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鬼媒人之红线阴媒》鬼媒人 8、争做第一 鬼媒人之红线阴媒玻璃

《鬼媒人之红线阴媒》鬼媒人 8、争做第一 鬼媒人之红线阴媒玻璃

发布时间:2019-04-18 14:12:31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夜冷狐 状态:已完结

《鬼媒人之红线阴媒》作者:夜冷狐,职场类型小说,主角:赵父,张德明,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张凝雨身上那件大红袍的扣子也只有几颗,就在胸口的侧面,一旦被我解开了,里面剩下了一件白色的背心,我将尸体的两条芊芊玉臂从红袍子里

《鬼媒人之红线阴媒》 免费试读


张凝雨身上那件大红袍的扣子也只有几颗,就在胸口的侧面,一旦被我解开了,里面剩下了一件白色的背心,我将尸体的两条芊芊玉臂从红袍子里抽了出来,又推着尸体的背部坐了起来。

张凝雨口中拉着的一丝血线就落在了雪白的背心上,舌头上刺着一枚大钉子,钉头还露在唇外面没吞进去,眼睛微闭。

三下五除二,我又把雪白的背心给扒了下来,张凝雨胸前两坨沉甸甸的东西就耷拉了下来,除此以外整个上半身可以说是白璧无瑕,丝毫没有半点被绑过的痕迹,难道我猜错了么?

我是不到黄河心不死,说完就要去扒女尸的裤子,吴半仙赶忙阻止我,“别,臭小子,上天有好生之德,你给这个女孩子留点颜面吧,再者说,凶手不绑身子只绑脚吗?这也说不通对吧!”

我想想也是,那就算了吧,只好不甘心的把张凝雨放平躺在地上,站起来用手托着下巴细想了一番,忽然我再度蹲下去,将手摸在了张凝雨的头颅上,前前后后一摸,果然在后脑勺摸到了一个大包,人一死身体血液就不会流通,这个包软软的没有消失掉。

“啊哈,果然有痕迹!”

我一激动,就告诉了吴半仙,“看到了吗,这就是证据,尸体是不会说谎的,我想它是先被打昏,然后才割腕失血而死的。”

按照我之前的说法,姐妹俩相互验证,也就是说张凝雪也一定是被杀的,但到底是谁杀的她们俩呢?又为什么而杀了她俩?

正好吴半仙夸奖我,“臭小子,你还真有点本事,不过老夫很好奇,你是怎么一下就想到这两具尸体是来圆房的呢?要按老夫想,老夫觉得屈死之人诈尸多半是为了报仇!”

我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告诉吴半仙,“其实我是通过面相来判断的!”

我不是说笑,我们鬼媒人既然是媒人,肯定要为人为鬼牵根红线咯,自然先摸清对方的性子再开口,才不易被回绝,尤其是死人,如果长了一副大凶之相,那配冥婚的时候就要多考虑一下了。

“我看这个张凝雨,鬓角发重、两眉细长且眉梢下弯,唇肥厚而双口角更肥,还有、咳,胸脯大,这样的女人,一般对男女之间的事情特别强烈,所以我才会判断它按耐不住带着自己老公跑到了这里!”

吴半仙点点头,嘿嘿笑起来,“不错不错,看的还行,很有潜质跟老夫学算卦!”

哈?学算卦?我看和他学骗人才是!

我又看了吴半仙一眼,“对了,吴伯看那张凝雪的面相怎么讲?”

“有意思,反倒是考起老夫来了,那就给你露上一手!”我的问题正好问到了吴半仙的拿手好戏上了,顿时这老家伙和打了鸡血一样和我吹嘘了起来,“张凝雪这丫头,和她姐姐正好相反,可不是个好伺候的主,你看她,额头短、下巴尖,眉尾上扬弓形唇,颧骨不高,一副刁钻刻薄、牙尖嘴利的样子,不好对付!”

吴半仙说完了还摇摇头,似乎如果让他娶这样的老婆,他肯定一百个不乐意。

但吴半仙得出的结论和我倒是大致相同,不过更加专业了一点。

我又陷入了沉思,既然张凝雪的为人是这样,恐怕我就要好好理一理这件事情了。

其实一开始我是觉得张德明有问题的,他太害怕自己的女儿了,而且据周成说,张德明在张凝雪死亡的当天晚上,他们父女俩还大吵了一架,至于是什么内容我并不知道,也许张德明因为这个打死了张凝雪呢?然后又在第二天把张凝雨给杀了,当然这个想法很牵强。

不过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周成说对了一句话,如果除了他们家里的人,谁闯进来杀了人,剩下的人看不见吗?可能姐姐看见了,又为什么不说出来?

但是转念一想,周成也很有可能杀人啊,假设一下,周成和张凝雪分手,依着张凝雪这种得理不饶人的性格,能平白无故的就放过周成?说不好就对周成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这个周成呢,恰恰是一个小肚鸡肠的家伙,我就说了一句话,他记恨的我要死要活,这两个人发生了这种矛盾,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

而且周成是有条件进来行凶的!

这个家伙这么年轻,院墙又那么低矮,跳进来一点问题都没有,他蹲在院子外面偷听了屋内动静那么久,之后等人睡熟了,跳进去打死张凝雪再跑了,院子那么大,神不知鬼不觉的,肯定张德明也不知道,别忘了张德明老汉是住偏房……

至于姐姐怎么回事,难道她和周成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靠,周成一石二鸟,不,是偷吃姐妹花?

怪不得周成什么都怕,搞不好一不做二不休全给干掉了!

虽然不能肯定,但我觉得周成嫌疑偏大啊,我点点头,张口就对吴半仙说,“我觉得凶手是周……”

“谁?”吴半仙站在月光低下,瞬间看向了我,嘴角还带有一点笑意,我定了定神,“还不能确定!”

“还想不出谁杀了人嘛,那还有什么搞头,我看回去把事直接说了,让他们自己狗咬狗去吧!”吴半仙比较气恼,指着地上的两具尸体问我,“咋弄回去!”

“背回去啊,我又不是赶尸的!”我马上陪了个笑了,“吴伯,你看你是背男尸还是女尸?”

吴半仙听了我这句话,胡子都翘起来了,“啥?我还得背尸体?我一把老骨头了!你让我干这个,你还有没有公德心了!”

我说这不是我自己背不了两条尸嘛,边说我就边把光洁雪白的张凝雨装进了大红袍里,吴半仙摆摆手,“我背男尸吧,我一把岁数了,得注意形象,男女有别不是!”

我去,意思我背女尸就不用避讳啥了?这话说的,不过我倒是挺乐意背女尸的,因为女尸重量轻。

我给吴半仙后背架上了赵玉泉的尸首,吴半仙拖着赵玉泉的屁股颠了一下,嘴里还嘟囔着,“这是啥玩意,硬邦邦的怪咯人的。”

我偷偷一笑,这老家伙原来没看见赵玉泉的那点反应。

吴半仙驮着男尸就独自在月色下先走了,我这才背起女尸在后面跟着,但是我的眼睛又眯了起来,老家伙装的很深啊!

说起吴半仙,还得简单的介绍一下,听我大伯说,吴半仙原名吴习均,一开始他也不是个算卦的,而是个火居道士!

什么是火居道士呢?就是在家修炼,还得生火做饭的道士,一般也都是正一道的道士,作为一个野生道士,吴半仙的日子并不快活,相反还很拮据,因为没人找他抓鬼降妖,他这方面的本事也不咋地,反倒是找他看破天机的村民不少。

后来他就干脆兼职了算命,并乐不此彼,给人算算啥时候迁坟、啥时候盖房、啥时候生孩子、啥时候打扫卫生啥的,乡里乡亲的不好多要,一天赚个二三十块,还不够几包烟钱。

这段时间吧,不知道为什么又突发奇想给人家牵线搭桥配冥婚了,用我大伯的话说,他这是穷疯了,看咱们家富起来了,眼红!

所以吴半仙兼职这个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好处费。

当然,我不能因为这一点就判断他人品有问题,可是、关于这次的事情他就很古怪。

首先,吴半仙自己也说了,他是一个老到的骗子,那是眼光六路耳听八方的人,如此精明的人谁能骗的了他,他怎么会看不出张凝雪伤口不对劲的地方,从一开始他就应该知道张凝雪不是自杀!还记得我一开始找到破绽的时候他怎么说的吗?

对咯,我只说了是伤口三个字,他不问我怎么有问题,而是直接答我,好吧,伤口有问题那就更完蛋了。

他明明知道、可是,他却一味的给我根本不着边际的答案……

还千方百计的拉我跑路!

如果是他,先得到了赵家需要一个女尸的消息,又知道了老张家的矛盾,当天晚上,就凭这能背动男尸、老当益壮的身板,翻过了低矮的墙头,然后!

我进村时,我分明记得从毛驴车上下来的时候,他扶了我一把,他的手很有力气啊,钝物重击,砸晕姐姐……

怪不得他会找我来配冥婚,而不去糊弄个主持人自己办了,还能多得点红包钱,因为吴半仙不会捉僵尸,更不会抓鬼,我如果配好了冥婚,他拿钱,我如果搞砸了,他脱身,一切都会怪到我的头上,不可谓不毒辣!

吴半仙在土路上停顿了一下,转过脸来和我说,“小子,你快点,要不赵家人该启程了,到时候发现了问题,冥婚就搞砸了,老夫说过,你要做天底下最好的鬼媒人啊!”

月色朦胧,吴半仙额头上滚落下豆大的汗珠,这般行走对他这个年纪的人真的很吃力。

会是他吗?

我皱了皱眉头,赶紧跟了上去……

《鬼媒人之红线阴媒》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夜冷狐)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赵父,张德明)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夜冷狐)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鬼媒人之红线阴媒》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赵父,张德明),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鬼媒人之红线阴媒

作者:夜冷狐类型:职场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夜冷狐)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赵父,张德明)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夜冷狐)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鬼媒人之红线阴媒》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赵父,张德明),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