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帝妃夺谋:拐个世子来成亲》帝妃临天 第24章 回京封赏 帝妃夺谋:拐个世子来成亲傲娇受

《帝妃夺谋:拐个世子来成亲》帝妃临天 第24章 回京封赏 帝妃夺谋:拐个世子来成亲傲娇受

发布时间:2019-10-15 16:39:26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三月苏梧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帝妃夺谋:拐个世子来成亲》由三月苏梧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易方屏,纳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五月二十三,派往蜀中十三州的安抚使仪仗队进京,彼时太极殿中正在早朝。 “启禀皇上,昨夜子时城郊骠骑营粮仓着火,请皇上速派人审理此

>>>《帝妃夺谋:拐个世子来成亲》在线阅读<<<

《帝妃夺谋:拐个世子来成亲免费试读


五月二十三,派往蜀中十三州的安抚使仪仗队进京,彼时太极殿中正在早朝。

“启禀皇上,昨夜子时城郊骠骑营粮仓着火,请皇上速派人审理此案。”大理寺卿刘寺成的话掷地有声,众臣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皇帝不知是何情绪,手指哒哒地敲着龙椅,空气凝滞,谁也不知那端坐高位上的人是喜是悲。

“端亲王府的小王爷可回来了?”皇上侧头问道。

“回来了,这会儿应当进京了。”奉仕坚答。

“楼兰王进京带了不少楼兰侍卫,京城治安难免出些差错,就命楚轻展协理大理寺卿刘寺成,望爱卿尽快查明此案。”皇帝起身,金黄色的龙袍格外扎眼。

景都极为繁华热闹,南楚扫西赵,定都景阳,称“景都”,东吴、北越岁岁朝贡,天下似有合而为一之势。楚帝自恃国泰民安,殊不知南楚朝堂迂腐盛行,早已外强中干。

此番军粮被烧一事,皇上怕是还不怎么放在心上。

楚轻展一回京便直奔大理寺,皇上下旨彻查骠骑营军粮被烧一案,刘寺成早已备好卷宗,只等楚轻展前往主持查案。

骠骑军营在京城西郊,距原西山军大营不过十几里。楚轻展与云宋驱车赶到时,一股浓浓的烧焦味弥漫,粮仓内外皆黑,根本看不出任何蛛丝马迹。

云宋转了一圈,在一个粮仓顶发现了一支断箭。飞身取下,引得周围人一阵唏嘘。箭尖的燃料已经燃尽,断箭似是被刀拦腰砍断,切口平整。她心下明了,却将箭递给了楚轻展。

“想必你心中已有答案。”楚轻展微微低头,眼波流连,桃色入骨,当是风骨少年有风骨。

“一回来就趟上这样的事,皇上就不能让人多歇会儿,”云宋打了个呵欠,痛心疾首地看了一眼楚轻展。

刘寺成及身后大小官员纷纷正视起这个和楚轻展比肩而立的公子,能得楚小王爷如此厚爱和亲近,必定不凡。

“小王爷,下官以为此案证据不足……。”刘寺成为人严谨,,虽在职不久却得皇上倚重。

“听说楼兰王进京了?”楚轻展挑眉。

刘寺成一躬身:“正是,若是此事处理不妥,恐怕有失我大楚颜面。”

云宋接过话来:“这么说,你们已经知道是楼兰王的侍卫做的了?”

闻言,刘寺成却叹气:“京城军队管制极为严苛,不会平白无故多出这一支箭来,更不会多出一支没有箭尾的箭。”

羽箭箭尾通常刻有军番或是军旗徽章,言下之意,除了刚进京的楼兰王一行恐怕也不会有别人了。

云宋耸肩:“皇上可是扔给你一个烫手山芋。”

楚轻展侧目:“你有什么办法?”

“你不如将这些卷宗送去楼兰行宫,怎么定夺全凭楼兰王。若是他偏袒自家士兵,失了的也不过是楼兰的颜面,”云宋掀开马车帘子,粲然一笑,“解决烫手山芋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它扔给别人。”

午时,在端亲王府用过午膳,便听冯御章来回禀,说是楼兰王将纵火的士兵亲自刺死了。云宋不以为然,楼兰失的是一条命,南楚失的可就不止一条命这么简单了。

“我听说楼兰王此番进京进贡了一匹马名叫‘凌霜’,和三年前进贡的‘傲雪’一个品种,去瞧瞧?”楚轻展一向好乐子,进贡的单子才在早朝上递上御前,这会儿他就得了消息。

云宋颇有兴致地问道:“好马?”

楚轻展得意地抬起下巴:“天雪玉龙,如何?”

“的确是好马,”云宋理了理一身沉香素纱衣?,“便穿这身衣服吧。”

御林苑里好马无数,御马的草食极有讲究,这匹刚进贡的天雪玉龙正在马场中进食,几个御马监扯着缰绳被甩得鬼哭狼嚎,见楚轻展进来十分殷勤地迎上前:“小王爷您来了!哎呦,这匹楼兰进贡的宝马性子忒烈,恐怕一时半会儿不得骑,您移驾别处瞧瞧?”

楚轻展负手扬眉:“哦?怎么个烈法?”

那御马监叹气:“今儿个皇上下旨,谁降了这匹天雪玉龙便将马赏给谁,一些个贵公子午膳前来的,有一个从马上摔了,怕是没个十天半月下不了床。”

“我听说三年前还进贡了一匹叫‘傲雪’的天雪玉龙,那匹马呢?”云宋问道。

“这位是……”

楚轻展接过话问:“那匹马呢?”

御马监道:“上月纳兰世子来牵走了。”言下之意,是纳兰君止将傲雪驯服了。

“他倒好本事,也让本小王来试试这匹凌霜!”

楚轻展不服,飘身而起,凌霜扬起马头突然挣脱了几个御马监的束缚,待他要落上马背时,那匹凌霜抬起前蹄嘶鸣一声,冲着云宋直直地冲了过来,楚轻展不由大喊:“云宋小心!”

云宋闻声迅速侧身,素纱衣掀起一阵温凉的风,凌霜撞开栅栏冲了出去,再一看马场哪里还有云宋的影子?楚轻展立刻从马厩里牵过一匹河曲马追去。

天雪玉龙跑得飞快,云宋一手勒住缰绳一手捂住凌霜的眼睛,跑了一阵颠簸缓了下来,云宋的双脚立刻加紧马腹,缰绳用力扯住马头调转方向,凌霜竟也配合地转身停了下来。

楚轻展正欲腾身飞起,却见云宋抚着凌霜的马鬃微微喘着粗气。

“好马!看来这匹天雪玉龙要归我了!”云宋拍拍楚轻展的肩打马往御林苑走,路过那匹黑色河曲马时心有余悸地舒了口气。

御林苑的另一端,楼兰王安归拍手大笑:“大楚果真是人才辈出!连一介小小女子都能驯服了我楼兰烈马天雪玉龙!皇上慧眼识人,此等女子应入宫才是!”

皇上应声点头:“去将小王爷和那女子一并带来。”

“臣楚轻展参见皇上。”

“民女云宋参见皇上。”

云宋瞥了一眼纹金龙的两双鞋,楼兰归属南楚几百年有余,向来以臣下相称,虽占山为王却不曾逾越,如今大庭广众之下楼兰王竟蹬了一双和皇上一样纹金龙的靴子,其心可诛。

“起来吧,”皇上说道,“此番蜀中十三州的平乱展儿递上来的折子朕看了,这位便是云少宗主?”

云宋心中一凛,皇上先提及她云宗的身份绝非好事,随即回道:“正是民女。”

“仕坚,颁旨吧。”皇上道。

奉仕坚贼笑了一声,摊开手中明黄的卷轴,云宋盯着地面竖耳仔细听着。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民女云氏温正恭良,珩璜有则,礼教夙娴,性资敏慧。特封为郡主,赐号安贤。钦此!”

“谢主隆恩。”云宋行礼,接过圣旨,眼底一片寒意。

“这匹天雪玉龙便赐给你了。晚些时候去凤和宫一趟,陪孟贵妃说说话。”皇上欣慰地点点头,站起身来。

“谢皇上。”

明黄的影子愈行愈远,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从缝隙中落了一地斑驳,风吹过的时候,树叶哗啦哗啦地响。

楚轻展几不可察地扬起一丝微笑,轻声说:“走吧。”

皇上的旨意虽是下了,天雪玉龙马也赏了,可到了也不曾提及云宋的住处,往凤和宫去的路上,遇到奉仕坚端着玉如意一道往凤和宫走,云宋这才探了探皇上的意思。

“不是奴才说笑,皇上的意思怕是要留郡主在宫里住上一段时日,”奉仕坚啧声,“伴君如伴虎,奴才也只这么揣摩着,方才纳兰世子进宫,这会儿皇上正在御书房呢。”

纳兰君止进宫了?从入了京便没见个人影,怎的这会儿进宫了?

正说着,便瞧见陈嬷嬷满面笑意地迎了上来,道:“见过郡主、奉公公。”

奉仕坚将手中的托盘小心递到陈嬷嬷手中,应声:“东西就搁下了,奴才还着急复命便不多呆了,郡主您好生陪陪贵妃娘娘,奴才告退。”

孟玉琴清瘦了许多,倚着正殿的门框翘首望着她远来的身影。云宋莞尔:“贵妃姐姐瘦了。”

孟玉琴牵住云宋的手竟喜极而泣:“妹妹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只前几日听说你去了蜀中,我担心得紧,特地向皇上讨了赏赐,你在京中也好有立足之地。”

她向皇上讨赏?如此,这郡主之位是孟玉琴吹的枕边风,又听她道:“殷淑妃这几日频来凤和宫,我怕这孩子有什么变故,你可能留下来照看姐姐?”

原来如此。云宋道:“姐姐的心意妹妹知晓,不过……”

话没说完,奉仕坚又匆匆跑来,额头上密布汗珠,他道:“郡主,皇上口谕,请郡主送纳兰世子回府,这几日就住纳兰王府。待楼兰王离京,再为郡主另辟府邸。”

云宋会心一笑:“多谢奉公公,我这就去。”转身又拉过孟玉琴的手,低声道:“有什么事姐姐就差陈嬷嬷知会我。”

风和日丽,宫城内外寂静,孟玉琴望着云宋的背影,目光凛凛:“陈嬷嬷,你说,皇上这是什么打算?”

陈嬷嬷道:“皇上什么心思老奴不知,但老奴知道,楚小王爷和纳兰世子都拿郡主要紧得很,娘娘若想保住孩子,必须得拿捏郡主。”

孟玉琴问:“父亲和弟弟怎么说?”

陈嬷嬷躬身:“孟公子没说什么,孟老爷叫人传话,让娘娘尽快动手除掉七殿下。”

《帝妃夺谋:拐个世子来成亲》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三月苏梧)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易方屏,纳兰)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三月苏梧)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帝妃夺谋:拐个世子来成亲》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易方屏,纳兰),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帝妃夺谋:拐个世子来成亲

帝妃夺谋:拐个世子来成亲

作者:三月苏梧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三月苏梧)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易方屏,纳兰)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三月苏梧)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帝妃夺谋:拐个世子来成亲》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易方屏,纳兰),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