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繁星一路,许你相随》你的歌一路相随 第6章 出现的男人 繁星一路,许你相随精彩试读

《繁星一路,许你相随》你的歌一路相随 第6章 出现的男人 繁星一路,许你相随精彩试读

发布时间:2020-02-24 16:37:56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林知否 状态:已完结

《繁星一路,许你相随》是林知否写的一本短篇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繁星一路,许你相随》精彩章节节选: 宁星晚说的大礼,第二天就送到了。 宁星辰早起刚被护士喂过药,一个男人来到病房。 “宁星辰,还记得我吗?” 她眼神闪烁半晌,忽然捂

>>>《繁星一路,许你相随》在线阅读<<<

《繁星一路,许你相随免费试读


宁星晚说的大礼,第二天就送到了。

宁星辰早起刚被护士喂过药,一个男人来到病房。

“宁星辰,还记得我吗?”

她眼神闪烁半晌,忽然捂住嘴,惊恐地瞪着眼前的人。

“是你……二肥?你怎么在这里!”

十年了,尽管男人样貌变了许多,可宁星辰一眼便认出了他。

他就是宁星晚当年找来的混混之一,第一个下手毁了宁星晚,并且拍了视频散布开来的人。

“我来接你出院啊。”

那个叫二肥的男人不怀好意地打量着她,“当年让你跑了,可惜了,老天有眼,看来我又能一亲芳泽了。”

“你滚出去,不然我喊人了!”星辰打量着门外和窗外,想寻机求助。

“我受人之托来接你出这鬼地方,你不领情,还要赶我走?”二肥顺手捏了下她的脸蛋。

宁星辰终于明白了。

“你就是宁星晚送我的大礼?”

“大不大,你得试了才知道。”二肥舔了舔嘴唇。

宁星辰一阵恶心。

“二肥,你和星晚合谋害得我十年不见天日,还敢出来招摇?你最好马上消失,不然的话……”

话没说完。

宁星晚的声音忽然在门口响了起来。

“你!二肥,你怎么在这里!”

循声看过去,宁星晚挽着傅司川的胳膊出现在门口。

宁星辰一怔,还没想明白这里面的弯弯绕,宁星晚已经冲到她身边。

摇着她的胳膊,一脸的焦急,“姐,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跟这人有联系啊,你别忘了,要不是他,你怎么会被害成这样?”

“宁星晚,人是你找过来的,你又在耍什么花招?”宁星辰厌恶地躲开。

傅司川高傲地睨着二肥,眼神在星辰与他之间切换了一下。

“星晚,他是谁?”

宁星晚一副很难开口的样子,“司川,这就是我之前说过的,跟姐姐拍过视频的混混……”

“不是,司川,那视频里的不是我,是……”宁星辰争辩的话在傅司川冰冷的看过来后,陡然停住了。

如果你想给淘淘栽赃,我不介意让你在这个世界消失——昨天他那句话,还索绕在耳边。

“谁让你出现在这里的?”傅司川一步逼到二肥的眼前,紧紧抓住他的衣领。

二肥强撑着轻蔑地一笑,“你谁啊你!穿得人模狗样以为我就怕你了啊,当然是星辰让我来的,我来接她出院,你给我让开!”

傅司川嘴角一抿,“宁星辰,你长能耐了?想跟个混混跑?”

二强用力把傅司川甩开,走到宁星辰身边,搂住她的肩,“少说得那么难听,什么混混?我是她男朋友。”

宁星辰有口难辩,急得眼泪汪汪,“你什么时候是我男朋友了?你就是个强*奸犯!”

“别不好意思啊。”二肥慢慢掏出手机,朝傅司川晃了晃,“我这里可有视频作证,是不是强*奸,你一看就知道了。”

恐惧在心头无限蔓延。

宁星辰瞪大了眼,看着宁星晚,“星晚,你是疯了吗,连这招你都能使出来?!”

手机在空中一划,落到傅司川的手上。

里面响起数个男人的污言秽语,合着宁星晚尽力配合讨好的声音,“你们好,我是宁星辰……”

《繁星一路,许你相随》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林知否)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宁星晚,星晚)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林知否)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繁星一路,许你相随》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宁星晚,星晚),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繁星一路,许你相随

繁星一路,许你相随

作者:林知否类型:短篇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林知否)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宁星晚,星晚)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林知否)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繁星一路,许你相随》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宁星晚,星晚),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