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一将功成万骨枯》一将功成万骨枯是指谁 第11章 治旱之法 一将功成万骨枯御姐

《一将功成万骨枯》一将功成万骨枯是指谁 第11章 治旱之法 一将功成万骨枯御姐

发布时间:2019-11-10 16:39:03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古楼倾雪 状态:已完结

《一将功成万骨枯》作者:古楼倾雪,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安可依,慕棋,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无奈,盈缺只好自己先提出旱情之事了。 “谢大人说笑了,惩治Jian商是妾的本分,如何能要赏赐?妾只是还有一事罢了!” 这话颇有点咬牙

>>>《一将功成万骨枯》在线阅读<<<

《一将功成万骨枯免费试读


无奈,盈缺只好自己先提出旱情之事了。

“谢大人说笑了,惩治Jian商是妾的本分,如何能要赏赐?妾只是还有一事罢了!”

这话颇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谢追却像没听出来一样,满脸疑惑的看着盈缺:“姑娘既不要赏赐,那姑娘还有何事?”

“自然是旱情了。”

听到盈缺终于将此事说了出来,李珏眼里闪过一丝笑意,暗道这盈缺道行还不够高,成不了大事。

“那姑娘何不说说是什么法子?”

盈缺咬牙,这李珏还真有点狐狸的味道,非要她自己说出来,以减少自己的损失。

“自然是有法子的。燕阳目前最困难的不就是土地干涸而使粮食枯死,产量大大减少了吗?据妾所知,燕阳城外有一条河,此河宽广,未被日头损耗。为何不将那河水引入稻田,以供粮食所需呢?”

闻此言,谢追肩膀一垮,没有了方才的兴奋之色,只叹道:“姑娘以为我们就没想到这法子?可这说得容易,做起来难啊!从那河引水进来,少说也得十天半月,而今稻米都枯死得差不多了,哪里还经得起时间的摧残啊!”

不料盈缺却并未在意谢追所言,似他说的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

“谢大人急什么!这稻米死了,我们还可以种其他的嘛!如今不是稻米栽种的季节,但只要引进了水源,还有许多蔬菜可以栽种。且如果在引水时征用百姓,以他们求生的激Qing,相信会很快就将水引进稻田。那时,我们多少可以保住一些稻米。再种一些蔬菜,足以熬过今夏了。”

“那过了今夏又如何?今年收成不多,秋季都挺不过去,那冬季呢?来年Chun季呢?”说话的是李珏,他的一连串问题算是问到了点子上,谢追听了也频频点头,示意盈缺给个说法。

盈缺也不恼,在李珏的问题轰炸下,没有丝毫的胆怯:“殿下为何不将眼界放远一点?偌大个后唐还没有这些百姓的容身之处吗?我们为何不将一些百姓转移到其他没有受灾的城镇,让他们去那里再耕种,待危机过去,也可带着在那些地方耕种的成果回来。且在这段时间内,殿下完全可以派人寻找适合这个季节下种的作物。殿下为何不想想那些不适合栽种稻米的地方,那里的人是怎么活下来的?”

盈缺的一番话使李珏陷入了沉思,以往他就只想如何让百姓在接下来的几个季度里有稻米可吃,却从未想过要去寻找新的物种来代替稻米,使得百姓得以撑到下一年的栽种季节。

或许,真的是他的眼界太窄。

思及此,李珏不禁加重了对盈缺的怀疑。一个女子,有计谋他可以理解,但如何能想到寻新物种的事?

如果不是她的见识实在长远,那便是背后的人实力深不可测。至少,在这一点上,李珏完全输给了对方。

在李珏沉思的时候,谢追却并未想到深层次的问题。以民为上的他,只会注重办法的可靠Xing,而不会在意它的来源。

毕竟,天下之大,有识之士,不在少数。

“若是没有找到新的作物,而其他地方又不肯收留燕阳百姓呢?”

短暂的沉默之后,李珏如此问到。

这个问题让盈缺扬了扬眉,她想不到李珏的思虑竟会如此之多,考虑一件事会如此的全面。“殿下何苦为此事担忧?前段日子,不是有几个商贾捐献了东西吗?里面不仅有粮食,更有财物。相信殿下比妾更知道那些财物的价值,如今在这燕阳城里有钱也买不到粮食,殿下何不将那些财物折现分给百姓。相信有了这些钱财,肯收留他们的人一定不少。且乡下人一般都单纯,并且十分热情,同一个国家的人,他们是不会坐视不理的。”

“而且……妾知道有一种作物适合在此等季节播种。”

盈缺的话一说完,李珏就深切的感觉到了此女子的不简单,或者说,是她身后人的不简单。

正欲开口,谢追却说话了。“殿下,盈缺姑娘的法子可行呀!”

要不是了解谢追的为人,以及与他共事多年,李珏都要怀疑谢追和盈缺是不是一伙的了!从盈缺进来开始,谢追竟从未主动怀疑过她,还不住的附和。

若非他在此,谢追怕是会不问缘由,毫无戒备的相信盈缺。

李珏不由冷笑:“姑娘的办法确实可行,不过……我想知道姑娘是如何得知此等法子的?一个养在深闺的小姐,怎会懂如此多?”

李珏本以为盈缺会立即反驳他,谁知盈缺竟反问道:“殿下可知妾是从哪来的?”

这一问题却是把李珏给问住了,当初赶她走之后,李珏并未将她一个小女子放在心上,况有那么多事,李珏又怎么有精力去管一个毫无杀伤力的女子?

现在才知当初就应该查查她的底细,不然也不会对其一无所知了。

心中虽千头万绪,面上却还是淡定的回着盈缺的话:“有劳姑娘告知。”

盈缺拿起手帕擦了擦泪,突如其来的梨花带雨着实吓了李珏一跳,不知哪里把这姑娘给得罪了!

“殿下有所不知,妾自幼被卖入醉红楼,受尽了苦楚。后来慢慢懂得了人情冷暖,也不敢在反抗醉红楼,便成了醉红楼的花魁。这些年里,走南闯北的人不少,妾也从那些恩客的嘴里得知了不少的东西。此番计策,也是妾从这些年听到的东西里合计出来的。”

“原来如此,是我唐突了。”话虽如此说,但李珏的脸上却并未露出怜香惜玉或是歉意的神情,显然是不相信盈缺的说辞。

一个青楼女子,听闻的虽然多,但也不至于有这般见识。

盈缺一见李珏的表情便知他虽看着温润如玉,一举一动都使人脸红心跳,但他却是不被女色所惑的。

她都这般惹人怜爱了,李珏都未有一丝一毫的心软。不仅是他,连那个谢追也是,想来还在思考她提出的方法。

本以为她会不露痕迹的收起委屈的神色,谁知盈缺却更加激烈:“殿下,自被知府看中,妾就在这府衙里过着非人的生活。那知府说是怜惜妾,却尽在那事上对妾施虐,妾被逼无奈才偷出了他的账册。在看到知府对百姓见死不救时,妾也恨,当年妾的父亲就是饥荒死的,所有妾如今才会来向殿下献计策。”

“想不到盈缺姑娘还是如此有情有义之人。”

“殿下谬赞了,只要百姓能得救就好。”

看着满脸大义凛然的盈缺,李珏心里不住冷笑,将谢追遣了下去,独自和盈缺交谈。“说吧,姑娘想要什么,才肯告诉我新作物在哪里?”

盈缺翩然一笑,那笑却未达眼底:“殿下说的哪里话?妾能有什么要求,不过是想求个安身之所罢了。”

“哦?如此也简单,我会在燕阳买个宅子,以后你就住在那里。往后几十年的费用我都会给你送来,也能让你安安稳稳的度过余下的生命。”

“殿下此言差矣。妾住在燕阳,而殿下却在长安,鞭长莫及。妾这里要是发生什么事,殿下怕是来不及救援。况殿下也知晓,我本是风尘女子,燕阳百姓看妾都带着异样的眼光,妾怎能安心呢?”

李珏不由皱了皱眉:“那依姑娘的意思,是想如何?”

“不瞒殿下,妾一直都听闻太子殿下丰神俊朗、温柔多情,心里倾慕已久。但妾自知配不上殿下,只奢求能常伴殿下左右,为殿下出谋划策。”

“在我身边?”

“是的。”

“呵,”李珏冷笑,看向这个得寸进尺的女人。“姑娘的心,未免也太大了。”

盈缺掩嘴,对李珏话里的嘲讽充耳不闻。“殿下错了,妾的心很小,从来都只有殿下一人。”

多么美好的情话呀!偏偏从这个女人口中说出来,生生的破坏了其中的情怀,倒让人觉得恶心。

“姑娘的声色犬马,我实在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不过,我身边已有正妃,侧妃也是满了的,就算让姑娘当个侍妾,姑娘也是有自知之明的,知晓自己连侍妾都不能做。若是委屈姑娘在东宫做个洒扫丫头,怕是怠慢了姑娘。”

洒扫丫头?听到这四个字,盈缺的笑脸都快绷不住了。饶是她训练得再好,在受到此等侮辱下,怎能心平气和?!

盈缺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然。

“殿下,妾说过自知配不上殿下,所以不敢对殿下有非分之想。但妾可以在殿下身边充当一朵解语花,为殿下分忧解难。”

“解语花?呵,姑娘的意思是非要进东宫了?”

“哪里有非要进之理,妾不过是想跟在殿下身边,难道殿下连这个小小的愿望都不愿满足妾吗?”

小小的愿望?呵,真是好笑,这要是每个人心里都有这么个小小的愿望,那东宫岂不是都住不下了?

这个盈缺,目的不纯呐!

“我若不答应呢?”

闻言,盈缺不怒反笑:“殿下难道要过河拆桥?这传出去,对殿下的声誉不好吧?殿下的名声要是毁了,皇上不知多生气呢!到时候,殿下这个太子还坐得稳吗?”

李珏此刻终于收起了笑容,一脸严肃,颇有些不怒自威的意味:“你威胁我?”

“妾如何敢威胁殿下,这不是折煞妾了吗?”

看着盈缺笃定的表情,李珏便恢复了常态。再怎么被威胁,这个女人也没什么大的本事,得意都写在了脸上,能做成什么事情?

“呵呵,既然姑娘所求是这个,那我应了姑娘便是。”

“就知道殿下是个为国为民的好储君!”

《一将功成万骨枯》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古楼倾雪)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安可依,慕棋)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古楼倾雪)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安可依,慕棋),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一将功成万骨枯

一将功成万骨枯

作者:古楼倾雪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古楼倾雪)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安可依,慕棋)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古楼倾雪)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安可依,慕棋),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