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偷娘换主》偷娘正文 第一章 花楼遇截 偷娘换主娘受

《偷娘换主》偷娘正文 第一章 花楼遇截 偷娘换主娘受

发布时间:2019-08-11 08:05:50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妮朵依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单于,刑云昊的小说《偷娘换主》此文是妮朵依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少爷,少爷……”站在身侧一直沉默的珠蓉突然扯了一下我的衣袖,声音中满是紧张,满脸惶恐。 由于适才在下与左右两边穿红着绿极尽摆弄

>>>《偷娘换主》在线阅读<<<

《偷娘换主免费试读


“少爷,少爷……”站在身侧一直沉默的珠蓉突然扯了一下我的衣袖,声音中满是紧张,满脸惶恐。

由于适才在下与左右两边穿红着绿极尽摆弄风骚的莺莺燕燕玩得太过于全神贯注,一个趔趄,险些从椅子上掉下来。

“哎呀,盛公子,你没有摔着吧?来,让姐姐瞧瞧……”

“让我瞧瞧……”

一人搀扶,其他人不甘落后也跟着争先恐后侍奉在下,活生生将我当成她们极爱摆弄的丝帕撕来扯去。

在一帮女人的蹂躏下,本人衣衫不整,头发凌乱不堪。

我郁闷的欲朝她们大吼一声,以维护男人的威严,但思来想去,对于争风吃酷的女人,绝不可硬着来。

我虚情假意的满脸堆笑,一一拨开眼前胡乱纷飞的细长白嫩的爪子,寻向人群那头的珠蓉。此时珠蓉缩着脖子,一脸惊恐地瞅着我,好生无辜。

我轻轻牵起嘴角,冲她安慰一笑,说道:“公子我今日难得出来一次,怎么也得尽兴而归不是?”

不识时务的珠蓉不但没有因我的淡定而稍稍定心,反倒更加紧张,整个人都快要哭了地说道:“不是少爷,是老……”

“不碍事,待会儿咱再换个地方。”我心中隐隐不爽。

小红剜了一眼珠蓉,猛地变换表情,忽闪忽闪杏木大眼,一脸娇羞的在我身上蹭了蹭,撅着樱桃小口,声音娇滴滴地说道:“公子,你家书童尽扫人家的兴致,何不将他撵出去?”

姐妹同心,其他人也跟着搀和地说道:“就是,就是,长成那模样,也好意思日日跟在盛公子后面。”

可谓女人的嘴,毒蝎的心,好生毒辣。

珠蓉不理会她们,又一次扯我的衣袖,而且比先前还要卖力地说道:“少爷,我们赶紧走吧……”

她憋着嘴,好似快要哭了。

我真被这个讨厌鬼气疯了,本公子难得出来逍遥快活,她尽扫我的兴。我发誓,从今往后,再也不会带着这个拖油瓶了!

我大人有大量,将多事的珠蓉晾在一边,继续跟小柳小红小绿勾肩搭背,胡吃海聊,把酒言欢。

就在这时不知哪个不知死活地家伙竟然揪住了我的耳朵。

“哎呀,疼,疼!”我被拧的呲牙咧嘴,“谁呀,竟敢揪你大爷的耳朵,他娘的,活腻歪了……哎呀,轻点儿……痛、痛、痛……”

“……”

“哎呀哎呀,你若再不放手,休怪我不客气!”

是可辱孰不可忍,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别怪本公子不客气。

我反手牢牢捏住他的手臂,一个转身,将那人压在桌上,这下换人家“哎呀呀”了。

我这才发现,对方一身官服,背影看起来非常的熟悉,我有片刻的恍惚,但很快收起将将萌生的仁慈之心,冷哼一声,一脸得意的看着人家颤抖的背影揶揄地说道:“穿的人模狗样,却背后伤人,想暗算我,也不瞧瞧自己几斤几两!”

张应才(我家佣人)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看到眼前的景象傻了眼,下巴像是筛糠似的抖啊抖,良久磕磕巴巴地说道:“小小小……”

“小什么小?还不赶快绑起来!”我没好气瞪他一眼,腾出一只手揪住他的衣领甩到桌子跟前,顺势扯过他僵硬冰冷的手牢牢压住那人的脑袋,继而瞪着面前气得发抖的背影,厉声道,“竟敢偷袭本老爷,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少少少……”张应才慢慢扭过乌云缭绕的黑脸看我,但见他面容痛苦,眼中星星点点,大有要哭的架势。再见我面目狰狞,一副誓不罢休的模样,腿一软,“哐当”一声,双膝着地,嘴里的话终究没有说完整。

我怔了半响,不就是让他绑个人吗?竟行如此大的礼,我还真消受不起。

得,强人所难之事咱还是别做,我自己来。

我撸起袖子,推开他,一手按住使劲挣扎的男子后背,一手抡起来正准备对着人家的脑袋左勾拳右勾拳施展我的拳脚试图拍晕他时,不承想珠蓉胳膊肘子往外拐,突然跑过来一手死死拉住我捏紧的拳头,一手从后背紧紧抱住我的腰肢,我整个人就这样被人家牢牢控制了。

我转头瞪着此时搁在我肩头明晃晃的脑袋,却发现她也在瞪我。我一下子怒从中来,冲她大吼地说道:“珠蓉,你做什么?”

我突感不对劲,周围适才还闹哄哄一片,此时怎这般鸦雀无声。我扫视了一圈,众人或瞪大眼睛,或张大嘴巴,甚至有些人站在桌子上眯着小眼歪着脑子想看个究竟,有人没有夹住筷子,一块大肥肉生生掉在地上滚了两圈方才停下。女人们或掩口,或三三两两交头接耳,而后一阵神秘嗤笑。而跟我同桌的这帮女子表情更为滑稽。

珠蓉眨巴眨巴葡萄似的黑溜溜的眼睛,凑到我耳边,语中尽是惧意地说道:“少爷,您抓的可是老爷!”

“什么?”我下巴吓得差点脱了臼。呆滞片刻稍稍低头一看,正好对上被俘之人转过头来,满脸狰狞的瞪我。

四目相对,我险些晕死在父亲大人恨铁不成钢怨怒的眼神里。

我立马松开手,双手抱胸,眨巴眨巴眼睛,做惊讶状地说道:“爹,您喜欢逛窑子啊?既然是同道中人,为何不早些说?我好安排些姑娘伺候您老人家!呦,爹,您怎么躺在桌上了?这可不行,小柳,赶紧扶我爹进屋休息!”

爹原本不断抽搐的大方脸瞬间变包公。见势不妙,我转身就跑,岂料,我这厢跑得快,爹那厢跑得更快,他追上来一把拽住我的衣领,继而扯住我娇嫩的耳朵骂地说道:“好啊上官明月,爹两天没回家,你竟然来这种地方,看我不打死你!”

爹一般不发脾气,但,一发,就是狂风暴雨。

为了我鲜活的小生命不葬送在父亲的铁掌之下,爹的大手还为落下,我便扯大嗓门朝屋内大喊地说道:“来人啊,非礼啊……”

爹被我吓了一大跳,身子一颤,松了手。适才那些目瞪口呆的男男女女此时换了个姿势,竟然不厌其烦的朝我们这边指指点点。我权当不见,趁爹爹愣神的空荡拉上杵在原地的珠蓉使出吃Nai的劲儿一溜烟跑出了是非之地。半响听见身后上官老爷的雄厚的谩骂声回荡在吾的身后……

“你明明看到我爹了,适才为何不提醒我?”跑远了,我可劲拍了一下靠着树干一手放在胸前,一手叉着腰大口大口喘气的珠蓉的脑袋。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大饭桶。

“哎呀!”珠蓉吃痛的摸摸脑袋,“我有提醒过小……少爷好多次,可是您就是不听!”

“啥?还想狡辩?”我举起手又要拍她,珠蓉见势不妙,跳到一丈之外避祸。

我郁闷的一手插腰一手隔空指着她地说道:“以后别再跟着我了!”

闻声,珠蓉重新跳到我面前,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一本正经地说道:“不行啊,少爷,夫人交代让我好生看着你。”

我气得直磨牙,看着我?我又不是牲口!

走着走着珠蓉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猛地抓住我的衣袖,我吓了一大跳,没好气地瞪她一眼地说道:“一惊一乍的做什么?”

珠蓉知趣的松了手,脸上一片紧张地说道:“老爷今天一定很生气,少爷,我们还是早早回去服罪为好,不然到时候……”

“你若怕了,且先回去,省的碍手碍脚。”我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怕得紧,我可从来没见过老头子发这么大的火,现在回去,我还真没这个胆。

“少爷不走,我就不走!”珠蓉虽眉头紧皱,但一脸认真。

我鄙夷一笑,说道:“没看出来我家珠蓉还挺忠实的嘛!”

……

《偷娘换主》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妮朵依)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单于,刑云昊)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妮朵依)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偷娘换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单于,刑云昊),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偷娘换主

偷娘换主

作者:妮朵依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妮朵依)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单于,刑云昊)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妮朵依)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偷娘换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单于,刑云昊),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