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含泪奔跑》含泪奔跑的图片 (九)羞涩初恋 含泪奔跑GAY吧

《含泪奔跑》含泪奔跑的图片 (九)羞涩初恋 含泪奔跑GAY吧

发布时间:2019-09-22 00:37:42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冰雪小黑 状态: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冰雪小黑原创小说《含泪奔跑》,主角是王彬,李转娣,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正值Chun运时期,火车站的人流怎就一个“挤”字了得,李转娣和张炎幸运地是背上背了个大包,手上提着个箱子,不至于被挤倒,人走包走。

>>>《含泪奔跑》在线阅读<<<

《含泪奔跑免费试读


正值Chun运时期,火车站的人流怎就一个“挤”字了得,李转娣和张炎幸运地是背上背了个大包,手上提着个箱子,不至于被挤倒,人走包走。

两人平时觉富恩公司的人实在多,见了东莞站的人流,真觉得自己没见过世面,以后打死也不会赶Chun运了,人如水,后面人推着前面人走。走不动也得走,这时要做的事是保护好自己的头,不要被人家驮在头上的箱子碰撞上了。

好不容易挤上了火车,那个一身汗啊,说真的,没上火车前,真的担心上不了车,真的不敢想,拼了命的往前挤。要不,李转娣认为自己真的会被踩死在火车站。

这一次在火车上再不像第一次坐火车那样的单纯和兴奋,两人把行礼放好,手中紧紧地护着小包,因为人太多了,中间过道上,厕所门口到处是人,李转娣和张炎幸好在同学朋友的帮助下买到了坐票,要不那个站在厕所门口的一定是她们俩。

心情也很复杂,经过了八个月的流水线生涯,虽然名义上中专还没有毕业,但实则是完完全全的脱离了学生的生涯了,两人上车时已经筋疲力尽了,这会对望着,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松一口气也好。坐在窗边,默默地望着窗外,夜色渐渐来临,灯火忽闪,突然李转娣开始有点怀念富恩公司的日子,怀念东莞清溪这个地方,这里曾是他们打工生涯的第一站,是青Chun驻过的一段记忆。

会再来吗,会再回来吗?不知道,想来,不想来,内心复杂,想念这里的好,想念这里的特色炒粉,又不愿再回到流水线上当机器人,其实回家,前途依然迷茫。

李转娣暗暗决定,如果再来,我一定要改变一下自己,让青Chun充满色彩。张炎沉默地望着李转娣,无声地哭了,且抽泣得历害。

“转娣,我突然不想回家了,我很想念富恩,必竟富恩有钱赚,可以养活自己,回家找不到工作又要面临别人怪异的眼光,说我们考的是什么中专,一样的跟职中孩子在一个厂打工。还多花委培学费。”张炎哭着诉说内心的想法。

是啊,当年在初中时是尖子生,父母脸上有光,被邻居亲戚夸赞羡慕,是孩子们学习的对象。可如今从天上掉到地下,跟最差的同学一个学校,跟他一起在流水线上当Cao作工人,而他们欣然接受现状,努力工作赚钱,而自己却因有一颗不甘不服输的心,又一次的业了!

“张炎,我们都已经做出了决定了,现在后悔有什么用啊,回去再说吧,不过我是不想在富恩呆了,我不想这样日复一日的慢慢的变得安于现状,然后慢慢老去。你说的没错,我回家也是要面对这些问题,可是明年谁知道呢?你先别急,真不行我们再一起来闯!明年我们有毕业证了,找工作也不会太难。”李转娣分析得头头是道,的确是这样,但是如果一切平静接受真的需要时间和强大的心理。

张炎止住了哭,慢慢的接受的李转娣的劝说,必竟呆在富恩也不是办法,路往前走,摔倒了爬起来再走吧。

坐了十二个小时的火车,终于在天明六点钟到了家乡小县城的火车站,在出站的那刻,李转娣看到有一个举着“李转娣”的大牌子在晃动,李转娣还奇怪呢?那谁呢,居然跟我一样的名字。

李转娣这次回家是匆忙的决定,并没有跟家里人商量。说内心话,李转娣也不想跟家里人商量,父母会认为这么高收入的工作怎么能随便辞掉呢?肯定是劝她在这慢慢干,当终身职业。李转娣来个先斩后奏,自己的命运自己决定,后果自负,不再找家里的人。

由于好奇,李转娣低头搜寻举牌子的人,发现两个傻大男孩在举着牌子四处张望,其中一个居然是王彬,另一个不认识。

内心狂跳,想见又想躲,李转娣在南方呆了八个月,现在变得又黑又胖,真的不敢见王彬了,自从初中两人分开后,从来没有见过面,两人一直维持着书信的美好。

李转娣觉得自己这样子有失在王彬心中的完美形象,但是王彬来了,还是让她开心不已。正正自己的身子,换了另一套思路:如果他喜欢我,就不会嫌弃我的外表,不是吗?现在正是考验他的时候啊。

“王彬,你是来接我的吗?你不认识我了吗?”李转娣冲上前去和王彬打招呼,王彬本能的冲上来想抱一抱李转娣,李转娣也本能的前进了一步,可是两人终因害羞腼腆,在空中的动作停下来了。

其实这么多年,李转娣是多么的思念王彬啊,在自己遇到困难时,特别希望能有王彬帮自己出主意,或者借他的肩膀靠一靠。但是当王彬真的在面前时,又不好意思了,李转娣想到了父母,想到了世人的眼光,不可以这样,早恋是有罪的。

李转娣的妈妈很传统,平时总是教导她们姐妹几个不许早恋,不许乱谈男女感情,婚事一定要父母媒约,自己不可以做出决定,每当李转娣想起妈妈时,他觉得她和王彬的情感只能放在心中,不可逾越,哪怕是牵手都不可以。

熟悉,而又陌生的两个人都竭立的控制着内心狂热的感情,明明相爱,明明思念却要藏着,却不能表白,好在两人的内心相通,心照不宣。

“李转娣,你还好吗?”“王彬,你还好吗?”两人几乎异口同声。

张炎是第一次见王彬,看王彬高大标准的身材,棱角分明精致的五官,觉得他们真的很般配,难怪李转娣如此钟情的守护着这份纯纯的思念。

张炎是最了解李转娣的,她的洁僻很重,包括精神上,凭着对李转娣的了解,张炎认为眼前这个大男孩的内在一定比他的外表更优秀。

看着他们两个人相逢时的场景,张炎朝王彬身边的男孩使了眼色,说,“我还没吃饭,我不认识路,麻烦你带我去那边找点饭吃吧。“

张炎和王彬的朋友一起走了,王彬和李转娣也轻松自然了许多。王彬满含深情的打量着李转娣,眼神里全是喜悦和那种特别的东西,让李转娣去慢慢读他吧。

“我可以牵你的手吗?”王彬终于鼓起了勇气说出了他们间第一句想亲密的暧昧话语,李转娣没有马上做出反应,王彬忽的涨红了脸,抓着耳朵,这是李转娣最熟悉的动作,他不好意思的时候就是这样。

“给你吃,这是我从东完带过来的。”李转娣递给王彬一块零食,打破了这个僵局,其实李转娣也很想和王彬牵手,可是自己越不出这一步,虽然张炎和王彬的朋友避开了,可是广场还有很多人。

其实就算是漆黑的夜晚,李转娣也不敢和王彬牵手,她太害羞了!妈妈曾教育的话语时不时跳出来给她警示,告诉她不可以这样。

“看你坐火车很累,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我见到你真的很开心,自从在初中一别,我都几年没见你了。明天能出来吗?我们一起去市里玩玩好吗?”王彬又主动的发出了邀请。

的确,在初中时,王彬只是充当李转娣的地下军师和地下保护人,李转娣并不确定这个人就是王彬,而且那个时候两个人都是学校重点培养对象,是不可以乱谈情说爱的,所以这份美好只是在雾里和梦里。

初中毕业分别后,王彬才写信坦白那个默默帮助李转娣的地下男孩是自己,但仍然很含蓄的躲避情感话题,那应该不叫恋爱吧,应该是互相有好感而互相吸引,或许他们自己都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样的感情,只是特别喜欢跟那个人在一起,见到那个人会很开心。

“明天几点啊?在哪见面?”这次李转娣答应了,她也很想跟王彬一起出去玩。

“就在咱们初中学校门口前面的公交车站吧,八点半你行吗?”王彬喜出望外。

“我看看啊,应该是有时间的,我明天跟我妈说我要见同学。”李转娣羞涩的笑笑。

“好,我们去吃个早点吧。”王彬帮李转娣拿着行礼,李转娣慢慢的跟在后面,温柔地注视着王彬的背影,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

吃过早餐李转娣和王彬要分开了,今天是周五,学校要到下周才能放寒假,王彬是请假出来的,这会要回学校上学去了。

王彬和他的朋友把李转娣和张炎送到车站,车子还没开,王彬则不愿意先走,神情恋恋不舍,此时无言胜千言。王彬一直傻傻的看着李转娣,逗得张炎和另外那个男生一直偷笑。

“好了,该分别了,难舍难分吧,走啦,不是明天还要见面吗?”王彬的朋友终于忍不住插嘴了。

“就是,就是,搞得像生死离别一样!”一向说话稳重的张炎也情不自禁附合出这样貌似不吉利的话。

“停,张炎,话可不要乱讲,这叫难分难舍,如胶似漆,注意用词。”王彬的同学用手势“嘘”了一下嘴巴,

李转娣发现张炎和王彬的同学熟络得象老朋友似的。马上觉得自己好象有点过分,只顾跟王彬说话,把身边的朋友全抛之脑外,都没有介绍一下自己的朋友。

“不好意思,我都没介绍一下,对不起,这是我的同学兼好朋友加死党还有跟屁虫,护花使者等等,芳名张炎,有她就有我,有我就有她,请大家多多关照!”李转娣弯了弯身子,郑重而又搞笑的介绍了张炎。

“谁是你的跟屁虫啊?呵呵,护花使者倒真的是名符其实,某人啊,记得以后要请我吃饭啊!我可是你大大的恩人啊!”张炎暗指王彬。大家一齐把眼睛投向王彬。

“我明白,我明白,姐姐,择日我定当请你

《含泪奔跑》 精彩点评

竞技文,虽然名字看起来很干,但爽点适宜,女主(王彬,李转娣)追求荣誉和利益跑步,个性girl时常嘴炮,有系统体系较为合理不尬,番外里有个男朋友打了酱油正文完全没看出来(是真没互动啊……)亮点是对手和朋友们路人们都很正常,没有无脑女配或者莫名其妙的黑,顶多是对于仰望天才的不甘和不同职业的炒作需求(某记者),也许这就是体育竞技小天地的纯洁性。结局退役十分干脆,不能进步再次挑战自己就在巅峰退役,至于领导指标什么的,“关我什么事呢?”

含泪奔跑

含泪奔跑

作者:冰雪小黑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竞技文,虽然名字看起来很干,但爽点适宜,女主(王彬,李转娣)追求荣誉和利益跑步,个性girl时常嘴炮,有系统体系较为合理不尬,番外里有个男朋友打了酱油正文完全没看出来(是真没互动啊……)亮点是对手和朋友们路人们都很正常,没有无脑女配或者莫名其妙的黑,顶多是对于仰望天才的不甘和不同职业的炒作需求(某记者),也许这就是体育竞技小天地的纯洁性。结局退役十分干脆,不能进步再次挑战自己就在巅峰退役,至于领导指标什么的,“关我什么事呢?”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