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穿越农妇的古代日子》穿越农夫的古代日子 第3章 美男相公萌娃儿 穿越农妇的古代日子出柜

《穿越农妇的古代日子》穿越农夫的古代日子 第3章 美男相公萌娃儿 穿越农妇的古代日子出柜

发布时间:2020-02-05 16:34:43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蜜小棠 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穿越农妇的古代日子》是蜜小棠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萧寂,水接,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里是一个历史上不存在的,名叫大耀的朝代。 她穿成了这个世界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农妇。 原主今年二十一岁,出生在一个叫微澜村的小村

>>>《穿越农妇的古代日子》在线阅读<<<

《穿越农妇的古代日子免费试读


这里是一个历史上不存在的,名叫大耀的朝代。

她穿成了这个世界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农妇。

原主今年二十一岁,出生在一个叫微澜村的小村庄,有个青梅竹马名叫姜文渊。

她十二岁那年,十五岁的姜文渊要进京赶考,临走前把病重的老母亲李氏托付给她照顾,承诺等他考取了功名,就回来娶她。

她尽心尽力地照顾他娘,照顾了三年,终于等到他考取功名回来,可他却违背当初的约定,去娶了她堂姐云若瑶。

那时候,貌美如花的云若瑶去骗他,说照顾他娘的是她而不是原主,姜文渊就信了,任由原主怎么解释他都不信,还骂原主撒谎。

在云若瑶和姜文渊大婚那天,原主想不开,自寻短见跳到了县城的河里,被刚巧经过的山里汉子萧寂救了下来,最后家里人做主,让她嫁给了萧寂这个穷得叮当响的救命恩人。

如今都过去六个年头了,她的心还在姜文渊身上,一直想证明当初照顾李氏的人是她,还三天两头的为姜文渊寻短见。

就在今天早上,她听说云若瑶又怀了身孕,一时想不开就跳到了河里,一命呜呼,最后让二十一世纪的云锦书给穿了过来。

刚才那个俊美男人,就是救了她后还娶了她的萧寂,那两个孩子就是她和萧寂生的孩子,分别叫小宝和妞妞。

孩子害怕她,是因为原主以前总虐待他们。她觉得是这两个孩子挡了她去找姜文渊复合的路,因而对这两个孩子不是打就是骂,孩子不怕她才怪。

虎毒尚且不食子,她这是毒妇啊。云锦书险些发疯。

她好端端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一个女神医,跟着组织出任务被毒枭打死,好歹是光荣牺牲,结果穿成一个农妇也就算了,竟然还是个毒妇?

她有些不能接受现实,她先是掐自己大腿,疼,说明不是做梦。

又闭着眼睛求老天爷放她回二十一世纪,尝试了好几次,一睁眼,发现自己还在这个破旧的小茅草屋里。

折腾了老半天,她只好接受了这一切。

前世的身体都被子弹打成筛子了,回去还能活,简直比穿越还扯,她除了接受,还能怎么样?

至于前世……就当是前尘往事吧。前世的父母在她少年时期就过世了,她没有别的亲人。所以她可以说是无牵无挂,一身轻松。

深深吸了好几口气,告诉自己既来之则安之,才慢慢从床上爬起来。

刚被萧寂从河里捞起来没多久,身上有些发冷,她端起了方才萧寂给她送进来的姜汤。

红糖姜水是驱寒良方。

这姜是院子里自己种的,可萧家买不起红糖,所以她喝的只是姜汤,没有红糖,这装姜汤的碗还是有豁口的,根据记忆,这还是萧家比较好的碗了。

真是够穷的。

一碗姜汤下肚,肚子饿得火辣辣的疼,她有些难受,放下碗站起来,突然一个没站位,“咚”一声,整个人都栽倒了。膝盖磕到地上,传来剧烈的疼痛,让她不住倒吸了几口凉气。

不就是落个水,连站都站不稳了?脚腕感觉都使不上劲,云锦书连忙去检查。

一边检查一边回忆,最后恨不得指着老天破口大骂。

《穿越农妇的古代日子》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蜜小棠)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萧寂,水接)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蜜小棠)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穿越农妇的古代日子》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萧寂,水接),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穿越农妇的古代日子

穿越农妇的古代日子

作者:蜜小棠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蜜小棠)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萧寂,水接)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蜜小棠)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穿越农妇的古代日子》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萧寂,水接),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