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曾以相思铸流年》曾以相思铸流年下载 第04章砸死孽种 曾以相思铸流年㚻

《曾以相思铸流年》曾以相思铸流年下载 第04章砸死孽种 曾以相思铸流年㚻

发布时间:2020-02-14 16:36:59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一诺 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曾以相思铸流年》是一诺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温容庭,宋灿,书中主要讲述了: 宋黎重伤未愈,身上都缠着白纱布,哪里能遭宋灿如此折磨?她狼狈脆弱地摔倒地台阶上,烧伤的皮肤撕裂般的疼痛,她脸色一白,难以承受这强

>>>《曾以相思铸流年》在线阅读<<<

《曾以相思铸流年免费试读


宋黎重伤未愈,身上都缠着白纱布,哪里能遭宋灿如此折磨?她狼狈脆弱地摔倒地台阶上,烧伤的皮肤撕裂般的疼痛,她脸色一白,难以承受这强烈的痛楚,默默地流着泪,隐忍着身上的痛苦。

“姐姐……我好心好意来扶你,你怎么能污蔑我!我知道你讨厌我,你陷害我!”

宋黎扬起清秀的小脸,美眸里泪珠打转,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温容庭一把拽住疯狂地宋灿,“你别发疯了!”

宋灿泣不成声:“我看见了,是她推的我妈妈……是她……是宋黎推的。”

温容庭重重的甩开宋灿,冷冷的呵斥:“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不折手段吗?”

“把宋灿给我带走!”

说完他就跑过去抱起昏迷的宋黎往病房里跑,宋灿说的话,他一个字都不相信!

宋灿脚下一个趔趄,肩膀撞上坚硬的石壁,她浑身都开始止不住的颤抖。

温容庭不相信她!可她真的看见了,是宋黎推的!

宋黎虚弱地靠在温容庭怀里,美眸里射出一阵阵的寒光,对着脸色苍白的宋灿勾起了唇角。

这是挑衅!

几重打击之后,宋灿再也承不住这刺激,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宋灿觉得自己陷入漆黑的深渊里,她分不清自己在哪里,心脏在惊涛骇浪里起起伏伏。

等到眼前黑暗渐渐散去,昏睡一天一夜的宋灿总算是睁开了眼,也许是清晨的阳光太刺眼,她下意识的抬手捂住了眼睛,缓了一会,视线才清楚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的天花板,她睁开眼,看着天花板,目光空洞而又没有焦距,仿佛昏昏沉沉的。

等到思绪回笼,安静地宋灿激动地从床上爬起来,她抬手就要扯掉输液的盐水瓶,一条遒劲有力的手臂陡然按住了她的手,制止了她的动作。

“给我躺着。”

男人独特的嗓音响起,宋灿仓皇之间回头,温容庭正站在她的床边,宋灿看见这张脸,她想要说些什么,眼泪却先流出了。

“我妈呢?”

她的声音沙哑颤抖,眼里带着惊恐。

温容庭别开眼,“在殡仪馆。”

啪啦——

殡仪馆……

这三个字,彻底摧毁宋灿的理智,她痛苦地抱着头,五指狠狠地拉扯着发丝,露出毁容的半张脸,阳光很明亮,却照不进她脸上那纵横交错的伤疤里。

“你骗我!温容庭……你骗我!我妈怎么可能死……”

眼泪,夺眶而出。

她的妈妈流了好多的血啊……从小最疼爱的她的妈妈,就那么死了。

温容庭收回手,冷冷说:“我会解决伯母的身后事。”

宋灿仰起头,眼圈通红,“你不要假惺惺了,温容庭!”

她粗暴的扯开针管,也顾不疼痛,急切的下床,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好就往病房外跑。

殡仪馆……

“宋灿!”温容庭眼疾手快的拽住她的手臂。

“放手,滚开!”

宋灿狠狠地推开温容庭,拉开门就要跑,却意外撞上了突然过来的医生。

宋灿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宋黎的主治医生。

“温总不好了,宋黎小姐伤口崩裂,现在需要重新进行手术,她的血型特殊,血库里的血不够。”

医生急得满头大汗。

温容庭一听宋黎有危险,低声呵斥:“没有血了就去调啊!”

医生唯唯诺诺的道:“是我们医院的疏忽,现在我们是想找宋黎小姐的直系亲属给她进行输血。”

直系亲属?

宋灿莫名觉得心里一凉,她拔腿就往病房外走,这恐怕又是冲着她来的!

温容庭一把扣住她的手臂,力道之大,将宋灿扯得一个趔趄。

“她是宋黎的姐姐,先验她的!”

斩钉截铁,毫不容情。

医生一偏头,扫过病床前面挂着的牌子,眼睛一亮,“她们两姐妹的血型是一样的!”

宋灿登时就崩溃了,她面色的血色尽数褪色,一张脸惨白如雪,“温容庭!我还怀着你的孩子……你让我去献血!”

温容庭清冷的眸光扫过宋灿平躺的小腹,他加大手中力道,扯着宋灿就往外走。

“抽她的!”

“可是抽血会对胎儿造成影响。”医生说。

温容庭仍旧毫不留情,薄唇吐出的字句如冰锥扎破宋灿的喉咙。

“我只要对宋黎没有影响!”

言下之意就是胎儿可以随便牺牲的!

宋灿的一颗心凉到骨子里,被他拽着的手腕,碎骨般的疼痛。

“你想要我给宋黎献血?为了宋黎,你竟然不要孩子?”

语句带着颤抖。

温容庭扯着宋灿就跟着医生走,“你不配生下我的孩子!”

宋灿如遭雷击,四肢酸软无力,她的声音带着哭腔:“温容庭,孩子是我的!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不要他,我要他……你怎么能!”

温容庭不听她解释,直接将她推进了输血室。

“抽!”

宋灿的心被狠狠地揪了起来,眼泪如断线的珠子零落。

她想要挣扎,但是四肢都被绳索束缚在病床上,眼看着护士拿着针筒缓缓地走过来,她的心一寸寸的沉入谷底,一片黑暗。

“温容庭你这个疯子——”

宋灿又哭又叫,当冰冷的针尖扎入她的臂弯里,尖锐的疼痛之后,鲜红的液体一点点的流进管子里,她在哭,沉默地流泪……

随着抽血过多,她仿佛觉得四肢酸软发凉,灵魂和身体即便要剥离,身体都是轻飘飘的。

陡然间,有一道恶毒的女声在她耳畔响起。

“啧啧,我的好姐姐实在可怜喃。”

宋灿昏昏沉沉的睁开眼,模糊的视线里隐约可见来人纤瘦的身形。

是宋黎……

“我弄死了你妈,你还给我这个仇人的女儿输血,宋灿啊,你说你得活得有多憋屈?不过我还得送你一份礼物。”宋黎在宋灿耳边低低笑着,旁人看来还以为是姐妹情深。

宋灿竭力想要推开她,身体开始发抖。

“你根本就……没事……”

宋黎得意的拍拍宋灿冰凉的脸,咬牙切齿的说:“不装一装,怎么能让你输血给我,怎么能弄掉你肚子里的孽种?”

“你要做什么……”

臂弯上还插着针筒,宋灿愈发觉得力不从心,字句艰难的从口里吐出。

宋黎露出恶毒的笑容,她随手抓起一边的输液瓶,高高的举起来,重重的砸向宋灿的肚子!

啪啦——

宋灿瞳孔骤然一缩,浑身的血液倒流。

心脏一紧!

《曾以相思铸流年》 精彩点评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曾以相思铸流年》,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一诺)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曾以相思铸流年

曾以相思铸流年

作者:一诺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曾以相思铸流年》,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一诺)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