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东有妖帝祸朕国》 娘受 东有妖帝祸朕国小说大结局

东有妖帝祸朕国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东有妖帝祸朕国》为灵无玄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这和名微木想的一样,她之前自己想了想,想到了这个连坐制度。 不过她不打算实行的那么血腥,比如那个官员犯错了,就连带他的上司也被抄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2 08:04: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东有妖帝祸朕国》为灵无玄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这和名微木想的一样,她之前自己想了想,想到了这个连坐制度。 不过她不打算实行的那么血腥,比如那个官员犯错了,就连带他的上司也被抄

《东有妖帝祸朕国》免费试读

这和名微木想的一样,她之前自己想了想,想到了这个连坐制度。

不过她不打算实行的那么血腥,比如那个官员犯错了,就连带他的上司也被抄家,这样虽然能够得到明显的效果,可是名微木不打算这样。

她毕竟还是做不到肆意杀戮。

名倾澜继续道:“更重要的便是要实行一定的政策防止官员们拉帮结派,否则到时候官官相护,很多事情朝廷都不能够知道。”

名微木赞同,这个确实是要的,李川这次的事情,若不是官员之间官官相护恐怕也不会被瞒的那么密不透风,以至于一个皇帝面前的太监逃狱到边塞都没有人禀报。

说起李川来,名微木觉得这李川不简单。

蛊毒这个东西,虽然毒,可是却也十分的稀有,当年听说名倾澜的母亲也是派人寻找了许久才求得的。

这李川能够得到这种东西,看来他不是简单的勾结留焱,他这勾结的应当是十分的有水平,应该是受到了留焱的某个权贵的重用,否则他这么一个太监,就算是元宁再怎么器重他,他的人脉多广,可是也不可能搞过来这个东西,尤其是他还有胆子敢偷玉玺,而后还敢假传圣旨,这说明背后的人实力很强。

只不过如今,留焱也没有表示什么,丝毫没有透露关于那场谋划到底是谁一手策划的。

和名倾澜说了诸多,名微木发现他们想到一起去了,于是她决定等到回了名夏王城之后便开始实行。

出王城的时候,贺兰红浅已经去边塞了,而如今贺兰红浅已经到了边塞,还传了信给她。

她交代了关于边塞的一些事情,而且还跟她说觉得这次留焱军行动可疑,可是她还没有看清楚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经过了李川的那件事情之后,朝堂上的官员们知道她厌恶官官相护,于是收敛了许多,等到那些政策实行下去的时候,他们知道这次来真的,于是也就不敢顶风作案,都十分的安分。

没过几日,容凌又来传信了,不过这次,她还命人送来了几棵珍稀的花草。

名微木倒是真的没有见过,于是就放在了寝殿中。

元宁亲自搬着那几盆花草搬到了她的寝殿中,一边还对她道:“奴才听陛下说天铎皇帝说是随手采摘了些,可是奴才却认得这花草,这两株花名为迎露,只在白露那一天才会开花,平日里时常放在身边听说有延年益寿的作用,不过这迎露草极其的难寻,天铎皇帝寻找到这花想必费了很大的功夫,而如今转手赠与了陛下,看来是极其的看中陛下。”

平日里元宁从来不多言语,就算是说话,也没有一次性说这么多的。

可如今他见了这花草,又知道这是容凌送过来的,竟然说了这么多的话。

“看你你懂得不少嘛元宁”名微木看着花盆里的那两株花草,笑着说道。

许是被夸了,元宁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老奴虽然处于这深宫之中,别的不懂,可是却对这些奇异花草如数家珍,当年先皇重病缠身时听说东海有诸多延年益寿的宝物,最有名的当属鲛珠。不过引岚的皇帝和天铎容凌皇帝闹得那一出之后,先皇以为寻鲛珠不详,于是便派人到东海寻找一些能够延年益寿的花草。不过当年先皇派出去的人直到先皇驾崩的时候都没有找到。谁能想到十几年后陛下您得到了这花。”

“元宁,你入宫前有没有去过瀛虚其它三国瞧瞧?”名微木看着这记住花草,心情极好,一边低头嗅着那香味,一边问道。

元宁想了想,回道:“年少时奴才生于贫苦人家,不曾远游,去过的最远的地方就是这名夏王城了。”

说完他笑了笑又继续道:“倒是到了这王城之后,入了宫,跟随了先皇,先皇出去的时候会带着我,当年先皇遇到陛下母亲的时候我就跟在先皇身边。”

说起来,她跟元宁也差不多。

如今虽然死了一回,可是如今想想,也不过是像元宁一般离开了家到了王城,等于说换了个地方谋生活。虽然有诸多的不自由,可是她做了她从前想要做的事情,如此,她或许应该感恩。

这花虽然未开花,可是似乎延年益寿的宝物都自带香气,名微木夜里睡着的时候能够嗅到一股淡淡的香味,虽然和容凌身上鲛珠的气味不大一样,可是她总是会情不自禁的想起容凌。

那个海上的夜晚像是被雕刻在了她的脑海中一般,那一幕幕都分外的清晰,让她总是忍不住想起。

那时候脸红的感觉她都还记得,也记得容凌的心跳。

那一晚她虽然发着烧,可是在容凌怀里躺着总是很舒心。

可是那些事情就像是那天的一个突如其来的漩涡一般,都是一个意外。

花她收了,可是,人,她不愿意靠近。

回到王宫的第二日,名倾澜来了她的寝宫。

名倾澜说要亲自给她泡药草。

知道他心意已决,于是名微木不愿意多费口舌。

名倾澜随同她一起到了她的寝殿。

浴盆里早已经让人放了热水,只是他穿过外室进入内室的时候,忽然目光停留在了那几株花草上。

他定在那里,看着她道:“这就是天铎容凌送过来的那几株花草吗?”

名微木点点头,以为名倾澜还会说什么,可是他并没有说话,而是直接走了进去。

名倾澜一边将药草丢进浴桶中,一边看着旁边看书的名微木。

她看起来有些陌生,让他怀疑她不是那个曾经的名微木。

可是他已经验证过了,她确实是那个名微木。

然而有时候她的眼神很不一样,透着一种纯真和坚定。

这样的名微木,更加的想要让人靠近。

等到她完全的痊愈了之后,名倾澜的蛊毒却发作了。

边境已经稳定住了,而且他之前刚刚麻烦过云岫山掌门千里迢迢来北方,于是便不好再麻烦他再跑一趟,于是名倾澜便去了云岫山。

贺兰红浅不在,名倾澜也不在,就只剩下朱希仪在她的耳边啰嗦了。

春日渐暖,身上的衣衫也越来越薄。

若是之前,名微木定然会出去逛逛,可是她却没有了那个心思。

从出发到云岫山朝拜到现在,这其中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都十分的可疑。

她觉得这其中是有联系的,而且还会继续发生什么。

如果说留焱军绕过西部大沙漠绕道引岚西南沿海是对引岚的警醒的话,那么李川假传圣旨便是对她的警醒。

一个小太监都能够翻出这么大的风浪来,那么可见留焱的本事不仅仅在打仗上,耍阴谋诡计他们也十分在行。

几日之后,名微木在奏折中看到了长朔的某一处城池中有一些百姓得了怪病。

这是那座城池的刺史递上来的奏折,他说这怪病具有传染性,所以希望朝廷拨点钱给他们,因为有些百姓看不起大夫,只能够活活等死了。

名微木看到这路,忽然觉得不对劲。

之前她中了蛊毒之后,对于所谓的怪病都有一种阴影虽然她不知道到底那云岫山的掌门用的到底是妖法还是仙法,还是什么,可是她知道,那个东西真的不能够随意接触。

虽然云岫山掌门那么强,可是他也没有办法立即根除名倾澜身上的蛊毒,所以看起来这蛊毒不好对付。

若是一个人还好,可是举国上下都中了这种蛊毒的话她又该怎么办呢?

她觉得若是真的那时候,无疑就是亡国的时候了。

看到那封奏折之后,名微木立即找来了朱希仪,让他看看这封奏折。

朱希仪看完之后也立即脸色大变。

他也从中看出了这件事不简单。

于是当即,他便派人去那座城里查看情况。

于此同时,名微木也下令召集了许多大夫给那个城里的百姓们医治。

名微木听说这个病如今还没有人能够治好,那些大夫们只能够做到不让这些病迅速恶化,可是最后得了这种怪病的人还是会死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名微木下令的第二天,她便得到了消息,说和那座城相邻的一座城里也出现了这样的人病人。

一时之间名微木的眉头不由得紧皱起来。

她想起前几天名倾澜身上的蛊毒有些异常,虽然说之前名倾澜也有这些时候,可是这一次他的蛊毒刚刚有了异常,长朔境内便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名微木不由得有些为名倾澜担忧,因为她担心名倾澜是因为受到了某种病毒的影响身体里的蛊毒才出现了异常,毕竟名倾澜可是刚刚从云岫山回来,刚刚被云岫山掌门看了,不会这么快就出事的。

不过好在名倾澜此时已经去了云岫山,就算是有什么事情,想必云岫山掌门都会摆平的。

如今国内出了这些事情,名微木觉得事情不简单,因此不敢懈怠,这几日都把心思放在这剑件事情上。

可是之后,名微木渐渐的觉得控制不住局势了。

那怪病来势汹汹,已经侵袭了长朔五座城了。

这病虽然怪异,可是传播起来倒是十分的容易。

早上满朝文武在朝堂上,谁也想不出个办法,连朱希仪也都是愁容满面。

她已经传了信给名倾澜,告知了长朔的情况,希望他请云岫山掌门看看这病症到底是怎么回事,能不能想出个解决的法子。

只是书信传出去之后还没有收到消息。

怪病出现的第五天,已经有七座城池中暴病了。

一些百姓担心被传染,甚至拖家带口的到处逃。

可是他们也不知道哪座城是安全的,只是觉得先离开暴病的城再说。

于是举国上下,一片纷乱。

后来名微木索性也不开早朝了。

她命人到处张贴告示,求能够医治这种怪病的大夫,若是谁能够医治,定当重赏。

可是却也一直无果。

不过她却

《东有妖帝祸朕国》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灵无玄)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云岫山,容凌)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灵无玄)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东有妖帝祸朕国》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云岫山,容凌),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