妖盟中一枝独秀,比那虚无缥缈的勾陈宝库更重要。”

熊妖点头说:“这事我知道了!我马上回总部,是不是让招财进宝跟着少主?”

“不用!”虎庆生说:“反正我要干的事也没什么危险,多了他们反而太过惹目,他们也随你回去吧!”

“是!”熊妖是看着虎庆生长大的,自然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就不再多说,带着两只狼妖和两只半死不活的魇精就回湘楚帮去了,只剩下虎庆生一个妖陷入沉思之中。

最先明白虎庆生打算的人类恐怕还是张子初。可怜的胖子在经过火车站被人拐骗风波之后,回到学校里,着实卖力地念了几天《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以求消灾解难。只是颂经讲究的是心诚则灵,张子初张胖子的心诚不诚,很值得怀疑,所以该发生的事还得发生。

经过几天后,当他以为一切都已风平浪静时,《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也不念了,日上三竿,仍睡他的大头觉,直到黄涉竹再次气势如虹地闯进门来:“胖子!醒醒,体育达标测验你还去不去啦?”

“达标测验?”张子初对这四个字很反感,在他看来,中国教育失败就失败在这里,想他张胖子,每天洗冷水澡,练得一身铜皮铁骨,生病什么的从来是班上最少的,按理说,这体质也算是好的了!可就是铅球推不出去,跑步跑不快,每次都是仗着一张笑脸从老师那里讨个及格的分数,弄得他看着那达标测验成绩就觉得自己长得跟林黛玉林大小姐似的。

他伸出脑袋,看了看前两天从深圳人才交流会回来的兄弟们也个个踪迹全无,只剩得一床床乱糟糟的被子,就知道黄涉竹说的不是谎言,又带着点侥幸:“黄小弟!我们都大四的人了,从大三开始连体育课都没了,还达什么标,测什么验啊?”

黄涉竹笑着说:“最后一次达标测验,算毕业成绩的,不去可毕不了业!”

“黄小弟,我是老大啊!现在命令你找人帮我代考去!”张子初直接下了命令。

黄涉竹说:“这事哪用你老大交代?我早找了两个小弟准备代考了!可是不行!”

张子初奇怪地说:“为什么不行?大家都知道这最后一次达标测验只是走个过场,让大家拿个毕业分数而已,随便谁去,只要别太离谱,老师就会睁一眼闭一眼。有些老大现在都没返校,全是小弟在帮着拿成绩,怎么就你找的两个不行?”

黄涉竹苦笑着说:“那新来的体育老师太恐怖了,居然比包公还黑,早上第一个班测验时,抓出了七个代考的,全记了零分,谁还敢在这风头上找人代考?接下来马上就你们班了,快点吧!”

有这么厉害的体育老师?莫非是传说中的中原第一名捕或者中原杀手一点红再现江湖,张子初满脸郁闷,穿上衣服,直奔体育场而去。人还没到,就听远远地,一名大汉,穿着一件弹力背心,肌肉块块坟起,口中大吼:“张子初!到了没有?”

《诳言》精彩评论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幽谷听泉人)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张子初,沈无),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