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长欢歌》长欢歌宦妃很嚣张全文 小说完结版 长欢歌69文

长欢歌

古代言情已完结

芦羽新书《长欢歌》由芦羽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凉玉,芦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凉玉一番话下来,杨夫人脸皮都紫涨着,不知道是哪个姑娘开的腔,“猫儿要吃鱼,还能怪鱼腥不成。”听了众人都哄堂大笑,此际杨府的家奴却

|更新:2019-08-13 16:07:2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芦羽新书《长欢歌》由芦羽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凉玉,芦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凉玉一番话下来,杨夫人脸皮都紫涨着,不知道是哪个姑娘开的腔,“猫儿要吃鱼,还能怪鱼腥不成。”听了众人都哄堂大笑,此际杨府的家奴却

《长欢歌》免费试读

凉玉一番话下来,杨夫人脸皮都紫涨着,不知道是哪个姑娘开的腔,“猫儿要吃鱼,还能怪鱼腥不成。”听了众人都哄堂大笑,此际杨府的家奴却来了,急匆匆的簇拥着杨夫人出了飘香园,上了一顶青色小轿,回了杨府。杨夫人一回杨府,便一脸委屈的朝正在饮茶的杨园哭诉道:“凉玉那个贱蹄子,仗着自己是花魁,摆出一副柔柔弱弱的矫情样子,迷得男人七荤八素,对我蹬鼻子上脸的。老爷,你也不看看我们的芦儿被她迷成什么样儿了,昨儿个李大夫说芦儿旧伤尚未痊愈又受了凉,只怕要落下病根呢。”

杨园虽然是洛城的首富,但却只有卢氏一位夫人,平日了也是宠爱有加。皆因他与卢氏成亲于微时,卢氏对他又一向体贴支持,便一心一意的待她。杨园听了卢氏哭诉,将手中茶杯重重往案几上一方,大声道:“糊涂,你多大的人了,芦儿都快是要成亲的人了,你还这样不知轻重,你今日这样在飘香园一闹,我们杨家只怕要活生生被人耻笑。芦儿不争气也罢了,偏生你也让我不省心,都怪我平日里放纵你们两个,才让你们大的小的一点规矩都没有。”

卢氏看杨园发怒,心中也明白自己太不知轻重,但嘴上仍争辩道:“老爷,我都是为了芦儿,你是没见到凉玉那小娼妇的模样,你就应当整治整治她,好断绝芦儿的心思。”

杨园听了这话,怒道:“你还争辩,这段时间没有我的允许,你和芦儿都不许出去,你好好的在家照顾芦儿,劝解他将心思用在功课上,明年好参加秋试。”

凉玉这几日同欢喜在房中闭门不出,玩些诗词上的东西打发时间,早把鸨母春兰吩咐的教习欢喜的事忘的干净。春兰本就不满这些时日凉玉一直拒不见客,便板着脸对欢喜同凉玉道:“明儿个是十五,晚上,凉玉你便衬着欢喜,让她表演一段,也不拘什么,只让她先露露脸。”说罢便扭着她水蛇一般的腰肢,转身离去了。

剩了房中的凉玉同欢喜相视一眼,面面相觑。

“凉玉姐姐,这下倒好,欢喜并无什么技艺,只怕要贻笑大方了。”

“有什么怕的,底下的那些男人哪个不是色中恶鬼,紧盯着姑娘面庞的,哪能看出个中玄妙的。你言谈之间声音清理婉转,兼有与洛城不同的吴侬软语之声,有昆山玉碎,芙蓉泣露之妙,不如你就唱一曲,可好?”

“凉玉姐姐说的在理,就沿用我们江南小曲唱法,唱一曲前人的一首望月怀远。”

说罢,欢喜便清唱起来,“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欢喜歌声灵动,一曲歌毕。听的凉玉也不由得叫了一声好,赞道:“你的歌喉,足以技惊四座了,到时,我便在旁边为你抚琴,你不会起舞,站在台上唱的话也没甚意思。到时在台中拉一道薄纱,你在后面随意做几个动作便可,时隐时现,才吊足人胃口。”

洛阳城每月的十五都是集市大开的时候,飘香园的客人也是一月之中最多的。华灯初上,飘香园的大厅也早满了。正中央坐着一名少年,头发用白玉簪绾着,两道眉斜飞入鬓,一双凤眼俊美无双,鼻儿高挺,嘴唇薄薄,带着一抹淡红,衬得他面如美玉。身上一件淡青色长袍,挺拔如竹,后面坐着一名灰衣少年,面孔干净,一脸的精灵,不时与前面的少年交头接耳。台上是由园里受欢迎的姑娘在上面轮番献艺,青衣少年皱眉道:“都说洛城美女最盛,现在看来不过尔尔,大多是些庸脂俗粉罢了。”

后面的灰衣少年看的目不转睛,听青衣少年这样说,道:“主子,这样的还嫌不够,只怕要请来天上的仙女来,主子才瞧的上眼。”

“你既喜欢,小福子,你主子我便替你寻个媳妇如何。”

“主子,这不是说笑呢,小福子可消受不起,当初那一刀下去,就绝了小福子的心思了,可别祸害好好的女儿家。”

话音刚落,飘香园的鸨母春兰便扭着腰上了台,风情万种的说道:“今儿晚上许久不曾露面的凉玉姑娘将同飘香园新来的一位姑娘一起为大家献艺,各位看官可看仔细了。”说罢便妖娆的扭了下去。只见台中展开了一道轻纱,凉玉一袭白色玉兰花撒花裙,腰间一束,一张脸淡雅如同梨花,素手抱着古琴,袅袅婷婷的往旁边琴案坐下,轻抚瑶琴。琴音空灵,轻纱后缓缓走来一名女子,其身姿印在纱上,欲隐欲现,曼妙不已。欢喜轻启歌喉,配着凉玉的琴声,瞬间让台下的人听的如痴如醉,青衣男子神色也是一怔,细细听着。

一曲毕,鸨母春兰拍手示意将轻纱卸下,欢喜垂着一头青丝,只在额间坠了一颗珍珠,不染纤尘,一袭红色菱花裙,素色脸庞,带着不安的羞涩,明明是孩童一般的灵气动人,却因为眼角那颗胭脂,自成一股风流态度。凉玉走了过去,携了欢喜,二人一白一红,如同雪地的白梅与红梅,各具美感。两人施施然的走向前来,下面的人早看的痴了。还未等台下的人反应过来,凉玉同欢喜便往后面去了。

欢喜离去时,竟看见云澈三人在后面的角落里,都欣喜的望着她,心下大安,朝他们报以一笑示意它们安心。那名青衣男子则颇为玩味的看着这一幕,嘴角勾起,“六哥,失踪后的你都经历了些什么呢?”

这时一队人马进了飘香园,为首的是这里的捕头,张兴,一张脸面容凶横,身后带了几个衙役外还跟了几个灰衣人。鸨母春兰忙上去,笑道:“哟,张捕头什么风把您带来了,快让你的兄弟们坐着,我叫几个姑娘来好好伺候你们。”

张兴厌恶的推了一把春兰,春兰便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道:“谁要你家姑娘来,我此番前来是来抓逃犯的,有人举报说人犯逃进了飘香园,我今儿个要彻查,哪有心思叫姑娘。”

说罢便留了几个人在大厅查看,自己带了人往楼上走去。一路翻箱倒柜,也未曾找到,只剩了最后的一间,正是凉玉与欢喜的所在,便敲了敲门,道:“查找逃犯,快点把们打开。”

只见凉玉脂粉未施,脸上尚有泪痕,一言不发的将他们请了进去,便在桌案边哀哀的哭着,旁边放着一个打开的箱子,里面凌乱的丢着些字画。张兴本来就对凉玉有意,便忙问道:“凉玉姑娘这是?”

“没什么,不过自己感伤罢了,张捕头既要抓逃犯,搜便是了。”凉玉也不起身,只伏在桌案上,削瘦的香肩偶尔抽动,张兴看了更觉爱怜。道:“凉玉姑娘有什么为难的,只管告诉我,我为你开解开解。”一面说,一面将手搭在凉玉的肩背上。凉玉心中厌恶至极,但还是抬起头来,勉强笑道:“我昔年心系钟良,一心等他功成名就,约定三年为期,如今三年已过,他却背信弃义,我心里到底意难平。”

正安抚着,屋内的几名灰衣人已经搜查完毕,屋子里外都翻了个遍,却一无所获。其中的一名灰衣人看着桌案旁的大箱,精光一闪,示意张兴。凉玉瞧见了,便将书案上的一卷字画往箱中一扔,决绝道:“从今日起,我与钟良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来,这些字画唱和之作已是无用,不如放到箱子里一起烧了才清净。”说罢又起身将桌案上的所有字画都扔了进去,脸上尽是伤感与倔强之色。

张兴忙示意让灰衣人出去,自己留在凉玉的房中,凉玉心中厌烦,强颜欢笑,违心说了好些奉承的话,才把张兴欢欢喜喜的哄了出去。凉玉忙将让李元亮从箱中出来,欢喜,云澈,公孙虚也从屋顶上下来了。

之前张兴前来抓人,让云澈三人始料未及,三人慌不择路便上了楼,幸而欢喜正出屋撞见了他们三人。藏匿四人十分凶险,欢喜,云澈,公孙虚三人年轻便去了屋顶,李元亮则藏在凉玉的箱中。屋外寒冷,欢喜又穿的单薄,云澈同公孙虚便将欢喜围的结实,三人伏在屋顶上,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等张兴等人离开后,便从房顶上下来了。欢喜倒还好,却把云澈同公孙虚给冻坏了。尤其以云澈更为严重,他之前受了伤,又连日夜的逃亡,喝了许多姜汤也不济事,欢喜在床边看顾了几日,又偷偷的叫了绯衣熬了药,昏昏沉沉的躺了几日才见好。

《长欢歌》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长欢歌》,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芦羽)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