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若叫眼底无离恨》若教眼底无离恨怎么用 H文 若叫眼底无离恨立场倒换

若叫眼底无离恨

现代言情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若叫眼底无离恨》的小说,是作者里迷离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袁散却回味着那一碰头时,梅微的娇羞。 但袁散得稳重,梅微不是一个能让男人随便轻薄的人。 虽然袁散在和梅微碰头的那一刻,她看到了梅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2 08:03:1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若叫眼底无离恨》的小说,是作者里迷离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袁散却回味着那一碰头时,梅微的娇羞。 但袁散得稳重,梅微不是一个能让男人随便轻薄的人。 虽然袁散在和梅微碰头的那一刻,她看到了梅

《若叫眼底无离恨》免费试读

袁散却回味着那一碰头时,梅微的娇羞。

但袁散得稳重,梅微不是一个能让男人随便轻薄的人。

虽然袁散在和梅微碰头的那一刻,她看到了梅微最动人的风景,那饱满圆润的双峰,以及中间的事业线是那样地明显,那样的诱人。

袁散一阵子心猿意马,但终还是没有做什么实质的举动,只希望这车就这么一直开下去,一直别停,这种感觉多好呀。

一路上,袁散没有说话,梅微的嘴虽然动了几次,但终于也是没有说话。

又过了几个红绿灯、转了几道弯,天已经全黑了,鸟市堵车是难免的,哪个城市能不堵车呀。

“到了,就是这儿”,梅微终于说了上车以后的第一句话。

袁散心里想,梅姐,你可真能憋!可是袁散也觉得也许梅微也这样想呢,至少人家还说了一句了,可是自己呢,把脸憋得尕红,愣是没憋出一句话来。

梅微从车里下来,站在门前,毫无必要又无比专注地打量着香榭丽舍精心装修外观:一个灯光瀑布从房顶直泄下来,有着流动的明亮的快感,上面横向漂移着LED电子屏,一遍遍漂移“香榭丽舍”的字样。

“环境还不错,进去吧。”

在梅微掀开那个灯幕的一瞬间,袁散觉得自己都晕了,被那灯光映衬的梅微的完美曲线放射着摄人心魄的气场,足足杀人于十步开外。

他们上了楼,那楼紫色的楼梯三拐两拐,渐渐到了曲幽狭长的通道,暗色的基调,柔和的灯光,大上海旧时凄美的音乐。一切显得那么温情,那么惬意。袁散仿佛到了许文强、丁力混迹江湖的大上海。

服务员引去的包间则更牛,厢门上挂着的牌子大名鼎鼎——2046。

袁散自认自己是没有梁SW那对女人来说无可抵挡的秒杀忧郁眼神、英俊面庞。也许梅微倒是跟巩姐、怡妹有一拼。

那一晚的幽会在袁散的记忆里是红色的,发昏,袁散跟吕慕楚说他觉得那天的记忆红得像处女的血,但是他不告诉吕慕楚约会的人是谁。

最终吕慕楚的执着没有攻克袁散的坚定。

男女初识的感觉永远是最好的,最让人难以忘怀,永远怀念。

梅微点了两杯现煮的海南咖啡,问袁散吸不吸烟,袁散说偶尔吸。

梅微就要最贵的一盒五支装的雪茄,黑粗黑粗的。

“来,我给你点上吧。”

“不怕你笑话,我没见过这种烟,更没抽过这种烟。这么粗,也太吓人了。”

“点上试试吧”,梅微给我打着了火机,袁散抽了两三口,已经呛得不行,咳了几声,急忙在烟灰缸里把这东西蹭灭了。

满屋子却弥漫出这烟草独特的香味,很是好闻。

袁散细细舔舔嘴唇,一股淡淡的甜味,感觉不错。

哈哈哈,梅微说,“原来你抽烟不厉害,那咱们喝杯咖啡聊聊天吧,你为什么一直要约我吃顿饭呢?”

得,袁散想,这就算是切入主题了。

“跟你接触了几回了,你让我感到特温暖”

“就这些吗?”

“当然还有别的原因。”

“能说吗?”

“我不想说,想留在心里,留在春天里。”

“春天里当然好,哪怕你老了,至少也有个美好的回忆。”

袁散的嘴角浮挂着淡淡地笑。

“人一辈子能说出口的真心话实在也不算多”,梅微的眼里稍含着幽怨的眼神,“有太多的事情,人都是压在心底的,只有深夜里,才慢慢翻起,有甜蜜的,有忧伤的,有的甚至连感觉也说不清楚了。”

“有些事情没说明白其实也就是说明白了”,袁散说。

梅微没有了言语,低头喝咖啡去了,脸上被暗红昏暗的灯光修饰更加美丽、圆润、迷人。

“我这里有两张电影票”,袁散说,“你周六如果没什么事儿,我想约你一道儿看。”

梅微的心里激动了一下本来是想去的,可是当话就要冲出口的时候,她突然停下了,急忙又去低头喝了咖啡。

她强迫自己冷静了一下,临近中年的妇女更是得“发乎情、止乎礼”。

那晚梅微终于没有答应去和袁散看这场电影。

那晚梅微回到家却迟迟睡不着觉。

那晚梅微在床上自己做着艰苦卓绝的斗争,斗争的内容是决定跟不跟袁散看电影,以什么样的方式同意与袁散看电影。

梅微想着自己去去又怎么了,自己孤身一人过了这些年,容易吗?自己去陪这个男人看场电影,又不是去做什么见不得的人的事儿,至于这样纠结吗?再说了,自己有必要向谁负责呀,不过就是一个离异妇女而已。

梅微一遍遍提醒着自己不要纠结,梅微想还是赶紧入睡吧,一旦睡着了就不会纠结这些了。

快要睡着的时候,梅微突然又醒了,那是女儿的一声呻吟,她急忙拍拍女儿,她以为女儿做了什么恶梦。

女儿继续睡了,在梅微无限温暖的怀抱。

梅微又怕睡着了,睡着了可别做梦,别做和袁散有关的梦,那不是得臊死人了。

梅微终于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已经有些晚了。

梅微像打仗似的给自己和女儿张罗着早餐,疯子似的赶往银行,都忘了自己晚上是不是做梦了的事儿了。

在袁散焦急的等待中,周六转瞬到来了。

梅微休息了,带着女儿练跳舞、练钢琴,早把袁散约她看电影的事儿扔到脑后。

周六是所有上班族的节日,每到这时,生活节奏本来就慢的这座城市的白领们就会挖空心思地玩,费尽心机地别出心裁。

有的放着这都市不待,偏要积极响应几十年前那位伟人的号召,到乡下、上山林。

有的在都市里憋了一周,要穿过三个街区去咖啡馆,有的要到KTV去折腾一翻。

吕慕楚对于这些娱乐项目是样样都不缺,吕慕楚说人活着就是什么都要体会一下子。不然活一辈子有什么意思,如果知道自己的生命还有五天,他就一定选择吸毒来结果自己。

魄力好大!

《若叫眼底无离恨》精彩评论

    网游式的无限流恐怖题材女主(袁散,梅微)文。标着恐怖,但是实际很好玩。女主(袁散,梅微)各种神操作。比如某个恐怖副本里,BOSS附身木偶吓女主(袁散,梅微),女主(袁散,梅微)起手就把辣椒塞进木偶嘴里再比如,某个恐怖怪必须唱完歌才能杀人,女主(袁散,梅微)在她唱歌的途中不停的往怪嘴里塞吃的,电灯泡。。阻止她唱完这首歌。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