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偷娘换主》偷娘正文 第十九章 信誓旦旦 偷娘换主BG文

《偷娘换主》偷娘正文 第十九章 信誓旦旦 偷娘换主BG文

发布时间:2019-08-11 08:06:18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妮朵依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偷娘换主》的小说,是作者妮朵依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辛启翔骑着马儿跟单于并排走着,只是他并怎么高兴,皱着眉头,可劲朝我翻白眼。倒是单于,满脸笑容,高昂着头颅像是生了儿子的爹。 我勒

>>>《偷娘换主》在线阅读<<<

《偷娘换主免费试读


辛启翔骑着马儿跟单于并排走着,只是他并怎么高兴,皱着眉头,可劲朝我翻白眼。倒是单于,满脸笑容,高昂着头颅像是生了儿子的爹。

我勒住缰绳,迎了上去地说道:“单于真是太义气了,帮我们找到了王爷,若是丢了王爷,皇上绝对不放过在下。在下在这里谢过单于了。”我拱手微微弯了下腰,以示感谢。

“这是我该做的,刑将军客气了。”单于一脸Chun风满面。

……

我们你一句我一句的互相恭维着,辛启翔至始至终紧闭金口,板着一张黑脸,愤愤地瞪着我。

我朝他一笑,睁眼说瞎话地说道:“王爷,您晚上去哪儿了,害得我好找。”说着走到身边,从他手中夺走缰绳,没有理会他严肃的面孔,拉着马回到我们这边,然后问单于地说道:“单于,据说您要回疆北了,打算什么时候走啊?”

“打算……”单于刚才还笑嘻嘻的,突觉不对,立马闭嘴,怔怔地看着我。

辛启翔好像觉察到了什么,看一眼如坐针毡的单于,再看一眼一脸挑衅的我,然后慵懒的坐在马背上像是观看节目似的,嘴角渐渐有了笑意。

“如果是明日,在下跟王爷可得好好送送您。正好我们没事,闲着也是闲着。”

我摆出一脸的友善,岂料单于惊恐地看着我,身子不自觉的往后靠了靠地说道:“我们今日就走,就不烦劳王爷跟刑将军了。”

“单于,您实在太客气了,我们好歹相识一场,怎么说,也得送送您,是吧,王爷?”我转头看向身侧正乐哉悠哉满脸坏笑的辛启翔,冲他使个眼色。

王爷干咳了一声,整理了一下表情,一脸的认真的看着他,说道:“单于长途跋涉,历尽千辛万苦来到大辛,有失远迎,是我们之过,走的时候若再不送行,父皇定会怪罪本王懈怠贵客之罪的。”

单于一下子从面上一直红到耳朵,前额有汗滴渗出。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地说道:“二位不用相送,我们现在回去收拾东西即刻启程,我先行一步,就不陪王爷跟刑将军说话了。”说完带着随从头也不回的飞奔而去。任凭我怎么喊,都没有留住。

辛启翔放心大笑,说道:“你看起来呆呆傻傻,竟然也有聪明的一面。”

他是在夸我吗?

辛启翔对大家宣布明日回京,今晚好好狂欢,然后就把我拉进了帐篷。

一进屋,我没有站稳,辛启翔忽得捧起我的脸吻了下来。

他疯狂的亲吻,让我脑袋发蒙,面上长得通红,我惊愕地看着他,说道:他的眼睛如一潭汪水,清亮柔和,看我的时候有说不出的温柔。我本想抵抗,可是下一刻我沉醉在他温柔的目光里,不愿再抵抗。

亲够了他放开我,我一边大口大口的出气,一边一脸惊恐地看着他,说道:“你为什么要亲我?”

他摸了摸我的嘴唇,痴痴地笑着地说道:“昨晚你不是说,让我亲回来吗?昨晚没亲,今日补上。”

我呆呆的看着他,这人记Xing真好。

“记得,以后本王吻你的时候,闭上眼睛,谁接吻的时候睁着眼睛,怪吓人的。”我还在为接吻的时候到底闭眼还是不闭眼而纠结时,他便俯身吻下来。

身上又是一阵酥软,我从来不知道亲吻竟然是这般美妙的事儿。我被他吻的晕晕乎乎的,连他何时将我抱到床榻欺压到我身上都不知道,尽情享受着唇瓣的辗转,舌尖的碰触……

他的手摸到我的领口,本想向下送去,怎奈,领口太紧,他的手太大,卡在上面下不去;他放弃上面,继而摸向我的腰际,奈何衣服紧紧裹在身上,依旧伸不进去。

本来亲得好好的,辛启翔突然松了口,从我身上爬起来,盯着赤红地双眼瞪着我。

我也跟着站起来,怕怕的看着他,扯了扯他的胳膊,小心翼翼的说道:“王爷,您放心,回头见了齐王,我一定帮你要回那块玉佩。”

辛启翔怔了怔,梗着脖子看我地说道:“玉佩?”

“我不该偷了你的玉佩,不过您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找回来的。”

辛启翔摸不到头脑的看着我地说道:“那样最好不过,只是你怎么突然想起玉佩了?”

我在心里偷偷瞪他一眼,什么记Xing。

“王爷刚才在我身上摸了又摸,没摸到就生气了。您不是为玉佩生气是为了什么?”

辛启翔无奈的笑了地说道:“你有时候冰雪聪明,连本王都觉得自愧不如,但有时你笨得我恨不能撬开你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他凑近居高临下的俯视我,“上官明月,你在装傻对不对?”

我一脸茫然,一边挠头一边看他,我有装傻吗?

“我们出去!”说着他牵起我的手。

“去哪儿?”

“赏月!”

今晚的月亮黄灿灿的又圆又亮。我跟辛启翔肩并肩坐在一起,举着脑袋看着高高在上的月亮。

“月儿,你念首诗来听听!”专心赏月的辛启翔突然提出这么难煞我的要求。

我想了想地说道:“额……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说完我朝他眨巴眨巴眼睛,这句很符合语境,他应该会夸我聪明。

辛启翔好像不大满意,鄙夷的看我一眼,摇摇头地说道:“换一首,这句连刚学说话的小孩子都会。”

我挠了挠头,脑袋中惊现一句地说道:“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嗯,这句很贴切。我双手抱在胸前,满心期待的等待他的夸赞。

怎料,人家狠狠敲了一下我的脑袋,不顾我的呲牙咧嘴,讽刺我地说道:“你倒是把‘女子无才便是德‘表现的淋漓尽致了啊。上官明月,你到底读没读过书?”

额,这么容易就露馅了?

我一脸无辜地嘟囔地说道:“读过,怎么没读过,就是小时候淘气不爱学习,没用功才……”

辛启翔挠有兴致的偏头看我地说道:“噢?都读过什么书,说来听听。”

我转动了眼珠子朝天翻白眼地说道:“呃……《四书》,《五经》,呃……《中庸》,呃……《论语》,呃……《孟子》,《孔子》,呃……”

辛启翔使劲拍了我的脑袋地说道:“别再呃了,乱七八糟的都什么。你这么笨,又没有知识,以后看谁敢娶你。”

我不满的瞪他一眼,他都知道什么?像我这样貌美如花的姑娘,打着灯笼都寻不着,哼,没眼光。

辛启翔轻轻扯了我的耳朵,不过并不生气地说道:“你还敢瞪我?”

我低头拿着树枝使劲戳着地面上,小声嘟囔着地说道:“我虽然没有文化,可是姐姐懂得却多。”

辛启翔耳朵真灵,竟然听到了我的自言自语,凑近问道:“你还有个姐姐?”

“嗯,我跟姐姐是孪生姐妹,不过我们长得一点也不像,Xing格也不相同。而且姐姐比我聪明多了。姐姐不但读过书,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逢年过节,爹的那些朋友都会让姐姐写字作画,而我只会舞刀弄枪。其实爹一直不知道我跟着哥哥拜了师学了艺。爹知道后痛打了哥哥,但我们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对武艺的执着追求。爹无法,只说了一句,习武也好,防身,不过不能让别人知道。后来哥哥行军打仗。走的时候,爹抱着哥哥痛哭流涕,说都是自己害了他。不过娘至今都不知道哥哥会武功这事儿。”

这事儿我从来没跟任何人提起过,这会儿却在他面前滔滔不绝。

辛启翔看着我地说道:“你很爱你哥哥?”

“嗯,哥哥很疼我。”

“那你姐姐呢?”

提起这事我就很伤心,我摇摇头地说道:“姐姐很讨厌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打从记事起,姐姐就欺负我。”

辛启翔猛地搂紧我的肩膀,说话声柔和又温柔地说道:“月儿不怕,以后我会代替你哥哥保护你的!”

《偷娘换主》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妮朵依)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单于,刑云昊)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妮朵依)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偷娘换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单于,刑云昊),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偷娘换主

偷娘换主

作者:妮朵依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妮朵依)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单于,刑云昊)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妮朵依)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偷娘换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单于,刑云昊),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