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南风知我依》南风知我意 第二十章 笛声幽幽(三)蝶 南风知我依年下攻

《南风知我依》南风知我意 第二十章 笛声幽幽(三)蝶 南风知我依年下攻

发布时间:2020-02-18 16:35:42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哈吼猪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白浔,玉昆的小说《南风知我依》此文是哈吼猪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第二十章 不知过了多久,白暮秋昏昏沉沉的睡着了,脑袋中像是有一层一层的漩涡笼罩着她,让她无法挣扎 ,脱不了身,也醒不来。一半梦魇

>>>《南风知我依》在线阅读<<<

《南风知我依免费试读


第二十章

不知过了多久,白暮秋昏昏沉沉的睡着了,脑袋中像是有一层一层的漩涡笼罩着她,让她无法挣扎 ,脱不了身,也醒不来。一半梦魇,一半清醒,让她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是不是梦。

可从头到尾泼来的一盆凉水打碎了她的幻想,迷迷糊糊中眼睛又被水的压力黏住,看不清自己到底来了什么地方,只是觉得,这个地方好黑好黑。

“啊!”一阵剧痛惊得白暮秋瞬间清醒,白暮秋醒来时,一切比她想的还要糟糕,不是被扔在荒野上,也不是被人贩子送到买主手里的路上,而是在一个黑漆漆的洞里被绑在一根粗糙得硌人的柱子上试毒。

感觉到自己嘴角的液体流动,看来自己已经被喂下了不知道多少种毒药,袁贵妃好狠,居然拿自己去试毒。青绢已经躺在一旁一动不动,满脸发青。

眼前的是一个女人,戴着蓝色面纱,但她的金鱼一样的眼实在是很明显。白暮秋皱皱眉,感到一阵恶心,地面上全都是昆虫毒蛇,但在自己三尺之内,却一只毒物都没有。

那戴着蓝色面纱的女人在一堆不知道是毒药还是解药的瓶子里拿出了一只红色小口瓶,白暮秋意识到自己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否则自己体内的毒素不知道会在几柱香内发作,身后的柱子也硌的人生疼,还好有那把父亲留给自己的笛子随身,并没有丢失。

“你是乐怡吧。”白暮秋盯着那个女人问道。那女人一听,随即将面纱取下,说:“是又怎样?你如今自身难保,况且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让你知道又如何?”

“你居然替袁贵妃她们做这么恶毒的事,你的良心呢?”

“我有恶毒了吗?你一人占了多少好处,我呢,我就像是被世界抛弃的浪子,先是被父亲扔到七王府,后是因为你,被七王爷冷落,难道我就不配得到一点好东西!”乐怡像疯子一样的嘶吼道。

“你是疯了!”

东珂早已急忙赶回府报知七王爷,七王爷知道白暮秋被三王爷一伙人绑架,那会去哪里呢,木荣欣想想,不可能是皇宫,不会是三王府,那会是哪里呢?七王爷焦急不已,到底,她会在哪里?

东珂呈上密报:“王爷,是三王爷的信函,说是郡主在东丽溶洞。王爷可要准备出发?”东珂试探性的问道,“三王爷明显是要引诱王爷去那里,然后设下埋伏。”

东丽溶洞,是离枢城二百里的奇景,水滴石穿,石色各异。几十年前还有成群的人前去观赏,如今却因为有一年的坍塌事件人烟罕至。

“去!当然要去!”不管他木羽兮要使什么招数,布什么陷阱,他木荣欣都能将木羽兮击败。“叫上北谷西决准备先去。”

“是,王爷!”

地上的毒物不断爬着,并互相挤压撕咬,又忽然全部往角落处靠拢,几个男子闯进洞穴,手持染着鲜红血液的刀剑,乐怡发现同伴被杀,顾不得毒药快速跑到白暮秋这边,在柱后隐蔽处按下了一个按钮,冲着白暮秋吼道:“你去死吧!”

白暮秋只觉得天旋地动,尖叫着连人带柱猛然滑了下去,难道要被摔死,但是接着“咚”一声,“咕噜”冒了几个水泡后,沉默地滑进了洞穴下一片湖泊中,哪怕她会游泳,也被绑在柱子上,因为石柱的压力沉了下去。

好蓝好蓝的湖泊,好清的水,如果这片湖泊不是白暮秋的葬身之处的话,那她一定会很喜欢这个美丽的地方吧!白暮秋一抹苦笑,水下的压力让她快要窒息,本能让她拼命地攫取气息,但一口一口的湖水呛得她更觉得无法存活。沉了沉了,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下沉,满心的绝望。

水下快要窒息的沉默被打破,一道白光划破了这片水域。木荣欣一把闪闪发光的锋利长剑挥舞着砍断绑着白暮秋的绳子,白暮秋像漂浮的树叶随水流飘去,木荣欣抓着白暮秋的脚跟着一起随水流飘去,而那柱子永远沉了下去。

谁也不知道这样会到哪里,只感到,这湖泊和外面不是一个世界,这里更加静谧,更加纯洁,像一个封闭的空间。

三王爷站在洞穴中冷冷的往石柱凹陷处看下去,冰冷的湖水不时透出一股寒气,“呵,木荣欣,没想到你居然真的跳下去了。”

乐怡扑通一声跪在三王爷身下,央求道:“三王爷你明明说只把白暮秋带来这里,现在连七王爷都下去了,怎么办,七王爷怎么办。”

三王爷一脚踹开乐怡:“蠢货!”乐怡悲痛万分,看着满地的毒虫,一些毒虫乱爬着滑进了湖泊中,白暮秋已经中了剧毒,漓王爷跟着跳下了湖泊,只好在洞穴外一团乱战中找到东珂,洞穴外的拼杀越演越烈:“七王爷他跳下九曲湖了,怎么办七王爷跳湖了。”

东珂一听,愤愤拿手中还未干血迹的刀刃划向乐怡好几刀,也不管她是死是活,迅速冲向洞穴。见石柱陷落处水波荡漾,转念一想:“王爷水性好,这九曲湖有九个拐弯处,也不知道会有几片浅滩,先令人分散在离此处最近的浅滩候着。”东珂冲出洞口,与洞外的敌人杀红了眼。北谷西决早已分头去了九曲湖的浅滩。

这么快,自己就要死了吗。白暮秋觉得自己要死了,还有好多好多事情没有做过,没有去过,再次睁开眼,却是一片世外桃源。“暮秋,暮秋?你醒了吗?”木荣欣捧着白暮秋的脸微微摇晃,白暮秋以为自己在做梦,眼前却是一片刺眼的阳光,坐起身来好好看了看,这不是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吗,天空开阔湛蓝,清澈的泉水叮当,艳阳高照,桃花朵朵,好美!

木荣欣别过她的脸说:“美是美,你身上还中了毒,脱不了多久,难道我们要一直在这里?要早点找到出路才行。”木荣欣拉起白暮秋,两人顺着太阳的方向走了好久好久,这个地方究竟是哪里?怎么从来没有来过?

这个地方人烟稀少,偶尔也会路过砍柴的柴夫背着一大堆刚砍好的柴火,或者背着包袱的路人。木荣欣见前方走来一位手持书卷的书生,便问道:“这位小哥,我们两人在此地迷路了,请问这个地方是哪里?”

“你们是外地人吧,这个地方是凌幽最南端的亚叔城,是六王爷所管的地处。其实也不算是亚叔的境地,这里离亚叔挺远的。如果你们要去此城,一直往北走,再往左拐,一路问问行人就好了。”书生说完拿着书卷摇晃着脑袋走了,口中念念有词。

“没想到这里居然是亚叔城,从九曲湖到这边,实在让人匪夷所思。”木荣欣思索着说,“不过此地还真的是美。”

白暮秋看着这满目阳光,微风徐徐,如画般的风景。“这下七王爷知道为什么我喜欢出门,喜欢到处去了吧,从小我就跟爹爹走过许许多多的地方,看过许多风景。”

“你喜欢这里?”漓王爷低下头问道。

“喜欢,当然喜欢。”白暮秋望着眼前这碧玉一般的人,不得不感叹造物者的神奇。

两人找到一处干净遮阴的地方坐了下来,远处传来一声声树叶吹的乐音,原来是树上的小孩放牛闲着无聊,坐在树上吹叶子。

“没想到,凌幽还有这么美的地方,本王自从年少起就立志要做出一番事业,不然绝不肯罢休,自认见过人间许多美景,直到现在才知道,那都是俗世的美,真正回归心灵的是自然。”

白暮秋笑了笑,从怀中抽出玉笛,“这么雅致的景色,当然要以乐音为辅。”持好玉笛,摆好手势,白暮秋吹起三王爷所教的那首曲子,笛声宛转悠扬,清丽脱俗,配着这美景十分空灵,像是天上乐,不似人间曲。

“王爷你可知道这首曲子?”白暮秋侧过头来俏皮的问道。

“当然知道,是我与木羽兮年少的时候一同吹过的曲子,后来长大了,越发生疏。”木荣欣垂下眼睑,漆黑的瞳眸深不可测。

“刚才我以为,自己要死了。在那山洞里的时候,真的很害怕,虽然中毒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但现在我觉得自己好幸运。”白暮秋扬起笑容,朝着木荣欣笑成了一朵花。

木荣欣眸光一闪,白暮秋笑成的花也渲染进了他的心里,开出一朵心花。

“王爷你刚刚为什么要救我?”白暮秋眨眨眼睛问。

“就是想救咯,还有为什么?”木荣欣淡淡一笑答道。

白暮秋不再问,拿起手中的玉笛又吹起那首曲子,闭上眼睛十分用情的徐徐吹着。

木荣欣细细聆听,听着听着,发觉声音有些不对劲,哪里有一处杂音?四处一看,不知何时,白暮秋身旁竟扑闪扑闪飞来一群透明的蝴蝶,翅膀扑打扑打发出细微的声音。

那一群透明的蝴蝶刚落在白暮秋的头上,白暮秋忽然晕了过去,木荣欣顺势接住她,使她的身子靠在自己身上,那几只蝴蝶一直停留在白暮秋的头上,木荣欣见状不敢去打扰,蝴蝶渐渐竟变成了灰色,又变成了漆黑的黑色。

原来那些蝴蝶在吸毒,再看白暮秋的脸色,又恢复了红润白皙的色彩,不像刚才一样乌青。蝴蝶们渐渐变成了黑蝴蝶,肿着翅膀又缓缓飞走了,其中几只跟不上群体的节奏,坠落在了地上。

《南风知我依》 精彩点评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南风知我依》,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哈吼猪)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南风知我依

南风知我依

作者:哈吼猪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南风知我依》,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哈吼猪)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