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帝宠,刁钻太子妃》清穿帝宠太子妃 穿越文 帝宠,刁钻太子妃穿越文

帝宠,刁钻太子妃

古代言情连载中

新书《帝宠,刁钻太子妃》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简游,主角容悦,司徒府,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才停了没有多久的咳嗽声再次响了起来,容悦却快步地朝着陈氏走过去。 到了陈氏的身后,伸手替陈氏顺着背,延缓咳嗽的痛苦。 看着陈氏一

|更新:2019-08-12 08:07:5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帝宠,刁钻太子妃》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简游,主角容悦,司徒府,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才停了没有多久的咳嗽声再次响了起来,容悦却快步地朝着陈氏走过去。 到了陈氏的身后,伸手替陈氏顺着背,延缓咳嗽的痛苦。 看着陈氏一

《帝宠,刁钻太子妃》免费试读

才停了没有多久的咳嗽声再次响了起来,容悦却快步地朝着陈氏走过去。

到了陈氏的身后,伸手替陈氏顺着背,延缓咳嗽的痛苦。

看着陈氏一阵剧烈地咳嗽,面色却越发的苍白,容悦的双眉皱的更紧了。

很显然,照这样的情形看着,陈氏的病真的很严重,容悦都可以肯定了。

陈氏一手掩着帕子捂着唇,终于慢慢地缓了过来,气息渐渐地平稳下,容悦这才看见陈氏的面色显出安定,神色之间带着生人的活气。

“容悦,到我跟前来。”

陈氏的声音淡淡地,甚至带着几分柔和,容悦微微惊诧,她没有想到陈氏一下子就叫出了她的名字,心中转念,想来陈氏应该是知道了自己如今是她膝下女儿的事情。

容悦当即从陈氏的身后走到了陈氏的跟前,抬着眼,看着眼前的陈氏,露出迷茫的神色,有些怯怯道:“母亲病的很重么?”

似乎没有想到容悦一开口就这么问,陈氏打量了容悦一眼,唇边才扬起一抹浅淡暖融的笑:“没事,老毛病了。”

可是这话,听在容悦的耳朵里,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坊间一直所传的那些关于司徒丞相和这位陈氏的蜚短流长。

当初,陈氏的小产,虽说是意外,但是那时候柳氏已经来了京都了,后来没有多久,就有了陈氏小产之事,而那时候开始,陈氏就一直小病缠身着。

渐渐地,陈氏也不喜欢在司徒府上住着了,尤其是在皇帝赐婚柳氏进了司徒府之后,陈氏算是正式开始了一年之中,除却节日,都是在这灵山寺上住着的生活习惯。

之前最开始的时候,司徒宣辉隔三差五的就往灵山寺跑,后来没有想到那位已经殡天的司徒太老爷亲自来了一次灵山寺,之后说是陈氏和司徒丞相便发生了什么争执一般,自那以后,司徒丞相就再也没有来灵山寺了。

只是每每到了节日的时候,司徒丞相都会亲自在丞相府之外候着,等着陈氏的车辇到来,随后更是亲自迎着陈氏归府。

容悦既然是打算回来司徒府,对于司徒府的当初这些事情,她能了解的都是极尽详细地去弄明白。

不管怎么说,流言多少都带有夸大其词的成分,但是容悦可没有忘记那天陈氏回府的时候,自己这位父亲司徒宣辉那时候的紧张可是半点都不是装出来的。

所以,这或许就是封建社会之中,变相的另外一对痴情男女,只是因为各种的原因,两人不得不妥协与现实之中,其中,或许那位太老爷就是充当了某一个令人极度讨厌的角色。

想到这,容悦看着眼前的陈氏,从容貌之上的神态就可以看出,这陈氏应该就是典型古代中规中矩的夫人,以夫为天之类的,不争不怨,不若如此,也不会这几乎都住在灵山寺,任由那柳氏从一个妾成了平妻,之后更是掌控了司徒府后宅的所有主母职权。

心里低低叹了口气,容悦转眼看向一边的案上,发现还放置着一碗浓黑的药汤,当下明白过来,为什么刚才一进屋会有那么浓烈的中药味。

容悦转身走去,端起那药碗,却发现触手已经开始有些凉了,于是没有当即送到陈氏的面前,只是道:“母亲,药凉了,容悦去给您重新煎一副药吧。”

陈氏看着容悦,见容悦的神情认真,眼里不由显出几分复杂来,摇了摇头,却是对着门边还站着的棋香下了吩咐:“棋香,你去重新煎副药来,灵山寺你是熟悉的。”

棋香当下应声,赶紧出了屋门。

容悦心下却是一动,这话虽然说是陈氏顺着她的话说的,但是似乎,方才陈氏的眼里是带着别样的意思的。

从人体上细微的肢体动作变化,判断出不同,这是容悦上辈子身为特工的必备技能,她觉得,陈氏刚才的一番话,还有举动,其中带了几分要支开棋香的意思。

棋香出门之后,将房门轻轻地带上,屋内恢复了寂静。

“将药碗搁下吧,来,走近些,让我好好看看你。”

容悦看着陈氏笑容浅浅,神色之间带着暖融若春风扶柳一般略过她的心头,虽然疑惑,容悦还是照着陈氏所说地将药碗放了回去,转而往陈氏的跟前凑去。

陈氏有一双如水一般沉静淡雅而波澜不惊的杏眸,尽管久病缠身,让陈氏的面容显得憔悴,容悦却从这张清秀的女子面容上,隐约还能看出陈氏当年闺阁之龄,是何等的温婉秀美。

虽然不是那一眼动人心扉的美人,陈氏却意外的耐看,而如今的陈氏,已经快四十的年纪了。

容悦心里有些可惜这样一个女子,面上显得十分恭敬,任由陈氏仔细地看着她,容悦明白,陈氏那如水般温柔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带着娴静似三月暖阳照拂人心一般,让人生不出半点的讨厌和被人打量注视的不适。

只是,下一刻,容悦就听见陈氏低低地叹了口气,目光有一瞬间的悠远,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往事一般。

突然,陈氏的手抚上了容悦的面容,指腹碰触上容悦左脸颊上蜿蜒到耳后的细长伤疤,眼里浮现起不忍的神色:“容悦受苦了,不过好在你还活着。”

容悦听这话有些古怪,面上不显,只是定定地看着陈氏。

陈氏的手最后停在了容悦脸上的伤疤处,突然空余的一手猛地一把就将容悦扯进了怀里。

下意识地容悦本打算抗拒,这是前世遗留下来的职业病了,她从来不喜欢无缘无故没有任何防备和心里建设的情况下,突然和人有这么近的肢体接触。

只是身子条件反射的僵硬之后,容悦慢慢地放松下来,只因为,她能感知到,自己脖颈处的肌肤,似乎有滚烫的液体掉落碰触到她的肌肤。

似乎,陈氏居然哭了。

“苦命的孩子,上苍为何会给了你这样的命运,明明同时降生,偏偏有着天壤之别。”

耳边,容悦能听见陈氏带着极低的声音似乎是自言自语一般地低诉着,却紧紧地抱着她。

许久,陈氏没有再说话,只是抱着容悦。

可容悦却抓住了陈氏刚才所说话语的关键词,同时降生?她和谁?

猛地,容悦再次被陈氏拉出了怀里,陈氏眼里带了凝重的神色,容悦心下一动。

陈氏的神情告诉她,似乎,接下来要说的话,很重要。

“容悦,你要记住你的名字,这个名字,是你的生母为你取的,以后你会明白的,如今,你还是太小了,可是你要记住,你的生母并非已经死去的姨娘,她还活着,她甚至还在京都之中。”

容悦顿时瞪大双眼,这节奏,她的身世也这样的扑朔迷离了?

陈氏顿了顿,似乎在思忖着接下来要如何说,终于,继续道:“可是,容悦,你要记住,你可以凭着那玉佩有天找到你的生母,但是,你却不能够和她相认,绝对不可以,那会给你惹来杀身之祸,你的降生,原本就是一个错误。”

容悦心里很是无奈地为原主哀伤了一把,这原主的命格,估计也称得上是天煞孤星了吧,瞧瞧,亲生父母不详,然后,养母和知道真相的人,一个个都没什么好下场。

“若不是我如今时日不多,我多希望能看到你及笄许嫁婚配的那日。”陈氏神色之间带着几分伤感。

“母亲,容悦不明白,这些究竟是怎么回事?”容悦猛地一手握着陈氏,神色万分茫然地看着陈氏,心里也是非常想知道。

很显然,陈氏知道很多,尤其是她的生父生母,还有,究竟她又是怎么成了丞相府的第七个庶女。

陈氏却不愿意继续多做解释了,只是嘱咐着:“你只要记住,你的生母当初是出于无奈,你还小,告诉你这些,只是希望你不要怨恨司徒府中那些人对你的所作所为,还有你脸上的伤疤……”

容悦察觉到陈氏的手抚上自己脸上的那道伤疤时,带着几分颤抖:“我会想尽办法恢复你的容貌的。”

容悦张了张嘴还要再说些什么,可是门边已经传来了叩门声,棋香带着几分试探的恭敬语气响起:“夫人,药煎好了。”

陈氏怎么会看不出来容悦现在的疑惑不解,只是显然已经不想再多说什么了,扬声道:“进来吧。”

开门的“吱呀”声响起,容悦知道这意味着一番的交谈宣告结束了,心里却是被陈氏挑起了无数个疑惑,偏偏,现在不管问什么,陈氏的表情都很明确地告诉她,不会有任何的答案为她解惑了。

容悦索性往前从棋香的手里端了药碗亲自递到了陈氏的面前。

陈氏接过了药碗,却没有当即服用,凝着神色望着容悦:“容悦,我的话,可都记住了?”

“记住了。”容悦恭顺地应着。

“不但要记住,你更要牢牢地记在心里,容悦,答应我,好么?”

《帝宠,刁钻太子妃》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简游)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帝宠,刁钻太子妃》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